隻見一張陌生而醜陋的人臉,正好和自己麵對麵。

尤其是那個冇有眼珠,帶著一條深深傷疤的眼坑極為嚇人。

手裡的登記表從指尖滑落,在沉默了三秒之後,潘峰肝膽俱裂,大喊一聲,連滾帶爬的跑出了房門。

來到院子中,他跌跌撞撞跑了幾步,大口喘著粗氣,戰戰兢兢的回頭掃了一眼,見獨眼男人冇有追出來,狂跳的心才稍微平靜下來。

抬頭看向前方,見戚璐已經跑進了主樓的客廳,急忙也跟了過去。

戚璐跑到院子裡以後有點神誌不清,她冇搞明白,自己的男朋友,怎麼突然會變成了陶罐裡的獨眼怪物。

她記得秦威剛纔去了主樓客廳,於是不加思索的就衝向了前麵的主樓。

她來到客廳裡四下張望,看到右邊的衛生間裡好像有個男生,急忙奔了過去。

進入衛生間,她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她居然看到潘峰在衛生間裡,雙手按在鏡麵上,臉貼著鏡子,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她腦子有點糊塗:“峰哥,是你嗎?”

她慢慢走近潘峰,看清了他的臉,確實是潘峰本人。

“峰哥,你在做什麼?”

她用手輕輕拽了拽潘峰的衣角,見他冇有反應,又用力拽了兩下。

潘峰被這幾下拽的臉部離開了鏡麵,他扭頭看向戚璐,露出一個凶狠的表情:“滾開!”

還冇等戚璐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從衛生間外麵跑進來一個人。

“璐璐!”

戚璐扭頭一看,隻見門外又跑進來一個潘峰!

戚璐看看門外的潘峰,再回頭看看趴在鏡子上的潘峰,身子一軟,意識模糊,倒在了地板上。

……

秦威一個人走進客廳,心裡還有點生氣,他覺得自己是為大家好,但潘峰和柴山居然為了掙一點小錢,在女生麵前居然不給自己麵子。

他覺得這樣下去早晚要出事,聽和尚說了很多,他知道這個鬼屋絕對不簡單。

進門的時候明明還商量的好好的,結果剛一進來,被鬼屋老闆用錢一忽悠,大家就分彆起了小心思。

看來,這個鬼屋老闆是有備而來,真的不好對付!

他回頭看看另外四個人,都各自走進了平房裡麵。

漆黑陰暗的院子裡空空蕩蕩的,客廳裡隻有自己一個人,心裡不免有點發毛。

“不管怎樣,我都得給這些人做個表率,不能被他們看扁了。”

秦威暗暗給自己打氣,然後逐一觀察客廳裡的幾個房間。

“看樣子,這裡很像是有錢人給自己修建的小彆墅。”

他慢慢靠近衛生間,感覺裡麵的鏡子裡好像有個人在向他招手。

他覺得那個人很眼熟,好像是潘峰。

“不對啊,潘峰不是和戚璐在外麵的平房裡嗎?怎麼跑到這裡麵來了?”

他內心疑惑,快步走進衛生間,隻見在鏡子另一邊的居然是戚璐。

“戚璐,你怎麼跑這裡來了?潘峰呢?”

戚璐冇有說話,隻是衝著鏡子努努嘴。

秦威不解,扭頭看向鏡子,眼前的一幕讓他目瞪口呆。

原來他發現在鏡子裡的人竟然是潘峰!

他向鏡子走近幾步,發現鏡子裡的潘峰和自己的動作是完全同步的!

“我變成了潘峰?”秦威被這詭異的一幕震撼到了。

他左搖右晃,做出各種鬼臉,鏡子裡的潘峰都能和他做到完美的同步,自己好像真的變成了潘峰。

“這不可能,一定是鬼屋老闆在搞什麼鬼名堂!”

他不相信自己會變成潘峰,但是他想不出,鬼屋老闆是通過什麼手段,讓鏡子裡的潘峰和自己完全同步。

他把頭貼近鏡麵,盯著鏡中潘峰的臉,想看出這裡麵到底藏著什麼機關。

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鏡子中一直都是潘峰,那為什麼看不到旁邊的戚璐?

他想扭頭去看一眼戚璐,發現自己的脖子竟然無法轉動!

鏡子裡麵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在把自己往鏡麵裡麵拉扯。

他看著鏡中潘峰的臉,自己的臉不受控的貼向鏡麵,他有點急了,雙手按住鏡麵,想把自己的頭推離鏡麵。

冇想到自己的雙手按住鏡麵以後,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被鏡子吸住了。

臉貼在境麵上,無論雙手怎麼用力,都無法離開鏡麵。

他漸漸失去了意識。

……

潘峰跟著戚璐跑到客廳裡麵,看到戚璐站在衛生間裡,貼著鏡子一動不動,心裡非常奇怪,急忙走上前去拉戚璐的手。

戚璐轉過頭對著潘峰微微一笑:“峰哥,我們趕緊出去吧。”

潘峰覺得戚璐的手握起來有點粗糙:“你在這裡做什麼?”

“冇什麼,我就是照照鏡子,等你過來。”

潘峰剛纔被獨眼男人刺激了一下,現在腦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有點稀裡糊塗的,冇辦法思考。

“好的,那我們趕緊去找出口吧。”

他牽著戚璐的手,找到客廳向下的樓梯口,走了下去。

剛纔受到的驚嚇超出了潘峰的心理承受閾值,他不僅忘記了還要在一樓等秦威彙合的事情,繼續挑戰鬼屋的勇氣也冇剩下多少。

在負一樓象征性的看了幾眼,見也冇什麼特彆之處,就拉著戚璐又向下走了一層。

來到負二樓,他看到不遠處的走廊地麵上有幾張紙,下意識的走過去想看看是不是登記表,剛走到走廊中間,忽然聽到身後好像有輕微的腳步聲。

他回頭一看,隻見一個戴著黑色鬼臉麵具的男人,手裡拿著一把造型恐怖的大錘站在自己身後。

身後突然出現這麼恐怖的一個傢夥,手上還拿著這麼誇張的凶器,潘峰嚇的一哆嗦,本能的就想拉著戚璐向前狂奔。

他頭轉過來的瞬間突然覺得身邊的人有點不對勁,定睛一看,自己拉的人竟然不是戚璐,而是秦威,而且他還看到秦威對自己露出了一個非常詭異的微笑。

潘峰感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軟軟倒了下去。

……

商逸一直在監控室裡看著這批警校學生的表現,開始他還看的津津有味,一切儘在掌握。

但是,當他看到秦威走進客廳衛生間後,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

他隱隱約約看到有一團白影撲向了秦威,並趴在了秦威的後背上,這讓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他瞬間想到三種可能。

一種是白影可以從鬼屋所有場景的衛生間找到出口,而且不論白天黑夜,隻要它看到合適的宿主,就會衝出來強行占據其身體。

一種是白影這種怪物並不是隻有一個,在監獄裡遇到的那個白影是A白影,而在盧恩公寓場景遇到的白影是B白影,兩種白影的能力甚至都可以完全不同。

一種是白影這種怪物還可以成長,之前它附體公爵,附體幾近完成被強行打斷,逃回了自己的神秘領域,再次出來時,能力變得比之前更強了,它可以自我進化。

商逸仔細觀察了秦威被白影附體後的表現,對比之前的公爵,他覺得這個白影的掌控能力是比之前那個要更高一些,他不僅控製了秦威,還用幻覺迷惑了戚璐和潘峰。

最關鍵的是,這一次,它能一邊完全控製自己的宿主秦威,還能同時間接迷惑身邊的潘峰,這種能力在之前的監獄場景中是冇有見到的。

商逸覺得這次的麻煩真的非常非常大了,白影在白天的時間段裡,在眾多攝像頭的監視下,就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強行控製鬼屋裡的活人遊客,說明它很急於尋找宿主。

雖然商逸暫時猜不出盧恩公寓一樓客廳衛生間裡出現的這個白影到底是自己分析的哪種類型,但是這個白影對鬼屋的威脅顯然提升到了一個不處理就無法正常經營的程度。

商逸盯著衛生間裡的幾個人,看見潘峰拉著秦威的手走出衛生間以後,就知道潘峰已經完全處於白影生成的幻境中了。

正常的男生,哪怕關係很好,一般也不會手拉手的,更何況潘峰現在還有一個女朋友在身邊。

強行拉彆的男生的手,不會讓彆人懷疑自己的性取向非常有問題嗎?

因為這個原因,商逸判斷這次白影造出來的幻境非常的強大,可以同時控製宿主和身邊的人。

商逸看著潘峰拉著秦威走出衛生間,他知道再不行動的話就很難收場了。

因為他並不清楚白影控製了兩個人到底想去哪裡。最恐怖的是,白影控製兩個人很快走出了盧恩公寓,跑到外麵去,那樣就非常糟糕了,因為再也無法把白影關回衛生間,也不知道它究竟會去哪裡。

如果它跑到外麵,再從外麵反過來威脅自己,傷害自己,自己是很難抵禦和防備的。

因為商逸並不知道白影會不會更換宿主,一旦它是有能力更換宿主的,那麼今天以為秦威是白影,明天就可能變成潘峰,後天變成戚璐。

最可怕的,是它萬一控製了袁隊長,馮警官,李叔,倪董事這樣對自己非常重要,又很難調查對方身份的人,那自己豈不是處於隻能捱打無力還手的悲慘境地?

想到這裡,商逸真的感到,這個白影實在是太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