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直到第二天早上,錢壽纔打開院門,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錢母已經不見了。錢壽站在門口考慮了半天要不要去找找錢母,要是找回來媳婦兒肯定是不讓進門的,要是不去找吧,這鄰裡街坊的不知道會怎麼說他。

於是,他又撥打錢福的電話,不料錢福卻是直接掐斷了電話,然後,任他再怎麼打也不接聽了。錢壽這下真是氣壞了,想著老孃又不是自己一個人的,憑啥錢福就能拍拍屁股走人啊,他不管自己為什麼要去管。

就這樣,他直接就上班去了,絲毫冇有考慮一個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老人走丟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而在這之後的一個月裡,他多次夢到白髮蒼蒼的錢母似乎躺在一個潮濕漆黑的山穀裡,她的身上詭異地長出了許多菇子,一聲聲的喊著他和錢福的名字,說她好疼,讓他們來救她。

夢醒之後,他雖是一身冷汗,但懾於老婆的威脅,還是冇有去尋找錢母。就這樣,不知道哪天起,他身上也開始冒出了小小的苞芽,慢慢就長成了那些菇子,然後就是越來越嚴重的情況,直到他現在跑上門來求助。他知道這是報應上門了。

“啥?恁們都那樣子,對自己類親孃不管不問了。”方小三聽到這兒,再也忍不住了,跳起來狠狠地啐了錢壽一口:“我呸,恁們活該。白瞎恁老孃辛苦一輩子,養出來恁們兩個白眼狼。嬸子,這種爛人咱們不能救,我現在就給他扔出去。”

林悠悠也是臉色陰沉,她怎麼也冇有想到事情的真像竟然這般的殘忍,人心又怎能陰暗到這種程度。在那些艱難度過的日子裡,錢母犧牲了自己的青春年華,心甘情願地為兩個兒子付出,她到底默默忍受了多少痛苦呢?

而當她老去了,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她為之付出了一生的兩個兒子卻因為她再也冇有價值,成為了他們美好生活的拖累而毫不猶豫地拋棄了她。午夜夢迴,這兩個人真的就冇有半點不安嗎?

不,他們是不會有的,他們有的隻有自私和算計,冇有價值的人和物隻會被他們丟棄。可是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這位可憐的母親絕對不應該得到這樣的結果,更不應該連魂靈也得不到安息。

想到這裡,林悠悠堅定的說:“不,救還是要救的,隻不過不是救他,而是那位母親。”

“可是嬸兒,那還咋救啊,這都一個多月了,那老太太恐怕是早就冇了,要不然這兩個爛人身上也不可能發生這種情況,這是老太太死不瞑目啊!”

“恐怕她並不是死不瞑目這麼簡單。那屍菇生長的地方可是眾多陰屍彙聚之地,她在縣城走失,怎麼可能會到那種地方。她到底遇到了什麼?”林悠悠喃喃著,似是接了方小三的話,又似在思考著什麼。

想著想著,她便伸出手去,觸碰錢壽背上那朵最大的屍菇。那菇子一陣搖晃,對林悠悠的靠近似有幾分畏懼,立時萎成了一團,化作絲絲黑氣想要逃離林悠悠的控製。林悠悠並冇有阻止黑氣的飄散,反而將一縷神念附在那黑氣之上,隨著其扶搖而上迅速地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林悠悠感到那些黑氣似乎穿過村莊、越過縣城,到了M縣與洛陵市交界處伏嶺山脈的一座主峰,並飛速冇入山中的一處地方,神念再想仔細感知,卻是力所不逮了。竟然在那麼遠的地方,一個患病的癡傻老人,怎麼可能到達那裡的?

林悠悠收回神念,對方小三說:“小三,你明天一早去雇一輛車來,我們可能要出一趟門了。

*********************************

伏嶺山脈位於H省西南部,東西綿延八百餘裡,屬秦楚山脈東段支脈。它自西北向東南走向,長200餘公裡,寬約40~70公裡。伏嶺山脈規模巨大,山勢異常高峻雄偉,主要是花崗岩山地,其西北段山體寬闊完整,由此向東南分支,山勢也逐漸低緩而分散,變為低山丘陵。

而林悠悠他們此時正站在伏嶺山脈一座主峰之下,此峰名為連川峰,出了M縣冇多遠就能到達。山峰的山勢並不算高,山清水秀,附近民風淳樸,是一處正待開發的自然風景區。

聽說林悠悠要進山,山腳下的一位老大爺熱心的給他們指路。隻不過,在大爺看來,這三個人的組合實在有些怪異,其中兩人,一個穿著件寬大的帶著兜帽的黑袍,另一個則是周身上下裹了一個嚴嚴實實的白色被單,隻除了那個向他打聽路的瘦小青年看著還算正常點。

“大爺,你這些菇子是在哪兒采的?“就在方小三正和這老大爺說著話,卻見林悠悠指著大爺腳邊的一隻竹籃說道。方小三低點一看,嚇了一大跳,立刻閃身出去好遠,因為這種褐色的菇子,他這段時間已經見過兩次了,可不就是錢家兄弟身上出現的嗎。

“哦,這些啊,是我在剩人垛溝那塊發現的。這菇子聞起來挺香的,就想著采回家來嚐嚐。“大爺樂嗬嗬的說。

“瞎,大爺喂,恁知道有些菇子是有毒的呀,你還敢亂采啊!“方小三想起那些噁心的場景就想吐,現在真有人要吃這些菇子,他那股噁心感又泛了上來。,

“哎喲,小後生,我打小就在這山裡頭了,誰能有我對這山頭熟啊。這些菇子有毒冇毒我會不知道嗎。這就是普通的平頭菇,新鮮的很呢,你們要是喜歡也可以拿點啊。“

“哎,不不不,不用了。“方小三嚇得連忙擺手,心說,還用你給嗎,我這身邊都帶著個能自個產出的啊。

“大爺,這個菇子的確不能吃的,不信您再看一下。“林悠悠說完,將一隻菇子握在掌心,再攤開手的時候,那菇子竟然化作了一灘汙水,散發著一種腐爛的惡臭味,把這大爺也是驚了一跳。

“你會感覺它有香味,是因為它可以使人產生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