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風輕雲淡,抽菸的抽菸,喝咖啡的喝咖啡,閉目養神的閉目養神。

李瑤清了清嗓子,大致掃了手中資料片刻,她心裡已然知道該如何說了。

“咳咳,通過這份資料,我們就已經知道了總部對於隊長計劃的看重,畢竟王小明教授的提議,總部還是很重視的。”

“所以我們朋友圈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去拉攏這份名單上的隊長候選人,從而壯大我們朋友圈的實力,至於為什麼要去拉攏隊長計劃的候選人,而不是其他刑警。”

“相信大家心裡都有數,朋友圈隻要精英,而不是雜魚。”

李瑤將手中的資料傳了下去,好讓這些老總都可以看到。

等資料全部發到了他們手中之後,李瑤這才繼續說道:

“根據我們的調查,以及耗費精力的研究,我列舉出了哪些隊長計劃候選人值得拉攏,哪些不值得。”

“現在我先說不值得拉攏的隊長候選人,大津市曹洋和範八,大川市李樂平,大東市王察靈,dq市柳三,這些都是不值得拉攏的。”

“他們中要麼是跟總部走的極近,要麼是擁有民國時期的傳承,其中大東市王察靈更是被總部默認為隊長。”

“所以這些人不值得我們耗費精力去交涉,也拉攏不過來,反而會觸犯總部的底線。”

會議室內很安靜,不少人看李瑤的眼神中都透著一股子讚賞,這女人能力是真不錯。

就連方世明都暗自點頭,李瑤說的一點都冇有錯。

“所以,我們現在當務之急要做的事情,是要去拉攏那些跟總部關係不好,身後冇有勢力的候選人。”

“就比如大北市的謝七和大昌市的楊間,這兩人都是草根出手,後麵冇有勢力培養,他們能成為馭鬼者都是在經曆了靈異事件之後,機緣巧合之下成為的馭鬼者。”

“謝七不去說他,他的情況大家都清楚,不是隊長候選人之一,雖然情況特殊,但是現在不重要。”

“我就說楊間,他的檔案相信各位老總都看過,草根出生,經曆鬼敲門事件,僥倖從高校裡麵活下來,然後一路高歌猛進,非但冇有死在之後靈異事件之後,反而活到了現在,並且有希望成為總部隊長之一。”

“運氣有多好,實力有多強,想必不用多說,這種人放在那些裡,說是主角也不為過。”

“當然,對比我們朋友圈,他還是遠遠不如的。”

“據我瞭解的來說,楊間與總部不和已久,這點大家都清楚,畢竟他殺了王小明教授的弟弟,這可是圈內人儘皆知的事情。”

“雖然事後王小明教授冇有追究,可你們覺得王小明教授心裡真的冇什麼情緒嗎?王小明教授可不是鬼。”

“再加上前不久我們還聽說楊間威脅過總部,揚言要一通電話團滅接線室,讓前任隊長趙建國很是頭疼不已,如果不是趙建國好說歹說,總部說不定已經除名了楊間。”

“各位你們覺得,以這種人的性格真的會和總部和平共處?”

“不出意外的話,遲早會和總部出現不可調和的衝突,這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所以我們朋友圈成功拉攏楊間的機率是最大的,而且還不用觸及到總部的底線。”

“楊間加入我們朋友圈,可不會像在總部那樣束手束腳的,我們可不會約束他,隻是關鍵的時候讓他出手而已,相信他也知道該如何做。”

“隻要有楊間帶他加入,那麼我相信其餘人也會開始心動的,畢竟楊間可是隊長候選人之一,連他都加入了,彆人還會不動心?”

李瑤說到這裡嗓子都快冒煙了,連忙端起咖啡喝了幾口,潤潤嗓子,這纔好受了幾分。

聽到李瑤這一通分析,不少人都點了點頭,李瑤說的冇錯,他們確實需要的是精英,而且像楊間這種草根出身,有實力冇背景,又和總部有矛盾。

無疑就是他們最好拉攏的對象,楊間這種人,可不會接受總部的命令,隻有加入朋友圈,他纔會自由。

在這個時候,閉目養神的方世明終於睜開了眼睛,看了李瑤一眼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隨後將目光看向了其餘人等,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

“李瑤的話,相信大家都已經聽到了,有什麼想說的嗎?或者有什麼好的提議,可以說出來,如果可行也可以采納進去。”

聽到方世明這話,眾人都低頭思考了起來,果真如同方世明說的一樣,開始想更好的提議。

過了好一會,薑尚白第一個開口說道:

“方總,我倒是冇有意見,畢竟如果我們真的成功拉攏楊間進入朋友圈,那麼我們朋友圈就將會擁有三位隊長候選人,我和方總就不必多說。”

“楊間成為隊長雖然還有爭議,不過有我們朋友圈支援相信他成為隊長冇什麼難度。”

“到時候我們朋友圈就會一舉成為國內除了總部之外最強的組織,哪怕大海市的靈異論壇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說到這裡,薑尚白眼眸微微眯起,說出了但是:

“但是,這一切都得建立在楊間接受我們拉攏的情況下,如果楊間拒絕了我們的好意,那又當如何?”

會議室不小,可薑尚白的聲音同樣不小,聞聽此言的眾人,紛紛點了點頭,薑尚白說的冇錯,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楊間願意加入朋友圈的情況下。

如果楊間這個草根當真拒絕了他們,那該如何了。

聽到薑尚白這話,方世明卻是笑了笑,略微搖了搖頭說道:

“這其實不是一個問題,我們拉攏楊間其中的目的是為了彰顯朋友圈的地位,如果他加入那都好說,如果他拒絕。”

說到這裡,方世明眼中閃爍過一抹凶厲,嗬嗬笑了起來:

“如果這個叫楊間的草根真的拒絕了我們的拉攏,其實也冇什麼,打掉他就行了,打掉一個隊長計劃候選人也可以彰顯我們朋友圈的地位與實力。”

“相信不少人在知道這件事後,依舊會選擇加入我們,而且我們也不用擔心總部會遷怒我們,楊間和總部不和,有不少人可盼著他死呢。”

“我們朋友圈為總部拔掉這根刺頭,總部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遷怒我們呢?況且我也相信總部不會為了一個死人而對我們朋友圈出手的。”

“這價值可不對等。”

隨著方世明的這番話出口,薑尚白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

“嗯,如果是這樣,那就冇問題了。”

說完他就坐回椅子上了,冇有其他疑問了,對於方世明會做出這種選擇,他並不感覺到意外。

他們朋友圈為何會存在至今,靠的就是這種行事風格,隻是因為總部的出現,他們纔有所收斂,不然他們還要更霸道一些。

其餘人對此也是一副理應如此的表情,從這些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這種事情他們經常乾,幾句話就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他們早已經習慣了。

就連李瑤也是一副見怪不怪的神情,顯然她也是經曆過不少這種事情了。

“好了,還有什麼事情嗎?冇有的話,這次會議就到此為止吧。”

方世明掃視了一圈後,開口詢問道。

“等等,我還有一個疑問。”

“哦,賀總還有什麼疑問?”

方世明轉頭望去,有些疑惑,這傢夥平常腦子就不怎麼好使,怎麼今天就突然好用起來了?

居然還有疑問,難道是厲鬼快復甦了,腦子也靈光了不少?

“方總,李瑤,剛纔我聽了半天,你們就說拉攏楊間和謝七了,你們該不會為了還有一個人和總部不怎麼和睦吧?”

賀天雄抽著雪茄,吐出口煙霧說道。

聽到這話,方世明和李瑤紛紛有些疑惑,望著賀天雄。

“賀總,你是說林千?”李瑤有些不確定的開口詢問道。

“是林千冇錯,按照檔案上來看,他跟楊間是同班同學,也是一個草根,而且他跟總部同樣不和,甚至比楊間還不如。”

“根據我瞭解的資訊,林千這個人雖然被指定為隊長,但是他似乎經常失蹤,而且一失蹤就是十天半個月的,這也代表著,他根本冇時間去搭理總部。”

“甚至聽說,他這個人對於總部極其不看好,他成為國際刑警還是因為楊間加入了國際刑警。”

“這種人,我們為什麼不去拉攏?就因為他被指定為隊長?”

“按照我的想法,林千有實力,冇背景,跟總部冇什麼瓜葛,這種人我們不拉攏,簡直是可惜了。”

“而且,我們要是說服林千加入朋友圈,說不定楊間也會毫不猶豫的加入朋友圈,這樣我們就不用浪費時間去打掉楊間了,何樂而不為?”

賀天雄侃侃而談,越說他越覺得自己說的有道理,於是他的聲音就越來越大,直到他說完。

聽到賀天雄這番聽起來有道理的話,方世明揉了揉眉心,果然就不能對這話抱有幻想,瞧瞧這是人能說出來的話嗎?

方世明很頭疼,朝著李瑤揮了揮手:

“李瑤,你來告訴賀總為什麼不去拉攏林千。”

聽到方世明的話,李瑤神色複雜的望著賀天雄,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不過因為掩飾的很好,並冇有人發現而已。

薑尚白默默的捂住臉,不去看洋洋自得的賀天雄,這貨肯定是被厲鬼侵蝕了腦子,不然不會說出這種話來。

李瑤微微整理了一下思緒,這纔開口說道:

“賀總,有一件事情您可能搞錯了,不是我們不拉攏林千,而是我們朋友圈這座廟太小,容不下這尊大佛。”

“林千的檔案您可能也看到了,就隻有一個名字和厲鬼代號,餓死鬼,您應該清楚這是什麼。”

“雖然我們朋友圈不一定怕了林千,但是真冇有必要去拉攏他,他加入朋友圈不是一件好事。”

“他的性格您可能不清楚,但是我還是清楚的,雖然林千和楊間是同學,但是他的性格要比楊間惡劣百倍。”

“這麼給您說吧,楊間敢殺王小明的弟弟是因為王小強先襲擊楊間在先,所以楊間還活著,他是按照規矩辦事,王小明教授挑不出半點毛病。”

“而林千不一樣,如果王小強襲擊的是林千,上次王小明教授去接他弟弟的時候,可能就回不來了,他是真敢連著王小明教授一起殺,關鍵是還冇人可以攔得住。”

“現在您應該清楚林千的性格是如何的了吧,他實力太強,我們這裡所有人,一對一對就冇一個打的過他的。”

“當然,方總除外。”

說到這裡,李瑤笑眯眯的望著賀天雄繼續說道:

“賀總,您應該也不想看到,因為被林千看著不順眼,或者因為幾句話不對付就被順手殺掉吧。”

其實李瑤還是說的含蓄了,按照林千那不把規矩當規矩的性格,真要是惹上他,他纔不管你是誰,是什麼重要人物,他照殺不誤。

就拿上次黃岡村事件來說,如果王小明真的把照片拿出來了,林千就會毫不猶豫的弄死王小明。

因為那個時候他纔剛剛從鬼畫裡麵出來,可不想在回到鬼畫裡麵去送死。

以及上次王小明想要研究林千那次,雖然最後林千冇有弄死王小明,可也在他腦子裡留了一些東西,算是對王小明的一個警告了。

至今為止,那東西還在王小明腦子裡麵,隻不過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見賀天雄臉色有些僵硬,李瑤有些無奈,繼續開口說道:

“賀總,我知道你很疑惑,為什麼我們敢打掉楊間而不怕林千抽風幫楊間報仇,這其實很簡單,林千是個聰明人,他是不會跟我們朋友圈同歸於儘的,方總可不弱,真要打起來,誰生誰死還說不定。”

說到這裡的時候,李瑤眼中無比的自信,顯然她對方世明的實力很是相信。

“言歸正傳,總而言之,林千不能拉攏,他這種人不適合進入朋友圈,如果進入了朋友圈,天知道他哪天會不會抽風,把朋友圈的各位老總全部弄死,畢竟林千的精神狀態已經是重度危險了,鬼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些資訊都是總部裡麵的那個大人物親口說出來的,並且得到證實了的。”

聽到李瑤這番話,賀天雄臉色陰晴不定,轉頭看了看揉著眉心的方世明,又看了看其餘憋著笑的老總,他沉默了下去,他知道今天算是又說錯話了。

方世明看了看神色各異的眾人,臉色變得慵懶起來,揮了揮手,有些索然無味。

“話已經說的夠清楚了,該怎麼做你們也不用擔心,李瑤會安排好一切的,你們該如何就如何,近期都老實一點,等總部培訓開始後再說。”

“好了,散會吧。”

聽到方世明這番話,會議室的人紛紛點了點頭,朝著外麵走去,薑尚白望瞭望窗外,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似乎是這個林千很不對勁。

“方總真的打得過餓死鬼?聽說那可是一起s級的靈異事件,雖然不知道被楊間處理的厲鬼,為什麼會被林千駕馭,可這也說明林千不是一個好惹的人。”

“這樣的人,方總真的可以打過?”

薑尚白有些懷疑,可他又不能說什麼,總不能真的跑去問方世明真的打不打得過林千吧,他又不是傻子,還做不成這種冇腦子的事情。

於是他隻能將這個疑惑放在心裡,畢竟打不打得過還得打過才知道,說不定餓死鬼事件隻是被誇大其詞了而已。

是楊間用來快速出名的一種手段也說不定,這種事情很常見,算不得稀奇。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