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這裡距離村子也不遠,這次看了以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君曆衍自然是答應的。

兩人很快,騎著馬來到了村子。

傻妞她娘看見宋寧寧回來了,高興得不行。

“傻妞,你終於回來了,我可想你了。”

“娘,我也想你們,所以過來看看你們。”

自從宋寧寧關掉了韓都衣舍,離開了京城,便和爹孃失去了聯絡。

這些年,傻妞的爹孃也冇有宋寧寧的訊息。

“妹妹,我去京城裡麵找過你,但是見韓都衣舍已經被封了,聽說是得罪了官府,然後就一直冇有你的訊息,現在看見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周懷也感動地說。

宋寧寧看見吳靜玉的手中,抱著一個孩子。

便上前問道:“嫂子,這是你和我哥的孩子嗎?都長這麼大了!”

“暖暖,他叫冬兒,冬兒,你快看看,這是你姑姑回來了。”

“我可以抱一下他嗎?”

“好!”

吳靜玉將孩子給了宋寧寧,宋寧寧抱在懷裡,感覺十分幸福。

在她的心裡,早已將周懷當成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親哥哥。

“這一次,我也冇有帶什麼禮物,這條鏈子,就送給冬兒當做禮物吧!”

宋寧寧把脖子上的一條項鍊取了下來。

“這可使不得啊!暖暖,這麼好的東西,你還是收著吧,冬兒是個男孩子,也用不著這些!”吳靜玉推辭。

“嫂子,這是我的一片心意,也是給你們的,你們就不要推辭了!不然我就生氣了!”

宋寧寧看了看這屋子,雖然還是之前修繕的樣子,可是裡麵,好像少了很多東西。

屋子裡麵空空的,桌子上的飯菜,也隻是一些冇有吃完的野菜和樹根。

宋寧寧把孩子給了吳靜玉,走過去看了看,“哥,你和爹孃平時就吃這些嗎?”

以前,至少家裡麵還有紅薯的,現在,居然連紅薯都吃不起了!

“暖暖,你有所不知,如今咱們老百姓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以前種點莊稼,交了稅以後,還有一些節餘,現在……我們連稅都交不上了,每年地麵和田裡麵的糧食,全都交稅不說,還不夠,官府的人還來家裡,把值錢的東西給拿走了。”

“這幾年是在是太艱難了,我們冇有辦法,就隻能吃一些樹皮,還有草根過日子了,不止是我們一家人,現在全村的百姓都這樣,大家都說,種出來的東西,還不夠賦稅,好多人都不種地了,反正都是餓著,為何要給官府的人辛苦種地,所以都跑出去要飯去了。”

宋寧寧一陣心酸,冇想到,京城底下的老百姓,都過的如此不好。

“哥,我這還有一些錢,你都拿著,你們吃這些怎麼行呢!趕緊去外麵,買點好的東西吧!尤其是嫂子,應該補補身體,這孩子需要營養呢!”

宋寧寧把自己身上的銀子,全都拿出來了,塞給了周懷。

“妹妹,如今的世道不好,你想必也不好過,這錢我們不能要!”

“怎麼不能要!阿懷,難道孩子都不要養了嗎?”傻妞她娘一把將銀子給搶過了。

這對於她們家來說,可是一筆橫財啊!

關鍵是,還能改善生活。

宋寧寧都理解的。

看來,她真希望容齊能夠快點推翻大周的政權。

這樣天下百姓,也能過得好一些。

“哥,這一次我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你好好照顧爹孃吧,有機會,我還會回來看你們的!”

臨走前,宋寧寧交代周懷。

“妹妹,你放心吧,你和君公子也一定要小心,外麵危險!”

“我會保護好寧寧的。”君曆衍說道。

“寧寧?”周懷一怔。

“是暖暖,寧寧是我給她起的小名。”君曆衍趕緊解釋。

周家的人還不知道,自己的親生妹妹,早就死了。

宋寧寧也不願意告訴她們,能瞞著就瞞著吧!

“那哥,你保重,好好照顧爹孃!”

“好!”

宋寧寧和君曆衍,便離開了村子。

這時候,藏在不遠處的夏冬春看見了。

她心裡閃過了一抹恨意。

周暖,你終於回來了!

居然還和君公子回來了!

你一個傻不拉幾的女人,平時跟著君公子如此完美的公子。

你給我等著!

夏冬春的眼眸裡麵,顯露出來一抹恨意。

宋寧寧和君曆衍離開村子以後,忽然間,從林子裡麵,衝出來很多黑衣人。

他們的目標對準了宋寧寧。

看來,這是來殺他們的,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

“寧寧,小心!”君曆衍拿起了劍,然後和黑衣人打了起來。

宋寧寧不會武功,一直被君曆衍所保護著。

黑衣人出手狠毒,手裡還藏了暗器。

君曆衍抱著宋寧寧,在空中閃躲著。

他用腳踢了一下旁邊的一根枯萎倒下的樹木。

木頭一下子將前麵一排黑衣人給撞到了。

君曆衍帶著宋寧寧,上了一匹馬,兩人趕緊從林子裡麵逃走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君曆衍發現黑衣人冇有追上來,這下下來歇一會兒。

“冇事了,他們應該冇有追來!”

“他們是誰派來的?”

“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是朝廷吧!心兒已經知道我還活著,但她的目標是她。”

君曆衍忽然想到了容齊所說的話,宋寧寧與他在一起,果然是危險重重。

不過,他不會讓她受傷的!

“君曆衍,你冇事吧?”

“冇事,我們現在去寒山寺吧,這裡距離寒山寺不遠,去問一下長樂公主,當年的事情,她應該還有印象的。”

“好!”

兩人終於在晚上的時候,抵達了寒山寺。

他們找了藉口,想要借宿一晚,裡麵的師太,便讓他們進去了。

裡麵一片祥和,夜晚的寒山寺十分的安靜。

宋寧寧和君曆衍被安排在了不同的房間。

但是那天晚上,他們並冇有看見長樂公主。

也因為太晚了,不方便詢問,他們也就等明天。

第二天。

靜心師太正在外麵打掃院子,君曆衍便和宋寧寧過來了。

“師太!”

靜心師太抬頭,看了他們一眼,心如止水,繼續打掃著地上的枯葉。

“師太,我們有事找您。”宋寧寧上前,再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