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牙雙手抱著頭癡癡的盯著腳下的地麵,有氣無力的說道:“是的,正如你剛所說的那樣,他們一直在殺害那些非法移民,用他們器官牟取暴利。”

王速三人麵色凝重的默默聽著。

金牙用腳尖反覆搓揉著菸頭,接著說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在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而絕大部分病人都在排隊等待捐獻器官的過程中去世,這其中不乏有錢人。你們想想,為了活命,多少錢他都願意出的……”

王速微微點頭:“你說的對。在求生**的驅使下,人們會傾儘一切,甚至會去踐踏道德倫理以及法律……這是動物的本能。那麼,這個犯罪組織的架構是怎樣的?”

金牙瞥了眼喬納森手中的錄音筆,輕歎了一聲,說道:“這個組織分為‘廚房’和‘農場’兩個部分。”

“廚房和農場??這什麼意思?”卡洛琳忍不住問道。

“廚房指的是實施器官移植手術和招攬客戶的那幫人,而農場,就是給廚房提供食材的意思,這些食材……當然指的就是那些非法移民。這兩個組織各有一個BOSS,聽說他倆是表兄弟。雖說是合作關係,但我們能明顯的感覺到我們農場的BOSS對廚房的BOSS很尊重,估計…掌管廚房的BOSS纔是真正的老大吧。平時這兩個組織之間的人基本不會往來,各做各的事。而我,是跟著農場BOSS手下混的。”

“就是說,你對廚房這個組織內的詳細情況不是很瞭解,隻有農場的BOSS纔有可能知道?”王速問道。

金牙點頭道:“對,我的BOSS是肯定瞭解的,我推測廚房那邊的狀況也是一樣,他們那邊的人也不清楚我們農場的詳細情況。”

王速皺眉沉思了片刻,問道:“那銷燬屍體也是你們農場的活兒?”

“對。廚房那邊把摘除了器官的屍體用保鮮膜纏裹好後,會送到那個凍庫裡,然後農場的BOSS就會派人去處理。”

這時喬納森問道:“那當廚房需要食材的時候,是怎麼把人從農場送過去的?”

金牙苦笑道:“很神秘的。每次我們都是開著一輛裝著非法移民的貨車來到BOSS指定的偏僻地點,廚房會提前派人等在那裡。到達後我們直接下車,然後他們把車開走,在這個過程中是不允許我們雙方交流的。總之…那兩個BOSS是絕不會讓兩個組織的人知道對方的做事地點的。”

喬納森點了點頭,望著王速說道:“看來這個犯罪組織還是很謹慎的,把兩個部分完全隔開,即使其中一個部分出了岔子那也不至於連累到另一個部分。”

王速笑了笑,拍了拍卡洛琳的胳膊問道:“你怎麼看?”

卡洛琳摸著下巴喃喃道:“這麼看來……隻有把那個農場BOSS抓到了才能得知廚房的資訊線索……”

說著卡洛琳用腳尖碰了碰金牙:“把你 BOSS的個人資訊說一下。”

誰料金牙卻連連擺頭:“我隻是BOSS的一名普通手下,連心腹都算不上,知道的也隻是他的綽號,他的真名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隻知道BOSS頻繁的出國,與國外的蛇頭經常聯絡。”

卡洛琳接著問道:“那你們是怎麼弄來那些非法移民的?平時又是把它們關押在什麼地方?”

金牙答道:“大多是通過大型貨輪的集裝箱運進港口的,稍微賄賂一下碼頭的檢查員,很容易搞定。通常我們會欺騙那些非法移民,說下船後會帶他們去往一家大型的製衣工廠乾活,實際上我們會直接把他拉到事先準備好的地方關押起來。”

王速立即問道:“關押地點在哪裡?目前還關押了多少人?”

金牙皺眉回憶了片刻,答道:“我記得…還有6個人吧。以往都會把他們拉到甜水鎮的一間廢棄工廠裡關起來,可自從扳機出事了以後BOSS就通知我們暫時不要聯絡,他的電話也打不通了,說是等候他的通知。昨天我偷偷的去了一趟那個工廠,都空了……看來BOSS和他的心腹們把人都轉移了……”

“該死!!”喬納森狠狠的拍了拍大腿,滿臉惋惜的搖著頭,“早知道用更隱蔽的方法抓捕扳機了,這下倒好,打草驚蛇了!”

“急什麼。”說著王速從車上拿來了紙筆,遞給了金牙,“把那間工廠的具體地址寫下來。”

金牙立即結過紙筆放在膝蓋上寫了起來。

王速又問道:“你認為你們農場轉移非法移民的時候會用什麼車子?”

金牙邊寫邊說道:“肯定是白色的福特廂式貨車!他們一共采購了4台一模一樣的廂式貨車,去港口接非法移民以及給廚房送人都是用這種車子。”

“記住了冇?白色的福特廂式貨車。”王速接過金牙遞過來寫有地址的紙,塞到了喬納森的手中,“很簡單,你立即去查那座工廠附近的監控視頻,查最近幾天的便可,相信很容易會發現車輛的蹤跡。”

說完王速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說道:“走了,回家睡覺,困死我了……明天有了結果再叫上我……”

喬納森點了點頭,重新給金牙戴上了手銬。

望著金牙那慌張的麵孔,喬納森笑道:“走吧,先把你帶回FBI關著。放心吧你就,明天我就會和你簽汙點證人的秘密協議……”

“謝…謝謝……”金牙哆嗦著站起了身,指著喬納森的汽車,“那…那一包HLY……就是我在你執法記錄儀裡看見你在我身上搜出來的……你會怎麼處理……”

“這個麼…”喬納森撓了撓頭,尷尬的笑著,“嘿…實話跟你說吧,那一袋根本不是什麼HLY,麪粉而已哈……我們怎麼可能會私自把以往繳獲的毒 品拿出來呢,那可是嚴重的違規行為,鬨不好可會被抓起來的哈。”

“什麼!!??麪粉???”

金牙愣在了原地,眼睛都快瞪破了。

“謝特!!!你們警察比我們還卑鄙!!!”

“好了好了,彆鬨!這不還是答應了和你簽協議的嘛!”說著喬納森將金牙押上了車。

“嘖嘖,他們FBI不但手段肮臟,小心眼也真多呢……”卡洛琳小聲說道。

王速不以為然的摸了摸鼻子,笑道:“其實喬納森剛拿出那袋玩意時候我就聞出來了是麪粉,隻是為了配合他演戲懶得說出來。”

卡洛琳聳了聳肩:“也對,我忘記你的鼻子比狗還靈敏這回事了。”

“汪汪……”

“……”

回到位於沙灘公路旁的家樓下已是深夜,王速盯著白天處理過氰 化物的花壇若有所思。那一束黑色的薔薇花仍舊還放在花壇旁的垃圾桶上,看來環衛工人還冇來清理。

“哼……”

王速冷笑一聲,猶豫了片刻,拿起黑花轉身上樓。

他位於樓頂露台的那間板房看上去雖然是用普通的PVC複合板材所搭建,可在這些看似普通的板材中間可是密佈著鋼筋的高標號混凝土,就連窗戶,都是特製的防爆玻璃。

投身於打擊罪惡,他當然不會蠢到不給自己留條後路,把自己棲身之所的防護工作做好那是最基本的。

把通往樓頂樓梯間門口的紅外線探測報警係統開啟後,王速走進板房關上了門,將那束黑花插在了一個吃完的薯片筒裡,擺放在視窗。

“這回終於是盯上我了麼……”

王速從床頭櫃拿出一支P226手槍,檢查了一下彈匣後慢斯條理的給槍口裝上了消音 器,然後將手槍塞到了枕頭底下。

轉身盯著視窗的那束黑花,王速的嘴角微微上揚,雙眼閃過一絲寒光。

“來吧,我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