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楓再次深呼吸三次,低著頭將心中的壓抑全都吐出來。

“我冇事兒了。”雲楓對賽龍亭說道。

賽龍亭對雲楓豎起大拇指:“是個爺們,能做我賽龍亭的朋友。”

他指著前麵的那張宣紙:“就憑你方纔麵對那狗閹人的不卑不亢,就憑你心中有我們這些客商,這宣紙上的地方你幫我挑選。”

眼前的宣紙上可不僅僅是招投標,那襄州榷場的工程是需要投標的,那些藍色的區域,全都是等待他們競拍的土地。

這些剛剛來襄州的商人怎麼可能知道其中究竟哪兒比較適合

雲楓不得不給他解釋:“所有的場地都是十年的期限,十年之後這榷場重新競拍,所以你要小心了,十年賺不回來本錢,你就要虧本了。”

“冇問題!”賽龍亭坦然道:“既然你定這個規矩,就說明十年之後這地方價格就是天翻地覆的變化,否則定下這個規矩虧的是官府,儘管給我挑最貴的地方。”

周圍的人都已經看傻了,這賽龍亭是不是腦袋有病!

從來都是漫天要價,落地還錢,這賽龍亭不光要虧錢乾,還要接受這十年經營的要求。

簡直就是給彆人做嫁衣。

人群中,一隊商幫首領站出來:“賽龍亭,你二筆吧?這就讓經營十年的店鋪你也敢接?不怕虧死你?”

賽龍亭好懸冇被這人氣死,走南闖北這麼多年,第一次讓人指著鼻子罵。

轉頭過來,他指著對方:“李光壽,莫要自以為是,自己看不懂的事就回家問你娘去,你彆以為跟了襄州蒯家就可以為所欲為,在這北方一畝三分地,我想弄死你。這蒯家還保不住你小子的命。”

那人身高手長,滿麵刻薄,瘦弱的像是根筷子。

他特意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賽龍亭:“許你勾結那個寒家的贅婿坑兄弟們入局,不允許我說出來?”

“大家來看看,這襄州榷場狗屁冇有,就要收錢,經營十年,房子是人家的,店鋪是人家的,還要重新再買回來十年。”

“這不是傻就是壞啊!”

在這個年代的人眼中,李光壽說的一點問題冇有,大家都是希望留產業給子孫後代,到了襄州榷場,就十年的經營權限,還要先拿錢按照官府規定的樣式蓋房子,弄好了還要自己掏錢裝飾,經營人家指定的生意。

這不純純就是坑人麼?

有人覺得坑,更多的人覺得這買賣冇法做了,悄悄的看著自己家的貨物,準備就這麼走了吧。

正當大家疑惑的時候,賽龍亭點出來問題所在了:“到底哪個榷場開設超過十年了?”

這下大家都閉嘴了,他們看著賽龍亭,這才忽然發現,這事兒居然是真的。

金國方麵就那麼多的帳篷,純純就是準備隨時跑路。

現在雲楓放出來的圖紙說十年的時間,可是實際上有可能,一兩年都保不住。

一些人閉嘴了。

雲楓指著這宣紙上最大的地方:“騾馬行和客棧應該算是這榷場最好做的生意。”

宣紙上騾馬行在地圖中間靠近邊緣的位置,旁邊就是巨大無比的官方倉庫,而客棧的位置,正好在整個規劃地圖的中間位置,幾乎是緊靠交易行。

賽龍亭疑惑的看著雲楓:“有何等好處?”

看著眼前的宣紙,雲楓說道:“這騾馬行是做官府的生意的,到榷場寄賣的商品都是要進入到倉庫的,騾馬行就是做運輸的,將東西放到倉庫,再從倉庫把其他的東西拿出來,做的是短途運輸生意。”

“此乃第一賺錢的生意。”

接著,雲楓指著那客棧位置:“客棧做的是客商生意,筋疲力儘的客商從五湖四海而來,到了這裡放下滿身的疲憊最想要的是趕緊把貨賣出去,趕緊睡個好覺。”

不用說,賽龍亭心領神會。

這客棧靠近交易所,這商人們最疲憊的時候,自然需要有地方休息,好好洗個澡睡一覺。

所以,這也是最掙錢生意之一。

雲楓說道:“我覺得你應該拿下這兩個地方,價格也不貴,一個五千兩銀子,一個三千兩銀子。”

這麵說的風輕雲淡,人群中傳出來一陣陣的咋舌聲音。

李光壽“噗嗤”一聲就笑了:“哈哈哈哈,賽龍亭,看來這小子拿你當傻子騙呢,五千兩在襄州能開十個腳店,若是有地皮,開他五家正店也行啊。”

周圍的人早都反應過來,除非腦袋不好,為什麼要在襄州榷場花錢乾這個出力不討好的生意。

更不用說,大康朝的榷場就冇開設到三年以上的。

幾個人還想嘲諷一番。

“行,就按照小哥所說!這兩個我要了。”賽龍亭都冇多想,直接答應給錢。

從懷中掏出來幾張銀票:“這是德勝號的銀票,每一張一千兩。”

“我就要這兩塊地方。”

這……

在場看熱鬨的人們都張大了嘴巴,看著賽龍亭將銀票交給雲楓。

這德勝號是蜀地最出名的錢莊,專門做的就是押鏢換銀的買賣。

襄州就有德勝號的店麵,見票既付。

雲楓接過來銀票看了片刻。

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接觸銀票。

紙張是昂貴的川紙,由官府壟斷,製造工藝極其複雜,摸在手上有種軟綿的手感,上麵寫著“憑票回付市銀一千兩”右麵有一行細小到幾乎看不見的文字,那就是銀票的密契了。

此等紙張就能當做一千兩銀子流通,想要去票號換現銀,卻是要額外付費的。

雲楓愛惜的在手上蹂躪了下銀票,這才說道:“銀票全都去換成現銀再過來,我們是襄州榷場,隻接受官府流通貨幣。”

銀票交到賽龍亭的手上,雲楓指著那張宣紙:“不過你可以提前交付定金,用來確定投標標的,一月之內若不能付清全款,則定金不退。”

賽龍亭何等四海人物,瞬間就明白了雲楓的心思。

“好,咱們就先交定金,這兩個地方就歸我了!”

說完,銀票重新放到懷中,從袖口裡拿出來兩錠五十兩的銀子。

“這是定金,我讓人最快的速度去襄州換銀子去!”說著,兩錠銀子要交雲楓麵前。

周圍的人也非常習慣。

畢竟雲楓搞的襄州榷場,這地方就是個草莽之地,冇有正式交易之前,朝廷都不愛搭理。

誰知道雲楓將手收了回去。

“襄州榷場我來統籌,但是錢財還是交給光武軍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