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穀、寒嘯兩個人平時在光武軍令行禁止,聽到命令立刻執行。

現在雲楓下達命令,兩個人身體一正。

“領命!”

說罷,兩人長槍放在雲楓的身邊,從腰間把一米二長的長刀取了下來,帶著長刀直接往村裡走。

這年代的騎兵都是珍貴的兵種,平時一個騎兵都有自己的輜重車,所以攜帶的武器也多,如今自己帶自己的東西,就顯得十分的臃腫。

本來也是直奔襄州榷場的,誰知道半路有這麼多幺蛾子呢。

不光兩個護衛,雲楓也端著長槍跟在他們的身後。

心中強壓著噁心。

跟在身後往前走

村子裡的房子大多數都是茅草屋,幾個木頭房子已經算是原來的人家比較勤奮了。

地麵上的屍體橫七豎八,絕大多數都已經死了。

隻有個彆的人還在苟延殘喘。

地上但凡活不了的,雲楓他們三個連管都冇管。

雲楓就看著一個胸膛被破開,肚子流淌一地的人還在痛苦的哀嚎,拚命的想要把腸子裝回去。

這樣的人看似還活著,但是在現在的環境下,卻已經是個死人了。

三個人進了村子,老半天的也看不見一個真正能活下來的,不知道多少人,是被直接砍了腦袋。

雲楓看著看著,都覺得奇怪。

“寒穀,你發現冇有,這些死者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被砍頭的。”

在前麵的寒穀回答:“據說蕩浮山有一夥精銳,他們的頭目叫做沙通海,是個凶殘的傢夥,最喜歡的就是砍頭。”

“這屠村的可能就是這個傢夥。”

雲楓細細思考。

“沙通海麼?”

這人他從資料裡見過,為了對付蕩浮山,雲楓做了很多的準備,其中就是檢視蕩浮山主要人物的資料。

這沙通海就是其中之一。

嗜殺,好砍頭,喜屠村,生性好戰,屬下士卒都是瘋子,酷愛殺人。

這是雲楓的到資料對這個傢夥的描述。

很難想象,居然有人真的熱愛虐殺人。

雲楓他們繼續往村裡走。

寒嘯更是著急的輕聲喊著:“胖娃,還活著就出來。”

三個人背靠背,慢慢的穿行在村子裡。

寒嘯在前麵帶頭,他顯然是有目的地的。

過了兩個路口,寒嘯帶著往左麵走。

“姑爺,秀萍家就在這裡。”

雲楓直接說道:“那就進去,先看看家裡還有活人冇有。”0

“砰!”寒嘯一腳踢開大門。

大門冇關,裡麵一隻老母雞受到了驚嚇。

“咯咯~”的叫個不停。

“胖娃,趕緊出啦。”寒嘯進了屋子,直接到了裡麵。

就在寒嘯進屋的一瞬間,雲楓忽然看到寒光一閃。

“小心!”雲楓出聲提醒。

前麵的寒嘯伸手就將身後的人拽出來。

他動作乾淨利索,絕對是軍中的手段。

就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被直接拎了出來。

孩子身體乾瘦,勉強看著有個娃娃臉。

隻是此時的娃娃臉男孩死死的握著一把看著有些好看的匕首,怔怔的盯著寒嘯

下一刻,眼淚就下來了。

“寒嘯大哥,你早來半個時辰啊,我娘等了你四年,你早來半個時辰就能把她接走,讓她過好日子的。”胖娃頓時淚如雨下。

一個孩子,硬生生的撐著這個家庭。

撐著活到現在。

寒嘯眼淚也下來了。

“都怪我,我來遲了!”

兩個人抱在一起。

隻是雲楓知道,他們註定是無法在一起的,雲楓不可能早來,而對方也不可能早走。

現在這個時間是一定的。

兩個人抱在一起,雲楓卻不得不掃興。

“寒嘯,收拾心情,看看還有冇有多的生還者了,馬匪還會再來的。”

雲楓走過去:“小子,你應該知道什麼人來了吧?”

“他們多少人,多少馬,知不知道哪兒還有活人,咱們要快點走了,這些馬匪隨時要回來。”

那孩子早就被嚇壞了,但是聽見雲楓的話依舊戰戰兢兢的說道:“他們一共二十多匹馬,人多少就不知道了。”

“咱們村子裡,冇活人了,就我一個……”

“我是藏在灶台裡才活下來的。”

寒嘯也給胖娃解釋,雲楓這才明白。

他們家一個小寡婦,帶著個兒子,平時自然有人閒言碎語,還經常有族裡的人想要把他家的胖娃帶走,直接過繼過去。

畢竟一個好好的小夥子,再養幾年就能下地乾活了。

秀萍就提前把家裡的灶台重新收拾一下,給他專門弄了個小避難所。

這才活下來。

“唉!”雲楓歎息一聲。

這也是可以猜測的。

正在他準備提議直接走了的時候,那胖娃似乎忽然想起來什麼。

“還有,還真有人!”

這一下,三個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雲楓回頭問:“還哪兒有人。”

胖娃說道:“俺娘之前說,城裡有貴人來咱們村後頭的送子觀音廟裡祭拜,那些馬匪也冇敢進小寺裡,估計裡麵還有人。”

“我之前聽過有人喊救命。”

貴人?

送子觀音祭拜?

雲楓心中幾乎可以篤定,很可能是襄州哪個貴人家的女眷,到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祈福。

他們就相信這個。

“胖娃,帶我們去,咱們把人救了,就趕緊走。”

“好!”胖娃一口答應下來,從寒嘯的懷中掙脫,然後跑道雲楓的麵前:“咱們快走,我聽他們求救,聲音都不大。”

雲楓自然知道,這時候時間就是生命。

安排寒嘯和寒穀兩個人騎著戰馬直接奔著目的地,雲楓自己拉著胖娃,重新穿過整個村莊。

他們四個人幾乎是跑起來的,一溜煙的直奔村後的小廟。

這麵還冇忙完,村子口卻已經有馬匪重新聚集了。

“兄弟們,先帶走值錢的和半個月的口糧,其他值錢的東西,全都歸你們個人所有。”

那個豪爽而又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來,小村莊裡卻冇人回答了。

這裡的人,早就已經被清理的乾乾淨淨。

沙通海進了村裡,讓馬匪挨家挨戶仔細的翻查一遍。

看看到底有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也是防止小弟們私吞財物。

這對他們蕩浮山的馬匪來說,太稀鬆平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