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樊樓再次安靜,冇了夥計,冇了客人。

寒雨瑤在雲楓的身邊小聲的問道:“我是不是太殘忍了一些?”

雲楓知道她說的是什麼。

溫柔的靠在寒雨瑤的身邊,雲楓安慰道:“這是規矩。”

寒雨瑤也點頭,每一行都有自己的潛規則。

兩個人在一樓將賬本重新整理一番。

寒雨瑤就被小桃紅接走,福伯依舊趕著那馬車不急不緩。

目視著寒雨瑤離開,雲楓吩咐寒文遠把老祖給送回去。

然後自己直奔後麵的客房。

地字房本來就是招待貴客所用,杉木做房,柞木為梁,其中傢俱一應按照富庶人家裝扮,雲楓來的時候趙伯瓊和阿爾薩蘭正在房間之內。

兩個人意誌消沉。

趙伯瓊蹲在地上的角落裡,整個人意誌消沉,雙手抱著頭低頭沉思。

阿爾薩蘭更是已經躺在地上,彷彿失去了靈魂。

就算雲楓進來也無動於衷。

“老趙,醒醒!”雲楓拍著趙伯瓊的肩膀喊他。

趙伯瓊迷茫抬頭看著雲楓。

“啊?”

發呆似的回答一句。

“啪!”

雲楓一巴掌拍在趙伯瓊的腦袋上:“你小子還是從雲家走出來的,就這個心理素質?”

趙伯瓊抬起頭,眼淚都在眼角了:“少爺,咱們平……西北出來的人還怕這個?我是擔心。”

“擔心壞了少爺的大事。”

雲楓好奇了,這自己就是開個酒樓,能有什麼大事?

“你到底以為我有什麼大事?”

趙伯瓊神秘兮兮的看著身邊的阿爾薩蘭。

“少爺,這個女真人還在這呢,我不能暴露少爺的偉大目標錒!”

雲楓恨不得把他的腦袋撬開,看看裡麵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不過確實,阿爾薩蘭就在身邊,有些事情還真的不能說。

他拉著趙伯瓊出了大門。

“你到底猜到什麼了?”

雲楓心中也好奇啊。

趙伯瓊探頭探腦的往屋子裡看了看,阿爾薩蘭依舊像是死魚一樣的躺著。

再看看周圍還不是有人偷窺。

在確定冇有那些閒人之後,趙伯瓊這才趴在雲楓的耳邊問道。

“少爺,您這個贅婿的身份是掩護吧?”

什麼掩護?

雲楓一臉懵。

“您來到京西南路,正麵麵對北方的草原人和金國的榷場,還要和馬匪糾纏,簡直是最好的磨礪。”

他愈發的神秘了。

“等以後咱們侯府出征北上金國的時候,到時候您一定領將軍銜獨率一軍吧?”

趙伯瓊期待的眼神看著雲楓,不過這期待中還有些為難。

“我老趙丟個賭坊不算什麼,我是怕輸了影響咱們侯府以後北上的大業。”

他居然是這麼想的。

雲楓心中驚訝萬分。

自己有這麼偉大麼?

“你真是如此想我的?”雲楓問道。

趙伯瓊自豪的道:“當然如此,咱們侯府的少爺哪個不是驚才絕豔。”

“可我孤身一人,流落他鄉,成了彆人家的贅婿。”

“少爺是大丈夫,能屈能伸,這寒家怕不是咱們侯府的接應。”趙伯瓊辯解。

“我成他人夫婿,做了三年的傻子。”

“古有越王勾踐,臥薪嚐膽,今日我侯府少主,蟄伏襄州。”

“我真的隻是喜歡雨瑤。”

“自古英雄愛美人。”他露出曖昧表情:“少主此舉……不丟人。”

得!

無論雲楓怎麼說,似乎趙伯瓊都有自己的看法。

“那你為什麼如此頹廢?”

趙伯瓊一下子熱血冷了幾分:“我給少主丟人了。”

這傢夥意誌消沉居然和賭坊無關,據雲楓調查,趙伯瓊從西北軍中走出來已經幾年了,用命拚出來的賭坊。

這本應該是他最在意的事情,他後半輩子的依靠。

如今賭坊歸彆人他不在乎,反而因為給雲楓丟人,覺得內疚不已。

西北雲家,軍中皆如此士卒,何愁賊寇不死?

雲楓心中百轉千回,最後問道:“你可願意在襄州城內,再為我做一件事?”

“百死莫辭!”趙伯瓊一下子就興奮起來。

雲楓說道:“在襄州給我組建一個世上最好的相撲隊伍,我要你們挑戰各國,包括大梁城官家的隊伍,也包括金國國君的隊伍。”

“諾!”

趙伯瓊當場答應。

也許是聲音大了,屋裡的阿爾薩蘭終於有了反應,他抬起頭看著趙伯瓊,眼神中似乎冇了光。

雲楓卻道:“你就算死在這也已經冇用了,完顏宗衍想要殺你全家,現在已經動手了,不過你如果想要賭一把,賭完顏宗衍冇那麼著急下手,我這裡倒是有個機會。”

阿爾薩蘭眼睛紅了:“什麼機會!”

“加入我賽樊樓的相撲隊伍,我便引薦經略使二公子費七安與你相識。”

“有費公子想辦法去營救你的家人,總是比你自己更容易。”

“而且到時候你有機會和金國國君的相撲隊伍對決如果能在賽場被金國國君所賞識。”

“你的家人自然能救下來。”

雲楓的話像是魔鬼的呢喃。

阿爾薩蘭心中那點希望的火苗越燒越旺。

他從地上爬起來,盯著門口的雲楓:“你確定?”

“不!這種事情誰都無法確定,你隻能賭一把。”

“成功,你的家人將會得救,失敗了無非也就一條爛命,又或者你想在襄州城裡做個縮頭烏龜?”

雲楓的話說的難聽,對阿爾薩蘭來說像是惡魔的蠱惑。

他紅著眼睛道:“我相信你一次,如果你說的做不到,我會親自宰了你。”

搖搖頭,雲楓說道:“我從來冇承諾過。”

阿爾拉蘭卻站起來:“我心中是這麼認定的就行。”

說著,他來到趙伯瓊的麵前雙手抱拳:“以後相撲的武館希望你能多讓我上場!”

趙伯瓊同樣拱手。

雲楓看著他們兩個似乎終於聯手臉上隻有微笑。

他們兩個同意聯手,那以後踢館的機會就多了,自然能引人來賽樊樓。

經營賽樊樓最關鍵的一步終於搞定,以後塞樊樓中這參與相撲的人會越來越多,直到區區賽樊樓也無法容納這個場地。

那時,就是聯賽正式開始的時候。

雲楓和他們兩個打個招呼,就已經默默離開。

作為正店,賽樊樓有廚子班福、班小樓父子、作為才藝展示有相撲表演。

需要跑堂夥計、後院打雜一應人手,雖然隻是臨時借來的,但是這千金買馬骨的名聲惡業默默的要傳揚出去了,再找掮客撮合一下,總是有人手的。

店鋪掌櫃寒雨瑤可以暫時勝任,寒文遠慢慢培養。

整個班子也就搭建起來。

想要真正安心的暫離襄州,後顧之憂還有一個!

雲楓準備儘快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