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駿馬從正陽大街奔馳穿過,馬蹄聲聲,急急切切。

襄州城內人心惶惶,街麵上的店鋪一個個的封上了窗戶,關上了門。

在門口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

道路兩旁的襄州城居民伸長了脖子看著那遠去的馬兒,馬上的士兵滿身的鮮血,後背上插著一杆黑色的旗子。

“好像是蕩浮山的旗子,這幫馬匪還真敢來啊。”

“完了,完了,彆像是兩年前金人入城似的,北城那個慘啊!”

“不能,不能,冇看人家寒家七房的賽樊樓今天開業麼?”

兩側百姓小聲的談論,寒家賽樊樓重新開業,讓他們閉上了嘴。

在他們的心中,寒家和北方的馬匪豪強關係密切,生意做的大了去了。

隻要寒家的買賣不停,他們就不擔心這馬匪進城。

這賽樊樓前人頭攢動,一個個的墊著腳看著裡麵的人影。

在酒樓中,三個小夥計站在櫃檯前麵:“老闆,咱們可說好了,一天五十文錢,咱們就乾三天,三天後我們店可就開業了。”

櫃檯裡麵的雲楓扒拉著眼前的賬本:“答應你的一個銅錢都不能少,今天兄弟幾個多幫幫忙,乾活的時候加把勁。”

小夥計看了看門可羅雀的一樓大廳:“咱們得有客人啊。”

雲楓掃視一眼賽樊樓大廳笑著說道:“馬上就來了。”

回頭對著身後的廚房喊道:“小樓,你在後廚可抓緊了,今天的客人有點多。”

廚房中烈火升騰,濃重的火焰讓廚房溫度驟升。

“咳咳咳!”被嗆的咳嗽的班小樓在廚房迴應:“師傅您就放心吧,廚房的備料已經妥了,都是您教的方法。”

雲楓大聲的教訓:“在賽樊樓裡,一概叫掌櫃的!”

“好的,師傅!”班小樓說道。

雲楓甚至能聽見廚房裡的傻笑,那是班福的笑聲。

今天微風拂麵,縱然已進入初夏,可風光依舊有幾分的微涼,賽樊樓門口兩排紅色的鞭炮掛起來。

兩盞大紅色的燈籠挑在半空。

“掌櫃的,東傢什麼時候來啊,咱們正店裡的東西都準備齊全了。”借來的小夥計問道。

雲楓順著大門口的陽光往外看,大概快要到了午時。

“東家馬上就來了,讓後廚把飯菜備好。”雲楓對後麵喊著。

廚房裡班福訓斥兒子:“你這個主廚怎麼當的,掌櫃的喊你不知道答應啊!”

班小樓這才喊道:“掌櫃的,咱們後廚的菜都備好了,起鍋燒油就能做菜。”

雲楓吩咐:“菜備好就行了,彆太緊張。”

“好嘞!”後廚的班小樓已經準備多時了。

班福左右看了一眼:“接下來做菜可就交給你了,廚房裡應該看的我看,不該我看的我是不會看的。”

這每個大酒樓裡廚子都有吃飯的本事,賽樊樓的本事是雲楓教的,自然有些東西需要迴避。

班小樓安慰老爹道:“爹,你就安心的在這幫忙吧,師傅說了,這賽樊樓後廚冇了您做這個定海神針,你兒子我是冇本事全都安排好的,他相信你的人品,到時候廚房就是我以後帶著兩個徒弟負責,其他的幫廚都在隔壁間收拾。”

看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廚房,班福默默點頭:“行,你老爹我就看看掌櫃的教了你什麼本事。”

他帶著微笑看著自己的兒子。

年紀輕輕的做菜手藝差的多,冇他這個老廚師督促,班小樓怎麼可能有本事安排好整個後廚。

隔壁屋子備菜的幫廚對這麵說道:“主廚,咱們這菜都備好了,您需要什麼吱聲,我們給你備菜。”

“好嘞!”班小樓回了一句,然後看了眼旁邊傳菜的格子。

這才悄悄的到了爐灶旁邊。

賽樊樓的爐灶顯然和彆的正店不同,整個爐子高且瘦,不像是彆人家的爐子敦實,能放進去的柴火也少。

班福早就好奇了,這時候看著自己的兒子鬼頭鬼腦的轉了一圈,這才從旁邊的柴火堆裡拽出來個厚重的麻布口袋。

從裡麵夾出來一塊塊的煤。

班福自然認識這襄州城下等人取暖用的東西。

“據說石炭隻有下等人能用,上等人用石炭折壽,老天爺會要了他的命,咱們這賽樊樓伺候的都是達官顯貴,能用這麼?”班福小聲的和班小樓說道。

班小樓微微一笑:“我也問過師傅,師傅讓我少信謠言,這石炭燃燒的時候有毒,窮人家的房子透風,自然不中毒,有錢人家用石炭,屋子裡都是毒氣,就熏死了。”

班福點頭:“原來如此。”

他默默的將這細節記下來,然後看著班小樓將石炭用鐵夾子擺放在爐灶周圍,中間的位置反而留了一些位置。

這其中緣由他就不清楚了,隻是知道如此便有更大的火力燒菜。

用煤做飯,火的溫度自然高,提前用煉焦的方法把煤炭稍微悶燒一下,去一下雜質自然也是雲楓讓寒文遠準備的。

更彆說那兩口巨大的鐵鍋。

都是大梁城出品的精品,如此才能承受這高溫。

隻是眼前的備料看的班福直皺眉頭,旁邊的架子上放的是一整盆的豬油,在旁邊的備料裡豬肉也放了許多,反而羊肉偏少。

縱然以前班福的拿手名菜是板夫蒸肉,可他自己知道,真正的達官顯貴可不會吃這個東西。

無他,豕肉,賤肉爾。

不得已,班福提醒班小樓:“這豬肉千萬彆給貴人上,要上就上羊肉,實在不行找王屠戶弄點牛肉也行。”

倒是班小樓聽著雲楓的話,早就習慣了:“爹,你就放心吧,師傅教了我幾道能把豕肉做的好吃的菜,他還給這些菜編了個故事。師傅說文人雅士隻要聽見這個故事保證爭相品嚐。”

班福好奇:“什麼故事?”

班小樓撓了撓頭:“好像是什麼大文豪蘇東坡的故事,咱們現在的名菜就叫東坡肉和東坡肘子。”

聽見有所準備,班福終於放鬆了。

蘇東坡那可是大康朝的文曲星,號稱大康才氣十分,蘇東坡獨占八分。

有他的名頭做名菜的噱頭,足以讓達官顯貴心中不是那麼牴觸。

另一麵班小樓收拾一番,已經萬事俱備了,隻等待開席。

就在大家都等不及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麵一陣的吵鬨。

“正店裡有能喘氣的爺們不,哥幾個來討口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