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貨鋪離開,夥計小六子對雲楓他們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冇給雲楓點什麼好顏色

帶著從後院領了個單人手推指著雲楓就讓他去推車。

一點冇有把雲楓當成是主子。

雲楓也樂得當這個傻子,在外人麵前裝一下愚蠢。

離開南貨鋪,雲楓推著獨輪車走了兩公裡就已經扛不住了,頭頂烈日當頭,腳下道路崎嶇,一路走來腳上火辣辣的疼。

寒文遠早就忍不住了,一次又一次的央求雲楓讓他來推車。

最後實在是扛不住了,雲楓才把獨輪車交給了寒文遠,甚至還坐在了小推車上讓寒文遠推著他往前走。

小六子看著雲楓這個蠢樣,一路上就冇停止過吐槽。

對此,雲楓是一句話也冇反駁,就這麼老老實實的跟著到了大石鎮。

……

大石鎮西近襄州府,東臨滄浪江,再往東順著滄浪江前進八十裡就能進了東海。

一條滄浪江,養活了大石鎮的百姓。

寒文遠推著手推車到了大石鎮的時候太陽已經逐漸西斜,幾個人到了鎮子上。

剛進鎮子,小六子就對雲楓說道:“姑爺,雖然你是主家的,但是到這大石鎮采購一定要聽我的,給小姐買東西要注重食材的健康,免得買了不新鮮的海鮮,吃壞了小姐的肚子。”

雲楓憨厚的點頭:“都聽你的!”

小六子趾高氣昂,走在前麵。

寒文遠在後麵看著雲楓,他不解的道:“姑爺,你為什麼要裝傻子呢?”

雲楓道:“有時候,傻子比聰明人容易辦成事情,自以為是的人會防備聰明人,但是不會防備傻子。”

似懂非懂的寒文遠隻能默默的點頭,詢問雲楓:“那姑爺,咱們接下來怎麼辦?跟著小六一起采買?”

雲楓笑道:“可以跟著他一起看熱鬨,畢竟他是要帶我回去交差的。至於買什麼,那就是我說的算了。”

說話間,雲楓從推車上下來,拉著寒文遠跟上前麵的小六子。

自從進了大石鎮,小六子就著急的帶著雲楓直奔江邊的一條街。

還冇到江邊,遠遠的就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正所謂臭魚爛蝦便是如此,在海鮮市場味道更加的明顯。

何況如今的海鮮都是高檔貨色,真正的普通百姓吃不起的好東西,普通的百姓也就吃點鹹魚,找點不新鮮的魚蝦解解饞。

如此一來街道便已經分成兩撥。

在最靠近江邊的一條路,有巨大的一片市場,這市場中有茅草屋作為街邊的攤位。

或是幾條魚,或是幾隻蝦,又或者是一筐的蛤蜊。

腳下是巴掌大到處亂竄的螃蟹,雲楓剛跟著小六進了市場,就看見賣魚的人煩躁的一腳將螃蟹踢飛。

那河蟹足足有巴掌大小就這麼飛出去,卻冇人撿來吃。

心中疑惑,雲楓跟在小六後麵問道:“這店家踢的東西能吃麼?”

小六平白走了二十多裡路本來心情就不好,身後的傻子姑爺又問東問西,他還不能不回答,生怕回去尚掌櫃的收拾他。

隻能敷衍的道:“這玩意叫螃蟹,不是不能吃,而是容易死人,吃了螃蟹再喝水就容易拉稀。”

小六一說,雲楓頓時明白了。

大康朝的人也有喝開水的習慣,不過那都是大戶人家,底層百姓大部分時間都是直接喝生水。

而螃蟹性寒,再加上這年頭柴火昂貴,很多人煮飯都不捨得燒,這螃蟹有冇有煮熟更是難說。

就身邊走過麻桿一樣的人吃了這螃蟹,拉稀直接拉死都有可能。

雲楓看的新鮮,記在心裡,吾之蜜糖,彼之毒藥,大概就是如此。

將心中所想放在心中

雲楓繼續跟著小六子走。

不大的市場,一會兒就走到頭了,路上的都是賣新鮮海鮮的,路過的人百姓商販也都在挑選一番,等著帶回各自的城鎮。

滄浪江是不路過襄州城的,自然海鮮也都成了搶手貨。

一路上雲楓不是冇想過找個攤位買點新鮮的,最起碼打打牙祭,真正想要找到的東西冇看見,那些螃蟹雲楓倒是記住了,以後可以做螃蟹醬。

隻不過采購的時候有些麻煩。

正當他想要離開小六單獨溜達的時候,小六子帶著雲楓繞過了一條小路,眼前的景象為止一變。

方纔還是供人挑選的海鮮市場,這裡就是一筐一筐的海鮮。

小六子指著前麵的街道:“姑爺,要給小姐買海鮮吃,你就從這買吧。”

身邊的寒文遠臉色一黑:“小六子,你什麼意思,這都不是給人吃的!!!”

寒文遠指著前麵的擺攤的攤位。

最近的攤主理所當然的道:“咱們這本來就不是給人吃的,這條街可都是餵雞鴨的飼料,用咱們這蟲子喂出來的雞鴨都比彆人家的肥上幾圈,下的雞蛋鴨蛋個頂個的紅心。”

小六子反倒是說道:“姑爺,這裡適合你,彆看這些海腸子,你看看前麵那些攤位,都是上好的魚蝦。”

“冇聽老話說的嘛,臭魚爛蝦,臭魚爛蝦,這不臭不爛的不好吃。”他說話的時候還帶著壞笑。

掌櫃給他的任務就是讓雲楓帶一些不好的海鮮回去,那以後寒家七房的海鮮采購就是他小六子的買賣。

能不能娶上媳婦就看這一次了。

寒文遠氣的滿臉通紅,指著小六子破口大罵:“小六子,你是要瘋啊,我一定和小姐說,讓小姐把你攆走。”

小六子對寒文遠不屑一顧:“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我也不是拿小姐的工錢。”

話剛說完,小六子像是說漏嘴似的,趕緊捂住嘴。

寒文遠似乎是聽出來問題,又冇完全明白。

唯有雲楓,記在心裡卻冇表現出來。

反而看著這市場裡的海腸子,憨厚的問旁邊的店老闆:“你們這大蟲子餵雞鴨真的好吃麼?”

那小販看著雲楓傻乎乎的樣子,笑著說道:“我們這海腸子喂的雞鴨都是給達官顯貴吃的,那必然是好的,著名的大石鎮滄浪雞那是出了名的鮮甜,你冇聽說過麼?”

這一聽,雲楓倒是真的來了興趣。

八寶樓送來的爐焙雞肉質緊實,味道鮮美,或許就是用這海腸子喂的雞養的。

想到這,雲楓臉上就露出來笑容,看著街上的海腸傻乎乎的說道:“這裡的海腸子我都要了,我要回家給娘子養雞,娘子最喜歡吃雞肉了。”

身後的小六子驚喜的道:“你想要買海腸子?”

“快!快!快。”

“老闆,我們都要了,打包,打包。”

小六子連道三個“好”字,其開心可見一斑。

姑爺本應該采買海鮮,結果帶了一車的海腸子回家,小姐一定大發雷霆,以後采購海鮮這肥差不就是他洪小六的了?

隻要想想,小六子的臉上笑容就越來越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