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予忍住怒氣看著眼前的男人,心中的怒火已經快要爆發出來。

雲楓,一個街邊要死的臭叫花子,一個被撿來引水補基,當風水法器的廢物,占有了寒雨瑤這個京西南路最美的女人。

京西南路最美的女人一定要是他周天予的。

縱然眼前的雲楓是個叫花子,是個當風水法器的廢物,是個傻子,但是他依舊不允許。

右手放在了腰間的刀柄上,周天予雙腿輕輕的磕在馬肚子上,汗血寶馬一步步的靠近雲楓。

“雲楓,你這個名字我早有耳聞,隻是冇想到你居然長得人模狗樣的。”

周圍的馬伕們頓時“哈哈哈哈”笑了出來。

早就聽說七小姐有個傻子贅婿,冇想到一個男人漂亮的讓他都有些嫉妒。

雲楓微笑的看著慢慢到眼前的周天予。

那笑容在他們看來,不就是傻子的傻笑麼?

周天予看著雲楓的笑容,忽然臉色一冷:“不許笑。”

他手中的彎刀抽出來,快若閃電的在雲楓的麵前劃過。

雲楓麵不改色,依舊淡定的看著眼前的周天予。

刀光劃過,周天予看雲楓傻笑的樣子。

“一刀砍死,豈不是便宜了你!”周天予一招手:“來人,給我把他的胳膊腿都按住,本少爺先挑了他的手筋腳筋解解氣,等今天雨瑤休了他,再弄去街上當人彘讓彆人來參觀。”

幾個馬伕一擁而上,想要將雲楓按住。

正這個時候,忽然寒林雅苑正堂有仆役的聲音傳來:“周少爺,我們老爺邀請您到正堂和雨瑤小姐一敘。”

想要先弄殘了雲楓的周天予一喜:“本少爺先不和你個叫花子一般見識,見雨瑤小姐的時候弄一身血太難看了。”

他擺擺手讓馬伕們散開,趾高氣昂的下馬直奔寒林雅苑正堂。

在馬廄中的幾個馬伕頓時也懶得去抓雲楓了,幾個人爭先恐後的幫著周天予牽馬。

雲楓坐在馬車上看著漸漸遠去的身影,自言自語的說道:“京西南路,寒家、周家馬幫,這世界簡直太有趣了。”

馬伕們都在跪舔周天予,自然無人發現雲楓的不尋常。

馬車中的雲楓忽然往後挪了半米,整個人藏在馬車上閉目養神,腦海中的記憶湧現出來。

雲楓,天朝穿越者。

在三年前融入到這具身體中,和原本身體的主人爭奪身體的控製權,這具身體自然也就變成了傻子。

他雲楓,華夏天朝隱世家族中的佼佼者,從小受到精心培養,無論以後經商還是做科研都綽綽有餘。

這一世,大康帝國開國將軍,平津侯雲無病後人,他雲楓乃是旁係一脈最小的兒子。

前身到邊境襄州遊曆被雲楓穿越了,兩個人的靈魂就僵持了三年的時間。

原身被雲楓用水磨的功夫慢慢的磨滅了靈魂。

兩個人的記憶融合,靈魂卻是雲楓的。

伸手在鼻尖摸了一把,一抹鮮血出現在手指上。

“還真的是運氣,靈魂和身體剛剛融合我根本冇有還手之力,如果這個周少爺真給我來一刀,那才叫冤死了呢!”雲楓自言自語。

一縷女兒香入鼻,那個絕美的身影似乎出現在眼前。

雲楓差點笑出聲:“上輩子從小到大隻知道學習,這輩子冇想到平白無故的多了個京西南路第一美人當老婆。”

“終於不用被老頭子帶去聯姻了。”

想到寒雨瑤的絕美容顏,雲楓的心情大好。

至於讓他離開寒家,讓他趕緊逃命這種事,雲楓準備當做耳旁風。

當了三年傻子,被人嘲笑,被人欺負,被人淩辱。

今天他還要被釘在恥辱柱上,再讓他永遠的閉上嘴。

雲楓纔不乾呢:“明明好不容易拿到身體的所有權,重新活這一回!”

“怎麼可能讓你們再害死一次?”

雲楓收拾了下馬車上的東西,下車伸了個懶腰。

看著眼前的寒林雅苑,臉上漸漸的掛上笑容。

“三年的時間,寒雨瑤不僅冇有嘲笑過我,還和我這個傻子一起熬過他重病的那段時間,互相鼓勵,互相扶持,最近這半年她反而拖著重病的身體儘量照顧我這個傻子。這也算是相濡以沫,共過患難了。”

“這樣的妻子,誰能捨得?”

雲楓望著眼前的寒林雅苑門廊,大踏步的走過去。

用隻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天予弗取,必受其咎。”

“寒雨瑤這妻子,我雲楓要定了。”

“天王老子來了也攔不住!”

“我雲楓說的!”

……

寒林雅苑後花園碧波亭外。

人潮洶湧,高官、豪商、世家門閥接踵而來,整個襄平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齊聚其中。

相熟的聚在亭子周圍一起高談闊論,陌生的在花園的人群中隨意和人聊著天,在大門口,雲楓悄無聲息的隱藏在角落,找了個曲水流觴的位置。

潺潺流水從上遊而過,一盤盤精美的小食從眼前緩緩而過,或半塊綠豆糕,或一杯濁酒,一個蘋果。

雲楓隱藏其中,看豪門相聚,飲茶吃糕點,悠然自得。

寒家的正堂中寒雨瑤為難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眼前寒同甫諂媚的將一杯茶水放在桌子上:“賢婿,喝杯茶潤潤喉嚨。”

周天予將麵前的茶杯推到一邊:“為時尚早啊!”

寒同甫趕緊詢問:“因何?”

周天予道:“貴府雨瑤小姐還是有夫之婦,此時自然不應該談婚論嫁。”

寒同甫頓時瞭然:“我已經讓老三去把那小子帶過來了,等他過來,立刻休夫。”

周天予將茶水端過來一飲而儘:“自然應當如此。”

兩個人推杯換盞,片刻的功夫有人推門而入。

“父親,那雲楓不在車裡!”

寒同甫麵若冰霜:“不見了?”

寒家三公子寒聰趕緊解釋:“有馬伕說,這雲楓趁著周公子來的時候大家伺候,跟著就一起進了宅子。”

寒同甫朗聲大笑:“他一個傻子,還能去哪兒?”

“來人,給我裡裡外外的徹查雅苑,一炷香的時間裡,給我把他抓回來!”

“是!”

門外家丁仆役立刻四散,尋找失蹤的七姑爺,雲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