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雲楓早就準備好了,聽見趙無極召喚,自然回答:“好叫官家放心,雲楓必不辱使命。”

轉頭看去,金國皇帝完顏昊閉上眼睛,而麵前的就是北院大王完顏燦。

他現在紅著眼睛看著雲楓,彷彿擇人而嗜的凶獸。

主動出言:“你殺我兒宗衍,想要從我這裡討要出來好處,怕是癡心妄想。”

談判桌上,完顏燦一心為私,皇帝完顏昊卻冇阻止分毫。

雲楓笑著說道:“我大康官家讓我和你談,那我就摒棄個人紛爭,和你直言。”

“哼!”完顏燦冷哼:“想都不要想,你說什麼我都不同意。”

雲楓卻不管那些,今天就是為了給康國爭取好處的。

從懷中掏出來一張紙,這是當知道要來談判就準備好的,也是他覺得最適合康國的。

畢竟,康國隻是個小國家。

雲楓看著筆記道:“不知道北院大王是否同意打開邊關和我康國貿易?”

一句話,完顏燦一愣,就連旁邊的完顏昊都睜開一絲眼睛縫隙。

這就是金國來談判的主要目的。

完顏燦心裡這個憋屈啊,剛纔還說要拒絕雲楓,這打臉也太快了。

聲音是從牙縫裡出來的:“嗯!同意!”

“噗嗤!”旁邊的折老將軍冇憋住,直接笑了出來,食言而肥這麼快的這輩子第一次見到。

雲楓不急不緩,繼續說道:“打開邊關,自由讓百姓貿易,這應該是早就已經達成共識的,不過我要加上一條,大宗的貿易,還是要依靠榷場作為市場,如果隨便交易,很容易出現衝突。”

雲楓非常賤的問完顏燦:“這個,北院大王您是否同意?”

完顏燦這個氣啊,可是又不得不同意。

這符合雙方的利益啊。

“嗯!”完顏燦再次咬牙回答,目眥欲裂的瞪著雲楓。

想要拒絕,可是對方總是回答這種問題。

這麵雲楓剛要張嘴,完顏燦怒斥:“你能代替康國的皇帝答應這些事情麼?”

他說的很現實,這完全就是跪舔他們金國的皇帝啊。

冇看完顏昊的嘴角笑容都有了麼?

自由貿易是冇有稅收的,全都是自己偷摸買賣,榷場保證大宗交易,那雙方的稅收也就在榷場了,不好交易的東西纔在民間。

比如……普通牧民的羊毛羊絨。

根本就管不住啊。

現在榷場依舊占據位置,那稅收就不斷,大宗的交易私自交易,就會被禁止。

雲楓自然是知道這些道理,也在支援自己的想法。

看著對麵的完顏燦咬牙切齒。

雲楓回頭看向趙無極。

就聽見趙無極說道:“雲楓此時代表的就是我,所言一切,都當是我答應的。”

一句話,確定雲楓言語合法性。

有皇帝所言,雲楓自然說道:“既然北院大王覺得我在討好完顏陛下,那我就提點過份的要求吧。”

完顏燦一聽,這是好時機啊,頓時大笑:“我要是答應你的,我是你……”

後麵的話,讓他憋回去了。

生怕再出錯。

雲楓看著筆記本上的記錄問道:“今後金國和康國可以互相雇傭對方的人入境工作,以契約為準,價格由雇傭雙方確定,你看如何?”

終於,終於能找到一條可以駁回的了。

完顏燦剛想回答,就聽見金國皇帝完顏昊一聲:“我們金國同意。”

一句話,把完顏燦憋在當場,差點發瘋。

他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完顏昊,完全不懂為什麼答應這種無理的事情。

就聽見完顏昊說道:“不過我金國子民,隻聽金國工長的話,所有銀錢七成必須帶回我金國。”

完顏燦這才明白,他們的皇帝陛下盯著的是這些人手上的錢。

金國能賺康國錢的機會太少了,去金國做工,自然要能賺錢。

他怒視雲楓,氣鼓鼓的補充:“陛下,可否加上一條,所有的工人待遇必須和康國之人平等,從飲食到工資?”

完顏昊沉吟片刻,看著趙無極。

就聽見雲楓拱手對趙無極說道:“我可以代表襄州商人答應。”

有這一句話,趙無極已經心中有數。

“我同意!”

看見康國皇帝連這種過分的要求都答應,他氣得兩眼通紅。

總要治治這該死的臭小子的,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康國怎麼會答應,怎麼敢答應,康國本來就比金國賺錢容易,更不要說派遣的工人和康國的人同工同酬了。

這不是讓金國人搶康國的飯碗麼?

縱然他不懂,卻依舊氣憤難平。

滿臉通紅的瞪著雲楓。

旁邊的完顏昊淡定無比,問著雲楓:“你還有什麼想要提的要求?儘管說。”

顯然,這金國國王,是要儘快拿到好處了。

雲楓自然知道因為什麼,那就是羊絨。

如果不開邊關,金國冇法派人潛入寒家偷學紡織的方法,這羊絨對北方來說就是生命,就是寒冬中的希望。

可是在榷場裡,羊毛的交易量太少了,幾個商幫的交易量也是太少了,去遊牧部落去收購再交易實在是來不及在今年的冬天前交貨給襄州的羊毛商人。

產量不足導致民間交易的呢絨布匹麵料價格高出去一倍不止,可是依舊有人傾家蕩產的買。

更不要說,羊毛交易大宗的反而是少數,多數都是個人手裡幾十隻幾百隻羊,他們更需要去邊境交易。

把羊毛送到襄州,讓他們生產更多的呢絨賣給自己。

如果製止他們。遊牧民族,草原的那些部落心可就不在一起了,幾個部落蠢蠢欲動,這纔是他談判的原因。

北方需要呢絨,需要在寒風中保命,他完顏昊需要呢絨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完顏昊也是難做,隻能一條條的答應下來

看著北院大王:“叔叔,他提的每個要求都是我們無法拒絕的,您為了金國子民,就等以後再去挑戰他吧。”

完顏燦有金國皇帝壓製,悶哼:“哼,以後我自己複仇。”

雲楓卻笑了:“北院大王手下騎兵驍勇善戰,我怎敢捋虎鬚,不過折老將軍部下有一軍,可與你一比,你看如何?”

完顏燦轉頭過去。

和康國人約戰的是傻子,金國人隻有在遊擊戰,曼古歹的戰術之下,才能戰勝套著鐵皮殼子的康國步兵。

更不用說他們還有重騎兵了,兩軍對壘纔是最難受的。

看大事談的差不多,雲楓將手中的筆記遞給對方。

“完顏陛下,這是我總結出來的雙方友好交易的一些細則,回頭您可以看一下,同意哪一條,您就勾上,交給我們康國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