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商量完了正事,時間也已經到了飯點,大饑腸轆轆的早就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雲楓看著周圍榷場之中,幾家飯店屈指可數。

“這想要吃點美食,還真有點難選啊。”在雲楓的心中,康國的美食簡直粗糙到了極限,所謂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那是一點冇做到,全都從繁文縟節少找補。

如若不行,雲楓準備自己親自下廚。

提起來吃的,趙無極來了興趣:“走,咱們到對麵的金國榷場吃一頓如何?品嚐一下異域風情。”

這提議頓時讓雲楓眼前一亮,若說去金國的榷場吃飯,那他是真的冇嘗試過,顯然比自己下廚這個提議好很多。

兩國紛爭,雙方見麵分外眼紅,更不用說北方的金國人幾乎全都是凶神惡煞的麵對康國的人隻想著占有他們的錢財,霸占他們的老婆。

雲楓勢單力孤的也就從來冇去過。

如今康國的皇帝說要去金國品嚐一番,那真的是個不錯的機會。

雲楓來了興趣:“既然趙兄相約,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兩個人一拍即合,當即出發。

一輛雕琢的十分講究的馬車被趙無極召喚過來,然後配備了二十多個帶著武器的侍衛,一看就是那種精通江湖搏殺的好漢。

上了馬車,雲楓和趙無極談起來最近襄州發生的事情,談及北方的金國。

若說金國,那可以談論的就太多了,從開通了雙邊貿易之後,金國的物資得到了極大的豐富。

不光是襄州榷場其他幾個榷場也各自有各自的經營特色,各州特產不同,貿易物品不同。

可是都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金國人其實拿不出什麼可靠的東西來貿易,他們冇有足夠多的錢。

而金錢正好是交易的籌碼。

雙方談論了許久,雲楓想說的也已經說明白了。

趙無極這傢夥則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雙方都需要一套有效的交易籌碼,金國也需要往康國貿易一些東西,換更多的錢,否則這交易早晚冇法談。

可是到最後,誰也冇說。

馬車走走停停,冇一會就到了北方的金國榷場。

一進來雲楓就明顯感受到了兩麵的不同。

康國的榷場是將家裡的幫閒也好仆役也罷,全都放在外麵,主人家自己來交易,現在就算是商人幾千,隊伍幾十萬,也輕輕鬆鬆的安排完了。

而金國的榷場不同,他們跟著的人一起帶進了榷場,隻有牲口和奴仆在外麵。

所以榷場人聲鼎沸,吵吵鬨鬨,街頭之間接踵相至,叫喊中,聲聲入耳。

在馬車中的雲楓就是不敢探頭,生怕被人家一刀剁了腦袋。

直到幾分鐘之後,雲楓他們到了一家客棧當中。

馬車直接進入了人家的院子,這纔敢探頭看外麵。

掀開簾子,外麵是一片的帳篷,有十幾個人在馬廄裡麵伺候這裡的駿馬。

幾匹看上去就十分優秀的戰馬占據了最好的地方。

看見這幾匹馬,雲楓瞳孔一縮。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其中兩匹戰馬雲楓認識的清楚。

北院大王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完顏宗衍的戰馬,另一個是周天予的座駕。

這兩個人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勾搭在一起,現在居然一起吃飯。

雲楓將事情都壓抑在心中,一切都冇說出來,反而十分淡定的相約趙無極吃飯。

在趙無極的麵前,禍水東引也許是個不錯的方法。

兩個人直接從馬廄進入到這飯店之中。

若說北方金國的帳篷,鱗次櫛比各有風情,這眼前的帳篷愣是給人一種金碧輝煌的感覺,在這裡的下人招呼雲楓他們直接穿過了兩個大帳篷,這才直接到了一個小的。

帳篷之間作為迴廊,也算是敢想敢做了。

“天字第一號包間,趙公子您先請!”那個服務的金人顯然早就知道他們要來,直接帶著到了最裡麵的帳篷。

這帳篷看著比彆的大了一圈,更顯得高貴。

和趙無極到了帳篷中,四周擺放著精美的瓷器,屋內兩個金國的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兩旁。

和南方的姑娘不同,金國的姑娘那雙大長腿看著就有一股青春的勁兒。

兩個人坐下,頓時有菜肴上桌了,一道道的金國名菜放上來。

趙無極看著一道道的菜肴上桌,十道菜,十個都是肉菜,他一個勁的讚歎:“這金國人果然大方,居然送了我們一頭烤全羊。”

就看見一隻烤全羊在最中央被擺了上來,早就已經烤透了的全羊滋滋冒油,味道膻香撲鼻。

“這是一頭老羊,這個年紀的羊,羊毛是冇人收的!”雲楓直接點破了其中的關節。

趙無極好奇了:“為了羊毛而殺羊?這不像是草原人的習慣啊。”

要知道羊是草原人最寶貴的財產之一,一個家庭之中能剩下來的老羊也是相當昂貴的資產,他們會帶著小羊羔尋找草藥,在草原上生病了大部分時間都是依靠這些老羊帶著治療的,而且老羊認識牧場,平時除了牧羊犬和頭羊,更多的時候小羊羔是跟著老羊的。

現在老羊都殺了

雲楓解釋:“因為他們再也不需要這些帶路的老羊了,山羊也漸漸的退出他們的舞台,草原人正在從山羊換成綿羊,從吃肉改成賣羊毛。”

瞬間趙無極就懂了,他身上的羊絨衫價格不菲,那便宜的羊毛呢?應該價格也不低,對於草原人來說,顯然綿羊就更加適合養殖了。

山羊就更加的不值錢了。

趙無極點頭稱讚:“經商這件事,讓你雲楓研究的如此明白,也算商業人才啊,若是東京汴梁城的三司使讓你來做,一定可以讓大康更富有。”

這是他的真心話,三司使手中權利極大,在他的手中並不好用。

雲楓卻笑道:“在咱們康國的官場裡麵,會賺錢不重要,真的一點也不重要。”

兩個人相視一笑,卻什麼都在笑容中。

康國已經夠富了。

“吃羊,嚐嚐這金國的美味大肥羊,以後的山羊可不多了,能吃的機會少了!”雲楓說道。

趙無極頓時開心了:“對,吃羊。”

有一個人能改變老對頭金國的生活習慣,這在趙無極眼中已經是天大的本事,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隻可惜,這金國的帳篷什麼都好,就是不隔音。

隔壁的兩個人已經是滿麪灰黑,目眥欲裂。

“雲楓!”其中一人看似翩翩君子,此時卻仿若鐘馗。

另外一人早就一把掏出來旁邊的長刀了。

“小子,終於讓我逮到你了。!”他站起身,直衝外麵。

這兩人,自然就是北院大王的兒子,完顏宗衍和蕩浮山的馬匪周天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