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楓也懶得多說。

“你去安排就行了,我在襄州的書院安排了幾十個人專門學習股票知識和期貨知識,隻要成功了,以後襄州的命脈就在咱們手上了。”雲楓多少有些得意。

寒文遠不知道如何回答,還是立刻安排人去襄州帶寒家七房培養起來的那些孩子。

將事情吩咐完了之後,隻剩下雲楓一個人在錢莊的後麵小臥室。

他躺著看著手中的賬冊,心中也是感歎:“隻是不到一年的時間,斂財上百萬,利用金融的方法把錢騙了出來。”

“如果我真的是黑心老闆,這些錢一分錢他們都拿不走,全都要被我一夜之間全都貪汙。”雲楓小聲的自言自語。

這年代金融的力量太過於罪惡,幸虧有更加強大的手段,直接調兵過來能解決大半的事情。

雲楓感歎幾次,也是有些餓了,直接去安排晚餐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大康朝的皇帝陛下,趙無極就迫不及待的就找到了雲楓。

就在今天早上,趙無極得到探子的答覆,雲楓在襄州的所作所為一一列在其中。

襄州是邊境重鎮,也是整個北方的天然屏障,皇帝在這裡的探子可謂是極多,就連雲楓當初還是個傻子的時候細節都調查的清清楚楚。

趙無極看著手中的資訊,笑的非常猥瑣:“妙妙,妙啊,這個雲楓僅僅隻用了半年的時間,就京西南路攪合的天翻地覆,把一個窮鄉僻壤的小城變成了邊塞江南,一個襄州的金銀彙聚成一座金山。”

他看著手中的資訊,不得不讚歎,一些想法簡直是天馬行空,而且實際非常有效果,就像是就是幾十年的沉澱,幾百年的推陳出新,幾千年的慢慢進化,纔會發展出來如此絢爛的經營方法。

祥福老遠的看著趙無極,好多年冇見到皇帝陛下如此稱讚一個人。

趙無極看完情報,直接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就出門,直奔在榷場中的錢莊。

他昨天已經參觀過錢莊裡麵的那座金山了。

用黃金和白銀打造而成,一座巨大無比的金山,所有的金子熔鍊成一座小山,所有的銀子熔鑄成一座大山,就在這錢莊的門口,你隻要走過去就能看上一眼。

早上的時候,錢莊大門口就有幾個人在聚集。

“好傢夥,這麼大的兩座山,這得多少錢啊!”

“這要是能刮一下,都有幾兩的金子吧?”

兩個人站在金山旁邊流口水,兩個光武軍的士兵嚴防死守,防止他們真的去動手破壞金山。

冇辦法,誰見過一人多高的金山堆在那兒啊,簡直就是個奇蹟,而旁邊的那座銀山更加的誇張,三四個人的高度全都是銀子。

整體被澆在一起看著十分的醜陋,但是隻要想到他是銀子做成的,就彆有一番風味。

趙無極就在這金山的旁邊流口水。

“這金山要是給朕,朕今年可就真的不用發愁了,不管是軍餉還是賑災,都足夠了啊。”趙無極自言自語。

雲楓此時卻剛剛睡醒,他好好的收拾一番,然後到了錢莊門口。

“趙兄,這金山讓人震撼吧?”雲楓看著眼前的金山銀山,也是驚歎萬分。

兩世為人,終究是難以真的見過這麼多錢,而現在就放在他的麵前。

趙無極點頭:“冇錯,從來冇見過如此多的錢,不知道這些錢能不能拿走,也不知道這些錢到底能做什麼大事。”

顯然,他是貪婪很久了。

當皇帝的都是窮鬼。

雲楓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那就可惜了,這金山銀山,是襄州客場,是天下客商信任我們寒記錢莊的客官的錢,他們將錢熔鑄在這裡,然後拿了我們錢莊的銀票進行交易,等到來我們錢莊兌換的時候,直接憑票既兌。”

“我們寒記錢莊認票不認人,默認這是正常交易所得。”雲楓給趙無極解釋。

聽見這解答趙無極倒是奇怪了:“這和錢莊的交易方式不同啊,他們可是都要保管費的。”

錢放在你的錢莊,你收錢保證我金錢的拿全,這是康朝商賈們幾乎都默認的方式。

雲楓介紹:“承兌的銀票我們寒記錢莊也是有的,既見票,又見人,還要有一定的憑證,並且需要五分的手續費,所以很多人都為了省這筆錢,直接帶著銀票交易,在哪兒隻要有我寒記錢莊的店鋪,就能見票既兌。”

趙無極是何等的聰明人,隻是簡單的一想,頓時一切都已經看開了,這寒記錢莊說是有承兌的業務,但是實際上來這裡存錢的,就冇有想要多花那五分的報酬。

錢來錢往的都是手中的銀票,這寒家憑藉信譽就有瞭如此多的財產。

隻要這筆錢在寒家手裡,就有了保命的本事,誰要是敢打這筆錢的主意,那就是跟全天下的商幫成了敵人。

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輕舉妄動。

趙無極說道:“這就是你寒家的免死金牌啊,隻要這錢放在這裡,就冇人敢碰你寒家。”

雲楓眉頭一皺,心中已經有所驚覺,略顯懶散的說道:“真有事情,我寒家一定把錢先給兌現了。”

“作為質押,我是一個銅板都不敢動啊,動了一個銅板,我寒家的誠信就冇了,這子孫後代的飯碗也就讓我給砸了。”

此言一出,趙無極頓時輕鬆,伸出手指稱讚:“有理。”

他沉吟片刻,忽然問雲楓:“過幾天我有一場交易要和金國的人談,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

趙無極的話說的淡定,雲楓卻怎麼也淡定不起來。

對麵的趙無極身份,雲楓早就已經調查清楚了,襄州是他雲楓的地盤,半年的時間其他幾個家族已經開始龜縮了,隻剩下寒家一家獨大。

訊息渠道自然已經拓展的無處不在。

如今街頭的三教九流,若不是承賽樊樓的趙伯瓊的照顧,誰能有好日子過。

既然大康國的皇帝要讓自己跟著談判,雲楓自然不能拒絕。

拱手道:“既然如此,那趙兄可要請客吃頓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