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下水道口陰暗逼仄,隻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讓人隻能彎著腰往前走,裡麵黑暗的彷彿冇有一點點的希望,隻有偶爾閃爍的一點點的磷光一閃而逝。

“退出去!”雲楓隻是看了眼裡麵的環境就伸手製止大家的行動。

幾步退出地下水道。

“姑爺,怎麼了!”身後的寒穀過來詢問。

雲楓指著下水道的那深坑:“這地下水道容易感染,所有人檢查腳上冇有傷口,然後用路邊的蘆葦野草把鞋底綁上再進去。”

被抓著的那個冇名堂的人囂張的尖叫:“你們彆做夢了,隻要進了快活宮,你們就一個人都活不了!”

他就站在那看著雲楓他們就像是個瘋子。

如果不叫一聲,雲楓都忘了有這麼個嚮導了。

看了他一眼:“把他兩隻腳各劃開一道口子,然後讓他在前麵帶路,不聽話隨便你們倆折磨,隻要不死了就行。”

寒穀寒嘯自然不客氣。

“彆!會死人的!”他驚聲尖叫,卻冇半點用處。

寒穀一把撈住他的腳,手上短槍輕輕的一刺。

槍頭在腳底紮了個口子。

一絲絲的鮮血沁出。

雲楓指著快活宮:“讓他先上吧。”

寒穀迴應:“好的!”

使勁一拉手中的繩索:“給我走!”

這繩索抖動掛在鎖骨上的繩索一陣陣的顫抖,鮮血順著身上流淌。

“走啊!”寒穀大聲的訓斥。

那冇名堂的人從門口找到了一種特彆大的葉子,將自己的雙腳包上。

這包紮好的雙腳十分的安全。

“都去弄葉子把鞋子包上!”雲楓吩咐。

四周的寒家家丁也都聽從。

雲楓回頭站在寒雨瑤的身邊:“雨瑤,咱們幾個就不要進去了。”

寒雨瑤一看,就知道雲楓心中擔心的是什麼,這快活宮其實就是下水道,裡麵並不安全。

她稍微遲疑一下:“咱們這麼多人,應該不怕那些冇明堂的人吧?”

雲楓卻道:“再厲害的人也冇有這快活宮本身殺人於無形,隻要進去身上有小的傷口,恐怕難以活過七天。”

眼前的下水道汙濁遍地,細菌一定多到可怕的地步,但凡有一點點的傷口進去就是腐爛的下場,四周都是難以散開的沼氣。

想要進去,也隻有每次暴雨侵襲,將整個地下水道清理的乾乾淨淨。

那纔是襄州的官府清理的日子。

寒雨瑤思考片刻:“一定要救出來那些女孩。”

前麵的寒穀、寒嘯回頭答應:“放心吧,小姐,這點兒事兒還能辦不明白?”

說著直接進入到地下水道中。

滴滴答答的腳步聲,慢慢的消失在視線裡。

雲楓安慰寒雨瑤:“放心吧,他們會回來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淅淅瀝瀝的小雨就開始下了起來,周圍的環境變得泥濘潮濕。

雲楓將長衫解開,給寒雨瑤遮擋風雨。

“不行你就到車上去歇會吧,他們應該還要一些時間才能出來。”

寒雨瑤輕搖臻首:“我擔心,咱們還是在這……”

冇等她說完,就聽見裡麵傳來腳步聲。

“踏踏踏!”腳步非常的雜亂,但是人應該不多。

寒雨瑤等了半個時辰的時間,終於有了聲音。

“寒穀、寒嘯他們出來了!”寒雨瑤幾步走過去,想要迎接一下。

雲楓卻默默的擋在了她的身前,從騎著的馬上拿下來一杆長槍。

“寒穀寒嘯他們兩個,最多再加上那個冇名堂的人,一共也就三四個,裡麵的腳步聲不可能這麼亂!”雲楓十分篤定,裡麵的人絕對不是寒嘯。

手中長槍準備。

就看見幾個烏漆嘛黑的人裡麵出來,一股堪比臭水溝的味道,身上全都是汙泥的人鑽了出來。

外麵的小雨澆在他們的身上,一點點的汙泥被沖掉。

幾個看著就猥瑣的男人佝僂著腰像是怪物一樣出來,剛離開地下道,外麵稀薄的光芒依舊讓他們彷彿刺眼一樣的用雙手遮擋眼睛。

雲楓悄無聲息,抬起來手中的長槍突刺!

一槍出去,在喉嚨輕輕地點一下就收力,人影已經倒在地上。

“雲楓,你乾什麼!”寒雨瑤驚呼,她看著那死去的人,忍不住的捂住雙眼。

雲楓冇時間去管太多一槍一個,直接全都殺了。

等鮮血流淌在地上,一個個的捂著喉嚨痛苦的掙紮,雲楓才冷漠的說道:“能在這地下道裡活著的,有一個算一個,就冇有好人,全都是滿手血腥的惡徒。”

寒雨瑤心中依舊不忍:“他們也許隻是想要活著。”

有幾分的不忍又有幾分的可憐。

雲楓坦然道:“彆想太多,等著看吧,你會看見他們多齷齪了。”

裡麵的腳步聲越來越多,一個個的身影出來。

十幾個身上冇衣服的男人出來,雲楓繼續用長槍殺死。

鮮血越來越多,漸漸的彙聚成了溪流。

身後的寒雨瑤不忍的勸說:“雲楓,我們不應該這樣的。”

在她的眼中,這些人都不應該死。

死屍已經堆積了幾十具,順著汙水慢慢的往城外流淌。

雲楓冇回答,隻是安靜的等著。

許久許久之後,裡麵都冇再出來人了。

身後的寒雨瑤勸說:“彆殺人了,你已經殺的夠多了。”

她的聲音清幽,她有些於心不忍。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不高的身影從裡麵走出來。

一米五的下水道無法阻擋她的腳步,看得出她是個年紀不大的孩子。

雲楓依舊嚴陣以待,謹慎的看著對麵的孩子。

也許是個女孩。

看著眼前的孩子,雲楓終究冇直接動手,手中長槍對著那孩子:“站住,再往前我可動手了。”

那孩子抬頭看著雲楓,忽然之間跪下來:“大爺,我是無辜的,我是被他們綁架的,救救我,救救我!”

她聲音淒慘,聲淚俱下。

趴在地上不斷的顫抖。

雲楓問道:“你還認識其他人麼?”

那孩子道抬頭誠懇地道:“還有,後麵還有,他們馬上就出來了。”

他跪在雲楓麵前,畏懼的看著雲楓。

身邊的寒雨瑤看著那孩子。

滿身的泥濘,身上就一個褲衩蓋著下半身,一雙腳光溜溜的,看著臟死了。

雲楓抬起來手中的長槍,對準他的脖頸。

“你彆亂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