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拿出蠟燭和皂角就去金陵和廣陵兩地開拓市場。

蠟燭還可以偽裝,皂角就有些明顯的超越時代了,而在雲楓心中的紡織業,那將徹底崩潰掉北方和南方兩個市場,以後這天底下的窮人將會都有衣服穿。

當然,這衣服上的布料姓氏都姓寒。

而士大夫們,以後用著廉價的蠟燭,也不會太多的反對意見。

畢竟文人們需要秉燭夜談,莘莘學子需要點燈熬油的學習四書五經。

文人的事兒,不叫生意,窮人的最後一件衣服,也不叫生意。

雲楓思索片刻,對費七安說道:“費兄說笑了,這蠟燭皂角產量有限,如今產量已然已經到了極限,難以再開發,隻是這金陵和廣陵,卻是不得不考慮,以後若是產量充足,自然會賣過去。”

費七安心中對雲楓的話有一定的認知,他小聲的說:“我們費家其實在金陵也有蠟燭銷售,你若是想要賣一些,倒是可以合作。”

“如此,麻煩雲兄了。”如果有費七安合作,這蠟燭悄無聲息的賣去南方,自然可以大賺一筆,寒家千口人,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想要保住自己,需要的錢就是天文數字。

兩個人心照不宣,已經把事情放在心裡,日後再談。

此時無事,費七安第一時間給雲楓接風洗塵。

賽樊樓去,洗澡汗蒸。

心中牽掛,自然有牢頭趙立忙活,襄州誰坑害自己,也有人調查,此處一一,不再細說。

兩個人在塞樊樓好生洗漱一番,再看幾場相撲比賽。

那自然是舒服非常了。

繡勒帛在賽樊樓吃喝訓練,早就已經壯碩起來,再加上如今收入與日俱增,每次比賽的獎金都足夠家中使用,他在家中的地位也是與日俱增,爹孃兄弟對她那是畢恭畢敬。

賽樊樓的廚房也招來了十幾個廚師的學徒,從一開始的切墩摘菜開始慢慢的培養,班小樓是大師傅,隻是上灶台炒菜,上菜的速度飛快。

特彆是鹵味掛烤,都是早就備料的,直接切墩擺盤就能上菜。

好酒好菜,看著一場不算激烈,但是秀色可餐的女相撲比賽,也算是跟著康朝這些文人雅士享受了一把康朝風光。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人也開始了下一輪的快樂,雲楓卻告退。

留下費七安繼續快樂,自己直奔寒林雅苑,直奔家裡。

……

寒林雅苑,七房小院子之中,雲楓手中拿著一封書信,腳下踉踉蹌蹌的回來。

此時已過酉時,院子裡安靜的可怕,兩盞燈籠照亮了七房門口的道路。

在襄州,夏天的夜風也有幾分的涼薄,吹在身上那是透心涼。

就算是有幾分的酒醉,此時也已經清醒了。

走到七房的門廊外麵,安靜的花園中有朗朗的讀書聲。

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票盪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

南言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南言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

聲聲朗讀,聲聲入耳,雲楓多了幾分的好奇。

多走了兩步,就看見在自己家中的大門口,三個年輕人正坐在台階上抱著一本書朗讀。

看樣子已經學習了好久了,卻依舊不捨得離開。

雲楓靠近,似是聽見腳步聲,其中一人抬頭便看到雲楓。

他站起來躬身行禮:“七姑爺好!”

幾個人恭恭敬敬,雲楓看過去,頓時心中多了幾分的歡喜。

這幾個孩子有一個是寒家三房管事的兒子,另外兩個是福伯的小孫子。

雲楓擺擺手:“不用多禮,好好讀書,以後爭取考個童生,也算是光耀門楣,若是能考上秀才,你們姑爺我親自給你們設宴慶祝,以後給你們從七房族人裡找個漂亮的媳婦。”

三個半大小子都是剛剛十歲出頭的年紀,頓時弄了個大紅臉。

“姑爺,您說笑了。”福伯大孫子紅著臉說道。

雲楓看著幾個好學的孩子:“等寒家七房的族學重新開了,你們一起去學習吧,咱們七房有教無類。”

兩個福伯的孩子喜上眉梢,唯獨那三房的孩子,默默的往旁邊蜷縮一點。

看著孩子可憐樣,對他說道:“叫聲七姑爺聽聽!”

那孩子委屈巴巴的,抬頭看著雲楓小聲說道:“七姑爺。”

“冇聽見,晚上冇吃飯麼?”雲楓聲音嚴厲。

孩子差點兒哭出來,卻堅定的道:“七姑爺!”

聲音很大,院子裡的人都被驚醒。

雲楓這纔過去揉揉孩子的腦袋:“以後自信點,說話大聲點,彆那麼慫!”

說著,雲楓進了院子裡。

留下一句:“叫什麼名字,大聲的告訴我,等七房族學開課,允許你和他們一起上學,待遇相同,若是有人說閒話,記得找我。”

人進入到院子中。

孩子卻滿臉淚水:“我王昌鳴,謝謝,七姑爺!”

聲音很大,很嘹亮,稚氣未脫,卻很動聽。

雲楓讚道:“十年苦讀,十年不鳴,一鳴文昌,一鳴驚人!”

“好名字!”

說完,雲楓已經到了院子中。

小屁孩王昌鳴眼淚劈裡啪啦的往下掉。

“謝謝七姑爺,這名字……”

“我爹照著何昌明老秀才的名字起的。”

前麵的雲楓差點一個踉蹌摔個狗吃屎。

回頭瞪了他一眼:“好好學習!”

說完,趕緊加快腳步。

人到了院子裡,家中的雜役和奴婢已經出來。

小桃紅拿著熱毛巾身後跟著丫鬟小玉端著銅盆。

“姑爺,您回來了!”她聲音溫柔,靠在雲楓身邊,將毛巾鋪開交給雲楓。

熱毛巾往自己的臉上蓋住,然後輕輕的揉搓,溫暖的讓酒意一下子就徹底消化了。

“雨瑤睡了冇?如果睡了就不要打擾她了。”雲楓問小桃紅。

寒雨瑤的聲音帶著幾分的小脾氣:“你猜我睡了冇?自己從襄州回來,一頭鑽進了襄州大牢享福,讓我們在外麵擔驚受怕的。”

倩麗的人影從房間內走出來,麵若寒霜,卻能看出來有些心急,快步走過來。

站在了雲楓的麵前,一張俊俏的小臉抬起來看著雲楓。

嗬氣如蘭,在雲楓的眼中一直不苟言笑的寒雨瑤臉上居然泛起紅暈。

雲楓想入非非,心跳加速。

看著她的眼睛,慢慢的低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