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林雅舍中發生的事情雲楓自然不知道,此時的他悶在大牢裡,有種難以呼吸的感覺。

大牢裡的雲楓越想事情是越來越不對,這王主簿來耀武揚威一番也就算了,可把自己困在這裡,他們有什麼辦法謀奪自己的秘方。

做蠟燭也好,香皂也罷,那都是旁枝末節,來自未來的知識足夠他創業無數次。

雲楓所擔心的,無非家中妻子和未來擴張的基礎。

冇一會兒的時候,雲楓就在牢房裡坐不住了,他拿起來手中的鑰匙。

那是一根非常奇特的鑰匙,整個鑰匙就是一根細棍。

很容易就能在大門上找到鑰匙孔。

雲楓找到了鑰匙孔,對著鎖芯就戳了過去。

正這時候,忽然聽見外麵嘈雜的聲音。

“給我進去,彆惹事兒!”是獄卒的聲音。

雲楓側耳傾聽,兩個獄卒罵罵咧咧的送來人,罵罵咧咧的走了。

冇一會,外麵的大門傳來“哢嚓!”一聲,監獄的大門被關上。

“這兩個傢夥估計又要喝酒呢吧。”雲楓一笑,想要繼續開門。

剛剛將鑰匙懟進去,還冇等使勁呢。

就聽見“哢嚓!”一聲。

雲楓頓時停下了動作,側耳傾聽外麵的聲音。

本來死牢裡麵的人從來冇有說話,每天除了放飯的時候能知道這些死囚正在吃飯,其他的時候他們都安靜的像是個鬼一樣。

唯獨今天不同,死囚牢中,居然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你是來救人的,還是來殺人的。”說話的聲音非常溫柔,語氣和善。

冇有聲音回答。

隻有腳步踩在地麵的積水上的聲音。

“踏踏,踏踏!”

一步步的靠近,一步步的走到了雲楓牢門之前。

接著門鎖“咣咣咣”被鑿了三下。

雲楓一驚!

這傢夥在破壞鎖芯。

冇多想,雲楓將鑰匙往前一按。

“哢嚓!”

門鎖一動,大門漸鬆。

明顯對麵的人一愣,還小聲嘟囔:“這鎖芯不是應該壞了麼?”

冇管他如何吐槽,雲楓猛的一推大門。

“嘎吱!”一聲,牢門被打開,雲楓一個箭步衝出大門。

就看見眼前男人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尖嘴猴腮,兩眼灼灼冒著賊光。

手裡正握著半截的鐵鉤看著自己。

“你怎麼出來的!”他簡直太吃驚了,這牢門的鎖還冇開,人怎麼就出來了。

雲楓冇管那麼多,伸手一拽,將人一把拽進牢房。

隨後往後一扣。

牢門關上,那鎖芯自動鎖死。

人已經在了牢房外麵,雲楓到了現在依舊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人來破壞鎖芯。

冇等他多想,就聽見身後的大門被瘋狂拍打:“快!放我出去,那個雲楓跑了,彆點火!”

雲楓似乎反應過來什麼。

“彆倒火油,下麵是我!”那聲音尖銳,驚恐,慌張。

雲楓算是全都聽明白了,這人就是來破壞這監獄鎖孔的,到時候裡麵著火了,外麵的獄卒也打不開門。

萬萬冇想到,牢頭趙立居然準備了兩個鎖孔,讓雲楓自己就把這個大門給打開了。

現在來封門的人被關在裡麵。

雲楓站在門口默默的等待。

看著旁邊的牢房,一個個臭氣熏天的。

還是旁邊牢房那個人,他趴在欄杆上盯著雲楓:“你應該能出去吧?”

說話之間,甚至有幾分的不確定。

雲楓看了他一眼,這人身高大概一米六左右,陰暗中看不清長相。

“你想要乾什麼?”雲楓詢問。

那人坦誠的說道:“我在外麵有一千七百兩銀子,隻要你能帶我出去,錢都是你的。”

“這事兒你找牢頭,他給你找個替死鬼不就好了?”雲楓再問。

“我是死囚,襄州的死囚就冇有冒名頂替的可能。”那人再說。

說話的功夫,雲楓就聽見忽然身後“噗!”一聲,身邊的溫度驟然升高,整個地牢都震顫了一下。

雲楓所住的那間屋子頓時被大火充斥,外麵陰暗潮濕大火應該蔓延不出來。

不過雲楓是要真的要出去尋找下辦法了。

走之前雲楓多少有了半點惻隱之心,看了那人一眼:“怎麼進來的?”

那人賊兮兮的說道:“拍花子進來的,大爺您救我出去,我給您府上安排十個八個俊俏的小丫頭,保證大爺您滿意。”

江湖行話,拍花子也就是拐賣小女孩的。

就算是個殺人放火的江洋大盜,雲楓也可能有心軟的時候。

可這癩蛤蟆上腳麵的玩意。

雲楓搭理都冇搭理他,轉身直奔大牢外。

那人看著雲楓要走,趕緊大聲的喊著:“我還有存貨,還有好貨,我在外麵還藏著個最好的丫頭,經略使家的費大爺說她是什麼腰賽玉環,眉若西施,那文人怎麼說來著,若把丫頭比戲子,畫好畫壞都一樣,那叫一個俊就等著找個好窯子賣了,你要是救我,那丫頭就是你的了。”

如此無恥之徒,雲楓懶得搭理,隻是這孩子無辜,若是就放任他死在那裡……

雲楓轉頭詢問:“你進來幾個月的時間,那孩子豈不是早死了,莫要以為我傻。”

那人伸出來胳膊,胳膊上隻是稍微浮腫,並冇有太多惡瘡。

“我才被抓起來三天,我給那孩子留了吃的喝的,他死不了,死不了。”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樣,那人苦苦哀求。

雲楓默默將此事記在心裡,等回頭再去救人。

“等著吧!”

留下一句,雲楓直接出門。

大牢裡此事已經沸反盈天,一股火焰沖天,從院子的天井裡噴射出來,地牢裡就像是蒸籠,那大門冇一會就被燒了個透心涼,隻剩下了外麵的一層鐵皮。

雲楓走的乾淨,冇留戀那八卦鎮邪榻,也冇回頭。

打開大門,進了普通犯人的監牢,此時這裡吵鬨聲音不斷,幾個肮臟的傢夥伸著胳膊像是要抓雲楓一把。

“滾!”

眼看著一隻手差點碰到身上,雲楓嫌棄的讓開,加快腳步往前走。

外麵煙塵滾滾,等雲楓出來的時候幾個獄卒正在滅活,幾個人一桶一桶的水往下倒。

那角落裡的天井中火焰卻冇有半點的減弱。

烈火烹油,怎用水澆?

幾個獄卒看見雲楓出來,終於放鬆,手裡的水盆對著火場直接扔了進去。

“你出來了就好,不然頭非得撕了我們。”

雲楓微笑,剛想安慰幾句。

就聽見大門外一聲怒斥:“撮爾賊匪,居然越獄!”

“章成何在!給我拿下此逃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