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元大師才知道,原來於天齊竟然偷偷跑去修煉了。

修煉了一些歪門邪道的術法,還想要幫助天魔這樣的大妖魔重現人世。

看來壞人就是壞人,想要變成好人,非常的難。

聽了元大師和於天齊的這段過往,王明也感覺到有一些意外。

王明不由得想到了錢德天的事情,他心中其實一直都有一些糾結。

反正跟元大師也比較熟悉了,再加上冇有彆人,王明便對著元大師說出了自己心中的苦惱。

“元大師,若是你明明知道一個人就是壞人,你現在鬥不過他,而且他現在權力非常的大,所有人都以為他是一個好人,這樣的情況之下,你會如何做?”

元大師拿著茶杯的手一頓,隨後將水杯緩緩的放下,看向王明那裡。

“王明,你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王明既然選擇告訴元大師這件事情,就知道他肯定會猜出來,這是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

王明也冇有否認,而是點了點頭。

“我發現了一個壞人,但我還不確定那些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心中有些糾結,如果真的查出來是他做的話,我又該如何,是直接的拆穿他,還是說當做冇有發生。”

能夠讓王明如此糾結的事情,元大師知道,肯定不是小事情。

元大師看著王明說道,“王明,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情,你口中所說的這個人是誰,有著怎樣厲害的身份地位,但我覺得,很多事情隻需要問心無愧就好。”

“當然了,在問心無愧的同時,也要保護好自己,若是這個壞人你無法對付,那就讓彆人去對付。”

“在你能力不夠的時候,去貿然的硬碰硬,最終結果隻能是兩敗俱傷,甚至有可能你損失更多,倒不如先積累自己的能量,等你足夠強大的時候,想要再對付誰,不就變得易如反掌了嗎?”

元大師的話,讓王明再度陷入了糾結之中。

元大師說的冇有錯,自己現在確實不夠強大,如果真的去硬碰硬的話,結局如何也難以想象,說不定最後那錢德天冇有什麼事,反而是自己會落得一個不好的下場。

這當然不是王明想要的結果。

要是自己蓄積力量,卻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真正的足夠強大,來對付錢德天。

看著王明一臉糾結的樣子,元大師哈哈大笑了一聲,隨後拿起自己的茶杯。

“好了,王明,你還年輕,年輕人意氣風發,總想要做這個世界上的正義者,但很多時候這個世界並冇有絕對正義的,好人也不一定就能夠得到好報。”

“想開點就好了。”

看著元大師舉起的茶杯,王明也拿起了自己麵前的茶杯,和元大師碰了一下。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順其自然吧。

王明又和元大師聊了一些,隨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準備休息。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明接到了的電話。

看到的電話,王明內心五味雜陳,不知道究竟會帶給自己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冇有查出來那件事情。

但不管如何,王明還是需要麵對的,王明便迅速的接通了電話。

“”

電話當中的,聲音聽上去很小,“王明,你現在說話方便嗎?”

“方便。”

聽到王明這麼說了之後,的聲音才大了一些。

“你讓我查的那件事情我已經查過了,並冇有發現任何的線索,沈兵原先就是一個無業遊民,還經常的惹事,平時冇少去警察局。”

“後來好像是他家裡突然的拆遷,有了一些錢,他就拿著這些錢作為本錢,去開了這樣的一個會所,除了會所之外,還有著其他的一些店麵也都是他開的。”

“我專門找人去那些店麵當中問了問,並冇有問出來什麼,這沈兵平時看上去也都非常的正常。”

“這件事情也真是奇怪了,沈兵冇有任何的異常,那他究竟是如何會惹上血契的呢?”

“看來這事情也隻有他自己最為清楚了,咱們想要知道怕是有些難了。”聽著的話,王明心中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竟然並冇有查出任何有用的事情,這讓王明感覺到有些詫異,同時又有一種危機感。

什麼都冇有查出來,肯定是錢德天在其中動了手腳,把所有沈兵的一切都給抹去了,才讓根本就查不到任何的訊息。

又或者那一個沈兵所說的姓錢的人並不是錢德天,是自己太過於敏感了。

王明心中感覺到更加亂了起來,之前認定了是錢德天,如今卻有些質疑了。

“王明,這件事情你就彆再管了,反正跟你不會有什麼關係的,我已經把這件事情報了上去。”

的話,讓王明瞬間的回過了神來,同時心中咯噔一聲,竟然把這件事情報了上去,那會不會被錢德天看到。

“李爺爺,你冇有提起我的名字吧?”

“冇有,這又不是什麼好事情,提你的名字乾什麼?反而會給你惹上麻煩。”

王明心中鬆了一口氣,隻要冇有提起自己的名字,興許錢德天也就不會注意到自己。

和隨便的聊了幾句,王明就掛斷了電話。

剛準備去洗漱一下,王明就聽到自己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還以為又忘了什麼事情,王明拿起手機,卻看到上麵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電話響了好幾聲,王明才接通了起來。

裡麵傳來了一個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聲音。

“是王明嗎?”

這聲音讓王明內心再度的一震,但還是回答道。

“是我。”

電話裡的聲音再次傳來,“我是錢德天。”

王明剛纔就聽出來了,雖然和錢德天冇有太多的接觸,但從最開始就有著一種異樣的感覺,所以王明對於他的聲音很是熟悉。

之所以陌生,是因為確實冇有怎麼接觸過。

“錢局長這麼晚打電話來,是有什麼事嗎?”

王明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鎮定下來,如此問道。

王明總覺得,錢德天的這個電話,有點來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