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哭女的眼睛瞪得如銅鈴般大,身子愈發顫抖。

她直愣愣地傻站在原地,右手下意識地緊握住門把手,同時還用腳抵著門,遲遲不肯打開門讓壯漢進去。

這讓站在房門外的壯漢一頓著急,差點就要忍不住破口大罵出來。

不過他還是壓製住了自己的情緒,拚命地用眼神示意愛哭女,想讓她把房門完全打開。

可對方卻對此視若無睹,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的身後,彷彿被眼前的景象給吸引住了。

我身後難道有誰在嗎?

看著愛哭女空洞的眼神,壯漢忍不住想到。

他下意識地想要回過頭看看,他的身後是否真的有‘人’在。

但一想起進門詭遊戲的禁忌,他還是強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把注意力集中起來。

但恐懼是傳染的。

愛哭女在門口僵持得越久,壯漢就越覺得身後涼颼颼的。

不經意間,彷彿有一道寒風吹拂過他的脖頸,瞬間就讓他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哪怕像他這樣身高兩米的大塊頭,也經受不住大腦的胡思亂想。

冇過多久,冷汗就已經爬滿了壯漢的後背,他的意識都開始變得有些恍惚。

他現在隻想趕緊結束這個體驗感極其糟糕的遊戲。

直到這時,壯漢也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豬隊友。

明明可以按照規則遊戲順利進行下去,但經過愛哭女這麼一折騰,他就算冇有病,也要被嚇出病了。

如果愛哭女此時願意鬆開門把手放他進去,他甚至願意喊她一聲姑奶奶。

隻可惜這個女人被嚇住了力氣居然還這麼大,這房門卡在一半就連壯漢都推不動。

可想而知她在黑暗中是看到些什麼。

而這一幕在陸離他們看來就顯得分外怪異了。

由於房門是虛掩的,他們甚至看不到房間外麵的景象。

隻知道對方開門開到一半,身子就僵硬住了,就好像著魔了一般。

而整個過程其實隻持續了一分鐘不到,但在壯漢的眼裡卻彷彿度日如年。

就在他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愛哭女突然渾身一抖,眼睛慢慢地聚焦起來。

幾秒鐘後,她的眼神終於恢複清明,盯著屋外看了會,這纔打開房門讓壯漢進來。

眼看愛哭女終於恢複正常,壯漢差點喜極而泣,他剛剛都以為自己要寄了,就連遺言都準備好了。

結果對麵這個女人竟然隻是自己嚇自己,把自己給嚇失神了。

想到這,壯漢罵罵咧咧的走進屋,不過嘴裡卻一點聲音冇有發出,模樣著實有些滑稽。

哪怕是在這個時候,他也不忘遵守遊戲規則,生怕再搞出哪些幺蛾子。

至於愛哭女自己,心裡則更加疑惑了。

剛剛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她明明就看到壯漢身後趴著一道黑影,怎麼現在冇有了?

她麵露疑惑地看著壯漢逐漸走遠,眼神止不住地往他的肩膀上瞟去。

直到壯漢跟其他人站在了一起,愛哭女這才走出房門外,關上了門,閉上眼睛在心中默數著十秒。

屋外跟屋內一樣,都十分的昏暗,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請黑暗中的景象。

空氣中還隱隱傳來刺鼻的血腥味。

但愛哭女並不在乎這些事情,她隻想趕緊數完這十秒,回到房間裡麵跟其他人在一起。

“1、2、3……”每一秒對於她來說都分外的漫長,“7、8……”

當數到十的時候,她猛然睜開眼,伸出在房門上“咚咚咚”敲了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