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市的遺棄之地。”沉默片刻後,陸離低聲說道。

“嗯?”白雅聞言輕哼了一聲,表情中帶著些許疑惑。

“你不覺得奇怪嗎?”陸離說道。

“哪裡奇怪?”白雅問道。

陸離聞言往房門外看了一眼,見眾人仍很老實地杵在門口,似乎並冇有進來房間裡的意思。

他壓低著聲音說道:“如果隻是正常的城市中心轉移的話,那為什麼這裡會被廢棄呢?”

“你的意思是,三十年前天魁市轉移市中心背後其實另有原因?!”白雅聞言睜大了眼睛,驚訝地說道。

陸離點了點頭,接著說道:“要知道天魁市作為一個人口千萬級彆的大城市,每一片土地都是寸土寸金的。”

“即使舊城市中心改造成本過高,導致城市中心區轉移,也不可能將整片舊市中心區域廢棄。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行為,反而會大大增加人力和物力的成本。”

“將重心逐漸轉移到新城市中心區,再慢慢淡化舊城市中心區的影響力,纔是最為正常的做法。而不是在將城市中心轉移後,直接將舊城市中心區給廢棄。”

“看外麵的樣子,這片彆墅區應該荒廢挺長時間了,那整箇舊城市中心應該跟這裡差不了多少,應該都很久冇有人來過這裡。”

“再加上你之前所說的,我猜測三十年前天魁市轉移城市中心的原因,很有可能不是因為經濟發展和生產力水平提高這些正常的原因,而是因為發生了某種意外,從而導致必須將整箇舊城市中心區給廢棄。”

“而這個意外就是我要和你說的重點。”陸離在最後補充道。

“意外?”在聽完陸離的猜測以後,白雅驚訝得都差點合不攏嘴。

即使她知道天魁市曾經轉移過市中心,她也從未深究過背後的原因。

在她看來,隨著城市的發展將城市中心轉移是正常的事情。

哪怕她從未來過所謂的舊城市中心區,也從未聽彆人提起過這個地方的存在。

現在經過陸離這麼一提醒,白雅才終於察覺到這整件事情處處透露著貓膩。

所謂的舊城市中心區究竟是在天魁市的哪個區域?

為什麼這整片區域會被廢棄?

三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又一個疑惑在白雅的心中升起。

她瞭解到天魁市還有舊城市中心區的存在,還是幾年前在她父親書房的檔案裡不小心看到的。

而那份檔案則很隱秘的藏在書架上的兩本書籍中間。

還是她當時幫父親打掃衛生的時候不小心掉出來的。

出於好奇的原因,她當時還看了眼檔案的標題,不過並冇有將檔案翻開檢視。

畢竟這些檔案都是屬於工作上的機密,即使她身為域主千金也不可能隨便檢視。

不過她還是將這件不大不小的事給記住了。

直到今天再被翻出來,這件事情才終於浮出水麵。

沉默了片刻,白雅纔開口問道:“難道說,三十年前天魁市轉移市中心的原因,很可能與我的某個親戚意外死亡有關?”

冷靜下來以後,她自然也察覺到了兩件事情的關聯。

隻是她實在搞不明白,市中心轉移這樣的大事怎麼會與家族內部的人意外死亡有關。

難不成陸離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便不可抑製地占據了她的大腦。

有那麼一瞬間,白雅發覺自己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