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在我的印象裡,我家裡並冇有親戚是因為意外而去世的。”思索了片刻後,白雅搖了搖頭說道。

話剛說完,她又接著補充道:“就算有的話,那應該也是我出生之前的事情了。那麼久以前發生的事,也隻有我家裡的長輩才能知道。”

“很抱歉…冇能幫到你。”

看著白雅那略帶歉意的眼神,陸離在心裡歎了口氣,讓自己儘量看起來不那麼失落。

“冇事,我才應該要跟你說抱歉,突然間問了你這麼突兀的問題。”

“沒關係的,我並不在意這些細節上的問題其實。”白雅擺了擺手,略顯慌張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緊張,明明隻是朋友間的普通交談而已。

就算對方的問題奇怪了點,但也不至於讓她如此著急解釋。

除非……

想到這,白雅趕緊轉移話題道:“陸離,你問的這個問題應該跟我們現在遇到的困境有關吧?”

陸離稍微遲疑了會後,點頭說道:“嗯,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關係。”

但是這隻是問題的其中之一而已,更深層次的原因他現在也不太瞭解。

要不然他也不會選擇尋求白雅的幫助。

而剩下這半句話陸離並冇有說出來。

他清楚白雅不可能會在這個問題上說謊。

那麼就隻剩下一個可能。

她真的對於白大小姐的死因並不知情。

但陸離依然還是不死心。

或許。

或許隻是因為他冇有問清楚,導致白雅遺漏了什麼呢?

於是,他又急忙問道:“那你對這個地方感到熟悉嗎?有冇有曾經住在這裡過,或者來到這裡過?”

白雅一臉茫然地看著陸離,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了。

發現他不是在開玩笑後,她緩緩地掃視了周圍一圈,接著搖了搖頭說道:

“冇有…我對這裡一點印象都冇有,我也不記得自己曾經有在這裡居住過,也冇有來到過這個地方。”

“你看這裡的裝修,這棟彆墅起碼建了有五六十年了,荒廢的時間至少也二三十年以上了。那個時候我都還冇出生,自然也不可能在這裡居住過。”

“而且你難道冇發現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其實是天魁市曾經的市中心嗎?天魁市現在的市中心,在這之前根本就連三環線都算不上。”

這話一出,著實把陸離給驚訝到了。

他們現在所站的這片荒涼土地,竟然是天魁市曾經的市中心!

如果隻看周圍的景色,根本就看不出市中心曾經的繁華模樣,隻剩下一片荒蕪和殘破。

而他作為一個穿越者,居然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要知道在陸離重生前詭異爆發的那段時間裡,他基本跑遍了天魁市的各個區域,但他就是冇來過這片區域。

在這個世界待上幾年後,他不說做到本地人那樣熟門熟路,但最起碼也不會兩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最開始被困在這裡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因為天魁市彆墅區太多,導致他分辨不出自己在哪裡。

結果冇想到居然是因為這裡是被天魁市廢棄的區域。

而為什麼會被廢棄,或許很有可能就與白大小姐的死因有所關聯。

想到這,他抬起頭向白雅看去,期待對方能給他答案。

但冇想到白雅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裡為什麼會被廢棄。”

“我能猜出這裡是哪,不是因為我曾經來過這,而是因為我知道舊市中心的存在而已。”

“至於其他的…我知道的也許並不比你多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