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天色微亮。

即使冇有燈光照耀,眼前的景色也逐漸變得清晰。

隨著黑暗褪去,壓抑在眾人心中的恐懼也消散了一些。

最起碼身體顫抖得冇之前那樣劇烈了。

透過窗戶往外望去,可以看到陰雲仍舊籠罩著天空。

那其實是徘徊在天魁市上空的鴉群。

盯著看久了,甚至會覺得心裡很壓抑。

那種想逃卻逃不掉的絕望感,正是他們內心恐慌的源頭之一。

因為麵前這個女人她不是人!

即使有著與林芊芊相同的外表,也無法掩蓋她身為詭異的事實。

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愈加認同了這個觀點。

尤其是在發現他們徹底被困在這個房間以後,他們就更加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恐慌。

有人差點就給嚇哭了,甚至是嚇尿了。

但即便如此,依然冇人敢把自己的情緒真正給釋放出來。

全都給憋在心裡,堵著一口氣。

生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行徹徹底底離開這個世界了。

所以才造成了現在這個局麵。

林芊芊(假)自顧自說著,但卻冇有一個人敢插嘴。

而這明顯不符合她的預期。

她想要瞭解的是人類這個有著無限可能的群體,而不是一群困在籠子裡瑟瑟發抖的鵪鶉。

她本想試著靠模仿來試著融入人類群體,但現在看來應該是弄巧成拙了。

這群人類反而更害怕她了。

周圍不時溢散出的恐懼情緒就是證明。

她名為夢魘,恐懼雖為她的食糧,但她這明顯並不是她想要。

不過好在在這些人當中,有一人顯得與眾不同,不,應該說是兩個人。

不知為何,那個名叫陸離的人類,總讓她有種似曾相識感。

而今晚這場盛大的遊戲正是為他所準備的。

因為夢魘發現。

即使她不出手乾預,陸離遲早有一天也會踏入這裡,來到這棟荒廢已久的彆墅區。

那為何不在她再次陷入沉睡之前,提前將這個未來實現呢?

權當是空閒之餘的一個消遣。

順帶還能觀察下現如今的人類世界又有何種變化。

隻可惜,數千年的滄海桑田,人類好像愈發墮落了。

這讓夢魘失望不已。

但這對於那些即將甦醒的同胞來說,也算是一個好訊息。

不過她很快也要再次陷入沉睡,必須要在明天到來之前結束這場遊戲。

她這次的甦醒純粹隻是一個意外,而詭域的展開則更加是一個意外。

那是剛甦醒來冇控製好力量的結果。

她本該在甦醒以後繼續陷入沉睡,直到約定的那一天來臨。

結果一不小心,對那群在她地盤裡玩遊戲的人類產生了興趣。

這纔在現實中拖延了幾天。

既然意外都已經發生了,那也隻好將錯就錯繼續下去了。

夢魘在心中歎息一聲,準備進入正題,卻不料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她的開口。

“請告訴我神明也會墮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夢魘循聲望去,果然是她意料之中的那個人。

即使她收斂了身上散發的氣勢,看起來幾乎與普通人無異。

但在這種情況下,膽敢開口打斷她說話的人,就隻他一個。

真不知道他是膽子大的離譜,還是愚蠢到無所畏懼。

不過這個性格倒還真的挺對她的脾氣。

這纔是她印象當中的人類該有的表現。

所以對方幾次三番的不敬,她都冇有放在心上。

畢竟再怎麼對她的脾氣,說到底螻蟻依然隻是螻蟻,還不足以讓她真正放在眼裡。

想到這,夢魘輕蔑地笑了下,語氣冰冷的說道:“嗬…你們人類就連這都忘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