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愧是他的前任上司,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既然麵前這個男人是死於詭異手中,那也就說明他們很有可能是被詭異困在這的。

如果想要離開這,那就必須要找到或者消滅掉背後的詭異才行。

但是白雅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這裡真的隻存在一個詭異嗎?

又或者他們遇到的詭異全都是同一個嗎?

白雅的判斷大體上是冇錯,但怕就怕他們即使找到了背後的詭異,也離不開這裡。

陸離總覺得事情並冇有這麼簡單。

他們現在能活下來隻能說他們比那死去的四個人要運氣好,又或者說意誌堅定。

如果運氣再差些,或者意誌力再薄弱些,他們幾個人很有可能也折在了遊戲過程中,連房門也踏不出去一步。

作為親身經曆多個詭異流遊戲的高玩,陸離完全有資格做出這個判斷。

不過他決定暫時不要告訴白雅這個事情。

畢竟這也隻是他的猜測,事實是否真的如此還未可知,還是不要讓憑空的想象來影響白雅個人的判斷。

每個獵靈人在處理詭異引起的案件時,都有每個人獨特的斷案方式和解決問題的方法。

一般來說在處理普通案件時,都是根據詭異的實力程度指派對應實力的獵靈人處理。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讓資源得到充分利用,也能讓獵靈人得到不同程度的磨練。

隻有在處理重大或特大案件時,纔會出動一整個獵靈人小隊,或者多個獵靈人小隊聯合行動。

不過這種情況並不多見,隻有在某地出現詭域時,纔會有一次性出動如此之多的獵靈人。

因為一處詭域的成型往往都伴隨著A級及以上實力的詭異出現。

而A級詭異則是隻有甲級獵靈人出動才能解決的狠角色,同時還需要多名獵靈人從旁輔助,解決詭域內的中低等級詭異。

在消滅源頭的詭異以後,詭域纔會徹底的消失。

但曾經被詭域所支配的領地,所有的生機都將被磨滅,無法供任何生物居住。

所以詭異才一直都是人類的心頭大患,可以說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更何況人類還真不一定打得過詭異,最起碼S級詭異現在對人類來說是無解的。

即使出動最頂尖的天級獵靈人,也難以傷S級詭異分毫。

這也是人類與詭異最大的差距。

高階戰力上的差距,不是靠一時半會的努力就能夠彌補的。

更彆說人類也冇有多少時間了。

要是給白雅足夠的時間發育的話,以她的天賦不隻是最頂尖的天級獵靈人,即使更上一層樓突破傳說的境界,也未嘗不可。

隻可惜事與願違,如果按照正常劇情發展下去的話,那未來的白雅可能會在執行某次災禍級事件時,為了救他的性命而因此犧牲。

甚至活不到S級詭異襲擊天魁市的時候。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太過於弱小。

在這個詭異橫行的世界裡,弱小就是原罪。

陸離已經領教不止一次了,他不想再重蹈以前的覆轍。

所以不管怎麼樣,他都必須帶著白雅活著離開這裡,變得更加強大才行,阻止悲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