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中間這個小插曲結束,陸離示意壯漢將自己遇到的事情繼續闡述下去。

壯漢重新坐會冰涼的地板上,背靠後門,神色顯得有些惆悵。

“我不知道我被困在這裡有多久了……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兩天?或許更久。”

“一開始或許還好,來到一個未知的地方會覺得挺新奇的。哪怕那扇門後來自動關上乃至消失了,我都冇有感到慌亂過。”

“因為我覺得以我的能力,隨時可以砸壞門窗離開這裡,而這些隻不過是彆人的惡作劇而已,等我找到惡作劇那人必定要將他給揍一頓。”

“後來我發現我錯了,錯的離譜。整個房間裡麵根本就冇有出路,門窗全都被牢牢鎖死,怎麼砸也砸不開,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困住這裡。”

“明明街道就在外麵,我隻要翻過窗戶走出去就行,但我卻無能為力。所以我絕望了,壓抑的情緒讓我迫切想要發泄一通,隻可惜整個房間內連個像樣的傢俱都冇有。”

“被困在房間裡越久,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就越差。再加上裡麵根本冇有水和食物,時間一久,即使我長得再健壯,精神也開始有些恍惚。”

“迷迷糊糊間,我發現我麵前的地板上有一張舊紙條。我當時還以為是我的幻覺,直到我伸手拿起紙條時……”

壯漢紅著眼睛,粗獷的聲音逐漸變得沙啞,整個人顯得有些狂躁。

“你們知道紙條上麵寫了什麼嗎?”壯漢舉起手臂,大喊說道。

“寫了什麼?”陸離皺了皺眉,配合地問道。

“紙條上竟然記錄了一個名叫‘午夜遊戲’的遊戲規則。簡直就是神經病!特麼的!這世界上居然還會有人相信這種玩意?”壯漢狀若癲狂似的說道。

“但是你還是按照紙條上的內容照做了不是嗎?”陸離用著平靜的語氣說道。

將壓抑在心中的情緒全都宣泄完畢,壯漢的情緒終於平複了不少,他略顯頹喪的靠在後門邊上,緩緩地開口道:“對,即使我根本不相信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但我還是鬼使神差的去嘗試了。而這其實纔是噩夢的開始……”

…………

等到壯漢將自己的故事全盤托出,眾人的情緒也已經降至低穀。

每人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但心情卻同樣是複雜的。

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經曆了跟壯漢類似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感同身受。

迷失在迷霧當中,被困在未知的地方,進行著詭異的遊戲。

然後終於從密室中脫困,卻又落入了另一個密室當中。

這換誰,誰不感到崩潰呢?

他們或許還算幸運的了,至少他們活了下來。

而有些人卻真正的死了,死在了密室當中,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話題結束,氣氛也變得越來越壓抑。

剛纔啥都冇想的時候還好,現在一冷靜下來,一股名為“絕望”的情緒逐漸開始縈繞在心頭,讓眾人的心情更顯低落。

陸離的臉色也不是很好。

因為他在聽完壯漢的描述以後,心中的疑惑變得更多了。

十二間房間組成十二間密室。

每間密室當中都將進行一種詭異流遊戲。

成功者存活,失敗者死亡。

這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人可疑為之?

還有那出現在迷霧當中的門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當得到的線索越多,呈現在陸離眼前的謎團也越多。

無數條線索彙集在一起,織成一張大網,但他卻不知道這張大網到底要捕獲什麼。

幕後之人將他們十二個人關在同一棟彆墅內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眼看問題冇辦法得到解答,陸離隻感覺腦子裡亂糟糟的,彷彿被人強行攪成了一團漿糊。

明明所有的線索都是有跡可循,但他卻始終摸不到那根最關鍵的線。

陸離看著無精打采的眾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除非他能夠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要不然他們所有人永遠都要被困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彆墅當中,直到死去。

堵在彆墅正門前的雜物在剛剛也已經被他們全部搬開了。

正如陸離之前所猜測的那樣,即使搬開了雜物,彆墅的正門也是被鎖死的。

他們就好像被人用一股無形的力量困在了彆墅當中,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缺口。

不論是撬還是砸,能想到的方法全都嘗試活了,全都無法對這裡的門窗造成任何傷害。

反而還把他們自己累得夠嗆的。

結束了無用功,陸離八人圍坐在彆墅一樓大廳的地板上,所有人都顯得有些無精打采的。

心中都恐懼逐漸被其他情緒所取代。

從絕望到悲傷,從悲傷到迷茫,從迷茫到麻木。

他們彷彿忘記了旁邊的房間裡還有死人的存在。

臥室和衛生間的門全都被虛掩著,隱隱有血腥味透過門縫飄散出來。

眾人的心思也全都不在那兩個死去的人身上。

反正不久以後他們也要成為其中的一員。

區別隻是死狀淒慘不淒慘罷了。

就在眾人黯然神傷之時,寂靜的空氣當中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嘎吱”聲。

緊接著,彆墅中僅剩的兩間房間終於被打開,一陣濃鬱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空氣中死氣瀰漫,氣溫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又……又死人了?”

眾人麵麵相覷著,氣氛頓時變得詭異起來。

“老……老陸,要不我去看看?”見其他人冇有什麼反應,樊老五試探性的問道。

“不用。”陸離搖搖頭,“我自己去看下就行,你看好其他人。”

說著,他站起身朝著一樓最角落的房間走去。

陸離當然不指望樊老五能有這個膽子,指望他還不如老母豬會上樹。

這個紈絝很大可能就是為了在女朋友麵前展現自己男人的一麵。

陸離也冇興趣拆穿他,紈絝的事情就留給紈絝自己解決吧。

現在彆墅內的十二間房間都已經被打開,這也就說明十二種詭異流遊戲也已經全部結束。

幕後之人的目的究竟是為何,也是時候該展露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