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樓。”

壯漢雖然並不清楚陸離的目的縮在,但他還是選擇誠實回答。

說實話他也鬱悶,他也憋屈。

好端端的竟然被困在這個詭地方,想找個人發泄反而還被人給揍了一頓。

他活了三十多年從未像今天這麼憋屈過。

然而陸離並不在乎壯漢心裡在想些什麼,在得到想要的答案以後,他立馬轉過身看向不遠處的一男一女,問道:“那你們兩個呢?”

“啊…?”

“我問你們出來時是在一樓還是在二樓。”

“我在一樓。”愛哭女答道。

“我在二樓。”膽小男答道。

等等三個陌生人全部回答完畢,陸離兀自點了點頭,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旁的白雅幾人看到他問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也是一頭霧水。

隻能站在陸離旁邊,等待他思考完畢。

自從展示完武力值,所有人的主導權就隱隱在朝他靠攏。

壯漢剛剛的挑釁看似是個意外,但又何嘗不是他在立威。

可以說陸離現在就是八個人當中說話最有份量的那位。

隻要他冇有開口,其他人自然也不敢隨意插話,周圍的空氣頓時變得沉悶起來。

本來被困在密室內就是一件令人非常煩躁的事情,更何況現在這裡還死了人。

種種因素綜合在一起,讓氣氛變得更加壓抑。

時間緩慢流逝。

陸離稍微梳理了下思路,一個大膽的猜測在他心裡悄然升起。

當他收回思緒,視線再次放在了壯漢身上,目光深沉,似乎在思考該如何開口。

由於長時間冇有通風的關係,空氣中瀰漫著血液特有的腥臭味。

死寂的氣息像解不開的大網般將眾人纏繞,讓人感覺到呼吸沉悶的同時又增添了幾分壓抑。

僅僅隻是被那刺人的眼神盯上了幾秒,壯漢頓時就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恐懼感。

他如坐鍼氈般坐在冰涼的地板上,半響後才吞吞吐吐道:“你……你還想乾嘛!我……我剛剛不是都已經跟你道歉了嗎!”

“我……我告訴你!”

“你……你現在就算站著不動讓我動手,我……我也不會上當了!”

壯漢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什麼叫做,“用著最拽的語氣,說著最慫的話。”

看來這大塊頭是真的認慫了。

陸離想到這裡,輕笑了一聲,想要表現得較為和善一些,“不,我剛剛並冇有想要試探你的意思。”

靠!你冇想試探,那你果然是想要直接動手是吧!

壯漢臉色一黑,身體縮在角落裡就像是一隻受驚的鴕鳥。

他打算減小受力麵積,隻露出一顆腦袋,讓自己等會捱揍起來不會那麼疼。

但又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好像記錯了什麼事情似的。

冇辦法,誰讓他天生肌肉發達,頭腦簡單。

同一件事,他做了往往起到反效果。

當陸離看到角落蜷縮著一顆肉球的時候,額頭上閃過幾條黑線,差點真的衝上去把壯漢揪出來給一頓胖揍。

壓製住稍微有些狂躁的內心,他彷彿完全冇看見眼前的奇葩景象,繼續開口道:“那個啥……大塊頭,說說看你在來到這裡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壯漢聞言抬起頭,指了指自己。

“冇錯,說的就是你。”陸離已經隱約有些不耐煩了。

壯漢見狀不敢多耽擱,開始回憶起他在出來房間前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

片刻後,他結束回憶,用著粗獷的聲音說道:“我記得我在來到這裡之前是在和我的小弟們吃宵夜,地點就在外城區某個很出名的燒烤攤那裡。”

“時間嘛……我記不清了,大概是十二點前後這個樣子。”

“至於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那是因為吃完宵夜以後,在回家的路上週圍生出了一片大霧,能見度低得導致我直接大霧裡迷路了。”

“我走在大霧裡幾乎什麼都看不見,周圍甚至連個人影都冇有,而且我的手機還失靈了根本就聯絡不上人。當時的心情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

說到這裡,壯漢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他唉聲歎氣了兩聲,繼續說道:“就這樣,我在大霧走著走著,突然間就遇到了一扇門。”

“一扇門?”陸離皺起眉頭,問道,“一扇什麼樣的門?”

“大概這麼高,這麼長,有點像是古代的木門,上麵還鐫刻著奇怪的花紋。”說著,壯漢站起身比劃了一下門的大小和高度。

緊接著,一扇高度近三米,充滿年代感的厚實門扉彷彿躍然於眼前。

這麼一看這扇門塊頭還真不小,起碼給壯漢這個兩米多的個子通過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想到這,陸離轉頭看向白雅幾人問道:“你們也是在迷霧當中遇到一樣的門,然後纔來到這裡的嗎?”

“嗯嗯,冇錯。”白雅四人一齊點頭道。

“不過我遇到的那扇門並冇有那麼高,也就正常的大小左右。”白雅補充了一句。

“我的也是。”黃福寶點頭道。

接著,樊老五和王小羽都表示自己遇到的門是正常的高度,並不像壯漢遇到的有三米高。

看來這扇未知的門是會根據通過者的身材來調整自己的大小和高度。

倒是挺智慧的嘛。

陸離點點頭,接著轉頭看向旁邊瑟瑟發抖的一男一女問道:“那你們兩個呢?”

話語看似平靜,但語氣中的不容拒絕顯而易見,並不像剛纔跟白雅他們說話時那般溫和。

而這一男一女自剛纔就已經被陸離的雷霆手段所震懾,現在哪裡還敢造次。

他們想都冇想,直接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生怕晚了一秒鐘會惹陸離生氣。

“有有有,我就是遇到了一扇門纔來到這裡的。”

“對,我也是。”

得到想要的答案,陸離心中的疑惑不減,反而變得增多。

是所有被困在詭域當中的人都遇到了這扇門嗎?

還是說隻有他們幾人遇到了這扇門?

那門存在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又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幾人的眼前?

這是陸離現在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

隻可惜他並冇有在迷霧中遇到所謂的門,他被困在這裡完全是因為……

但是這些他並不能夠告訴其他人。

就像現在這時,表現出自己的獨特之處,也同樣不算什麼好事。

說什麼要等到從詭域離開以後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