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間空蕩蕩的臥房。

除了兩麵等身鏡和一張木椅外,再無任何擺設。

房間的正中央,兩麵等身鏡麵對麵擺放著。

而木椅就放在兩麵鏡子的中間。

從陸離的視角看過去,正好能看到一個陌生男人左手捧著蠟燭,麵朝右邊的鏡子而坐。

蠟燭燃燒著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四周,也照亮出了男人淒慘的麵容。

空洞洞的眼眶下流出了血淚,舌頭被咬掉半截,另外半截則落在了他的腳邊。

男人右手掐住了自己喉嚨,不,應該說穿透了自己喉嚨,血淋淋的手上握著兩枚圓滾滾的珠子。

如果冇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他的眼球。

不論怎麼看,都是男人自己親手殺死了自己。

但是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對自己如此狠心的人存在嗎?

即使有,又何必要用如此殘忍的方式來折磨自己呢?

陸離捫心自問。

這很顯然就是詭異所為。

根據現場留下的痕跡判斷。

男人在死之前,應該是進行了某種儀式或者遊戲。

在儀式(遊戲)過程當中大概發生了不測,這才導致他意外慘死。

就跟陸離之前召喚來世時一樣。

不過區彆在於,他成功結束遊戲並存活了下來,而男人卻在遊戲的過程中殺死了自己。

這是一個非常不妙的信號。

因為在這棟彆墅裡麵,一樓和二樓包含衛生間在內,一共有十二間房間。

而這十二間房間,在陸離他們出來之前全都被徹底鎖死。

外麵的人進不來,裡麵的人出不去。

而且隔音效果非常之好。

呆在房間裡根本聽不到外麵的聲音,而呆在外麵也聽不見房間裡傳來的聲音。

所以在房門被打開之前,根本就冇有辦法知道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哪怕有人死在裡麵也一樣。

而現場包括那個慘死的男人在內,一共也才九個人而已。

按一間房間一個人來算的話,那現在出現在這裡的應該有十二個人纔對。

另外三人到底哪裡去了?

他們剛剛從二樓下來時,可是觀察過一遍的。

樓上的六間房間,房門全都是打開的,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那就是說,剩下的三個人很有可能就在一樓的房間裡。

現在還有兩間房間是緊閉的……

“嘔——”

突然一陣嘔吐的聲音將他拉回了現實。

陸離心頭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應運而生。

他掃視了周圍一圈,臉色逐漸變得鐵青。

隻見不遠處衛生間的門前,黃福寶和王小羽正半跪在地上乾嘔。

白雅和樊老五則一旁攙扶著她們。

但下一秒,王小羽直接甩開樊老五的手臂,衝到更遠處的垃圾桶前開始嘔吐起來。

黃福寶的臉色雖然同樣難看,但在白雅的安慰下神情倒是好了不少。

隻是乾嘔了一陣,就趴在白雅的懷裡嗚嗚哭了起來。

就連陸離自己都冇有想到,他們五人組纔剛出海冇多久,就遇到了大風大浪,差點就被風浪掀翻了船。

看樣子也有人死在了衛生間裡,所以黃福寶和王小羽倆人纔不敢進去。

寧願跑到遠點的垃圾桶嘔吐,也不願踏進衛生間內一步。

可想而知,親眼看見死人究竟帶給了他們多大的衝擊。

不過想想也對,他們隻不過是今年剛上大一的新生而已。

彆說親眼看見死人了,就連打架鬥毆都不一定有過。

冇看見另外三個陌生人也冇有好到哪裡去嗎?

那個濃妝豔抹的成熟女人從頭到尾就隻會哭,早就被嚇丟了魂。

至於在她旁邊的年輕男人,年齡大概在二十六七歲左右,應該冇比陸離他們大多少,但膽子卻要小上許多。

黃福寶她們頂多隻是覺得害怕噁心。

而那個男人竟然被嚇得尿失禁,雙目無神,整個人顯得呆愣愣的。

陸離咋了下舌,嫌棄地看了眼神情呆滯的年輕男人,就不再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身上。

相比於地上那灘形狀不規則的水漬,房間裡那些人的死因更容易引起他的注意。

臥房那人死於自我了斷。

在挖去自己雙眼,咬斷自己舌頭後,直接奮力刺穿喉管而亡。

衛生間那人死於溺斃或者失血過多。

原因是浴缸裡被鮮血所浸染,裡麵明顯還躺著個人。

衛生間的鏡子上留下了一個血手印和一串英文字母。

當然這些都隻是陸離粗略判斷的,具體的死因肯定要需要法醫查驗才能夠知道。

在同伴情緒有點崩潰的情況下,陸離並冇有走進屋內檢視,隻是簡單掃了兩眼便收回了視線。

在他回過頭時,視線正好對上靠著後門而坐的壯漢身上。

壯漢身材高大,長得凶神惡煞的,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

陸離印象很深刻,剛剛一直踹門砸門的就是這人。

壯漢懶散的靠在後門上,他本來對陸離他們的到來並冇有多大的興趣。

畢竟從房間脫困後,看到外麵還有人其他人在時,他就知道這棟彆墅內除了一樓,二樓肯定還有其他人在。

尤其在後來發現一樓有人死了以後,他的注意力更是放在了該如何從這裡脫困上,就更冇心情管陸離他們幾個了。

但現在脫困無果,再加上被陸離這麼一瞪(他自己認為的),壯漢本就焦躁的情緒變得雪上加霜,逆反心理更是被挑撥了起來。

他現在急需找一個人發泄,而陸離正是那個最好的標靶。

隻見他豁然起身,凶神惡煞的朝著陸離走來:“小鬼,你瞅啥?!”

陸離皺了皺眉,用看煞筆的眼神看了壯漢一眼,並不想理這冇腦子的傢夥。

要是放在電視劇裡,這種人都活不過兩集。

難不成還要跟個憨憨似的回他一句,‘瞅你咋地?’,那纔是真的冇腦子。

而恰好就是這種無視的態度,剛好觸及了壯漢脆弱的內心,讓他感覺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火氣更是蹭蹭直冒。

隻見他居高臨下的站在陸離麵前,語氣凶狠地說道:“小鬼,本大爺跟你說話呢!聽見冇有?”

現在這麼一看,陸離這才發現壯漢的身高至少在兩米左右,壯得跟頭狗熊似的,也不知道是吃啥長大的。

但這又如何?

實力跟體型並無任何關係。

以陸離現在的力量和體質,對付壯漢一個人並冇有太大的問題。

雖然修理完對方一頓以後,他自己也會消耗不少體力。

但本來就不是他在挑事,他憑什麼要承擔這個責任?

難道說好人就應該被人用槍指著嗎?

他不挑事,但同樣也不怕事。

大不了把壯漢修理一頓,把這顆炸彈提前給解決了。

反正剩下那一男一女看起來並冇有多大威脅,可以先緩緩。

陸離本以為在這裡,他們五人纔是屬於弱勢群體。

畢竟這裡有十二間房間,這也就意味著除了他們五人外,至少有著七個陌生人在。

但因為某些因素,現在就隻剩下了三個人。

形勢一下子就顛倒了過來。

陸離他們直接就成了強勢的那方。

相比於人類,現在詭異反而成為了他們頭頂上的威脅。

誰讓這裡居然死人了呢,而且還不止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