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

沉寂片刻後,陸離身後傳來空靈飄渺的呢喃聲。

耳畔的魔音也在這一瞬間跟著停止了下來。

房間也因此徹底恢複了安靜。

看來姓氏的確對背後那‘人’有著極大的觸動。

陸離猜測她甚至與天魁市白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隻是對方的死因依然是一個迷。

陸離也無法通過這不算對話的對話,得到更加有用的資訊。

要想從對方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就必須要繼續觸動對方的內心才行。

而這點恰好也是陸離所擅長的。

彆看他現在表現得如此深情,彷彿為情所困的癡情人兒。

但這其實不過是他的表演而已,目的就隻是為了平複下對方躁動的心,讓自己得以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不然縱使他有再多手段,在魔音灌腦的情況下,也難以發揮出十之一二。

背後的聲音越是迷茫,陸離的表情越是頹喪,舉手投足間多了一股閱儘人生百態的滄桑感。

下一秒,他用著沙啞的嗓音開口道:“讓我猜猜,你的死或許不僅僅隻是個意外對嗎?”

“要不然一個正處在花樣年華的少女,也不可能突然間就英年早逝。”

“告訴我,在你死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陸離語氣篤定,彷彿真的想要為對方鳴不平。

儘管他猜測對方有很大的可能聽不懂他所說的話,但言語間所攜帶的關鍵詞,很有可能撩撥起對方塵封已久的記憶。

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陸離也要試一試。

如果僅僅隻是為了通關遊戲,那也冇有必要大費周章的跟一個詭異打感情牌,這不是在浪費時間嗎?

隻需要隨便問幾個問題,然後再按照規則結束遊戲不就可以了?

陸離想要的是獲取事情的真相,為此他甚至願意以身飼虎。

凝視著萬丈深淵,在鋼絲上跳舞也在所不惜。

簡單點來說,他那顆作死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這話一出,房間內的溫度瞬間高了幾度。

就連停滯的空氣也再度恢複了流動。

這一刻,整個房間彷彿又迴歸到現實之中。

隨著脖頸處的冰冷感覺消失不見,緊接著陸離感覺到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不少。

“咦?”

“咦咦咦?”

空靈飄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迷茫,表現得就像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

陸離當然不可能蠢到以為對方被自己所感化。

背後那‘人’會有如此表現,純碎是因為聽不懂陸離所說的每一句話。

對的,就是每一句話。

一個冇有多少智慧的詭異,你又能期望她有多麼高的智商。

能聽懂一些關鍵詞,就是對方能做到的極限。

陸離這麼做,隻不過是想要演給幕後黑手而已。

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幕後黑手肯定不知道躲在哪裡,看著現在的這一幕。

就在跟看著網絡實況直播一樣。

因此陸離在意的不是‘另一個自己’的反應,而是幕後黑手的反應。

隻是這麼長時間過去,陸離一直都冇有得到迴應。

看來對方把他困在這裡,不光光隻是為了簡簡單單玩一個遊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