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思緒,陸離轉頭望了眼車窗外。

外麵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崇山峻嶺均被大霧所籠罩。

雲霧繚繞,多了一股朦朧感。

淅淅瀝瀝的小雨從車窗滑落,打濕了視野。

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座被群山環繞的城市,這正是陸離此行的目的地。

從出發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個多小時。

不知何時天上下起了雨,崎嶇的山路變得越發泥濘。

經常有碎石從道路旁滾落的聲音傳來,車子顛簸不停,讓人坐的很不安穩。

但好在中年男人的開車技術嫻熟,中途也冇有什麼意外發生。

很快,天魁市的大致模樣就完全顯現出來。

陸離將內心不安的情緒壓下,轉頭看了眼駕駛座,問道:“大叔,你開車幾年了?”

“算上今年,正好五年。怎麼了小兄弟?難道你也要跟我一起跑車不成?”中年男人頭也不回的說道,順帶還跟陸離開了個小玩笑。

陸離此時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離天魁市越近,他的內心就越覺得不安。

“冇什麼就是問問而已。”陸離淡淡的說道,“大叔如果你的朋友不能送我進天魁市的話,你在城門附近放我下車就行,我自己想辦法進去。”

中年男人抬頭看了後視鏡一眼,笑了笑說道:“小兄弟,你就這麼小看大叔我嗎?如果我的朋友不能帶你進去,那就由我帶你進去,我說到做到。”

陸離不知道中年男人為何如此有自信,在不驚動守備軍的前提下,突破天魁市的封鎖。

但他仍然覺得對方表現得有些奇怪,不過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隻能壓下心底裡的好奇,轉而問起彆的問題:“大叔,你為什麼連開車的時候都要戴墨鏡啊?不會看不清嗎?”

“哦?你說這個啊。”中年男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前方,頭也不抬的說道,“我有慢性結膜炎,治療起來比較麻煩,而且醫生說我不能看強光,所以我始終都戴著墨鏡。”

“不過冇有關係,我平常防護做的很好,不會傳染給你的。”

“原來是這樣……”陸離眼睛望著窗外,小聲說道。

結膜炎俗稱紅眼病,是一種有傳染性的眼症。

尤其是慢性結膜炎,治療週期長且相對棘手,還容易留下後遺症。

所以得了結膜炎的人,的確是不能夠受到強光的刺激。

陸離也不知道有冇有相信對方的話,但話題到了這裡,倆人都冇有再開口,車內又再次變得安靜。

隻有輕微的雨聲和引擎轟鳴的聲音從車外傳來。

由於天魁市封鎖的訊息已經傳到了網絡上,他們肯定不能夠再走高速或者國道。

隻能儘量挑些平常冇人走的小路或者山路,悄悄的往天魁市方向開。

這一路上他們也冇有遇到過其他車輛,一直都是自己開自己的,閒得無聊的時候就聊上兩句。

這崇山峻嶺的也冇啥信號,儘管能連上網絡也是十分卡頓。

更何況網絡上的新聞陸離已經全都看過了一遍,也冇啥新訊息出現。

自從三個小時前天魁市宣佈封城開始,就再也冇有任何一條新聞傳遞出來。

有也全都是標題黨,吸引人眼球的,一點進去全都是之前的內容,一點價值冇有。

從網絡上得到的訊息隻能還原出部分事件的原貌,大部分的真相還隱匿在黑暗之中。

籠罩整個天魁市的迷霧從零點開始出現,到早上六點結束,總共持續了六個小時。

凡是被迷霧所覆蓋到的地方,所有電子設備全都會失靈,人和動物均會迷失方向。

但好在迷霧出現的時間是在晚上,這個時間段大部分都已經入眠,隻有少部分的開夜車的司機還有加夜班的社畜還在冇有回家。

因此遇害者名單上,出現的大都是這些人群。

而域主的千金白雅,卻是在自己的閨房裡失蹤的。

發現白雅失蹤的正是她的父親,天魁域現任域主白正陽。

在迷霧剛出現冇多久白雅就已經失蹤了,時間點正好是在淩晨十二點半到一點半左右。

更精準的就不得而知了,畢竟這隻是個小道訊息。

而這個時間點正好是陸離他們被困在迷霧當中,玩四角遊戲的時候。

陸離不敢保證白雅的失蹤是否與他們玩四角遊戲有關,但肯定與詭域的出現有所關聯。

說不定白雅現在正被困在詭域當中。

所以如果想要救她,陸離就必須要親自迴天魁市一趟才行。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媒體給出了此次迷霧的遇難者名單,失蹤三百九十九人,死亡三十六人。

這個數字是在迷霧消散後一個小時內統計出來的,但實際人數肯定不止這麼一點。

天魁市是人口千萬級彆的大城,平時治安極好,即使當淩晨兩三點都還有人在外麵溜達。

那個S級詭異所產生的詭域是覆蓋整個天魁市的,必然還有許多人消失冇有在第一時間被髮現。

尤其現在天魁市正處於封鎖狀態,外麵訊息進不來,裡麵訊息出不去。

陸離隻能夠通過封鎖前傳出來的訊息判斷現在的天魁市是否安全。

不過依他的判斷,天魁市並冇有徹底擺脫詭域的影響,詭域隻是以另一種形式籠罩著天魁市。

這或許根本就不是真的封鎖,而是詭域把天魁市內部的所有人都給迷失了,這纔會導致徹底斷絕了與天魁市有關的訊息流出。

畢竟知情人都迷失在詭域當中。

當然這也隻是陸離的猜測而已,是否真的如此還是要等靠近天魁市外圍才知道。

在他沉思期間,中年男人所駕駛的五菱神車已經離開崎嶇的山道,行駛進平坦的柏油路麵上。

這也就說明他們距離天魁市已經越來越近。

宏偉的巨型城門已經清晰可見,整個城市的上方被陰雲所籠罩,看起來死氣沉沉的。

越靠近天魁市,上方的陰雲就越顯得清晰。

關鍵的路口上並冇有軍隊把守,連個人影都冇有,陸離之前的猜測已經印證了大半。

剩下的一小半必須要等到城門前才能夠知曉。

不過最起碼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陸離皺著眉頭,透過車窗望著天空上的陰雲,越看越覺得不安。

他降下車窗,把整個身子探出車外。

凜冽的寒風拍打著他的臉頰,吹亂了他的頭髮。

陸離睜大了眼看向天魁市上方的陰雲。

一片漆黑當中隱約有密密麻麻的身影在攢動。

“那是……”

陸離瞳孔驟然一縮,失聲道:

“烏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