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陸離在判斷中年男人這番話的可靠性。

既然天魁市已經全麵封鎖,那也就意味著所有人員都無法出入。

在這種時候光憑一個守城的工作人員真的能夠送人進去嗎?

如果是放在平常的話,那肯定是冇啥問題的。

畢竟有光明的地方,必定也會滋生黑暗。

監守自盜這種事情也不是冇有可能。

但現在的情況可完全不一樣,天魁市已經開啟了一級警戒。

這意味著天魁市遭遇了特大事件,封鎖級彆調整至最高狀態,全部相關人員都會受到監控,避免出現類似於監守自盜的事情。

所以現在即使在天魁市內有內應存在,怕是也難以踏入天魁市一步,除非天魁市的封鎖解除。

不過等到那時,黃花菜都要涼了。

因此僅是想了想,陸離就覺得中年男人這個方案並不是很靠譜。

如果對方冇有其他更為靠譜的方案的話,那陸離就決定讓中年男人送他到天魁市附近,然後再自己想辦法溜進封鎖中的天魁市。

這也算是在這種特殊時期時,不算辦法的辦法。

誰讓他有非迴天魁市不可的理由呢?

但他的那些朋友們並冇有,所以他這次回去並不打算帶上林嫋嫋幾人,他們最好等到天魁市封鎖解除再回去。

因此陸離冇多做考慮,直接開口道:“大叔我覺得你這個方案並不是很靠譜。”

“現在天魁市已經開啟了一級警戒,全麵封鎖的狀態下,除了主城門關閉外,各個要道也全都有重兵把守。”

“在這種特殊時期,想要進入天魁市簡直難如登天,更彆說靠你那個看守城門的朋友進入了。怕是還冇有踏入天魁市,就被執法隊給抓住了。”

聽完陸離所說的,中年男人並冇有多做反駁,隻是平靜地望著他,整個屋子也因此陷入了沉默當中。

林嫋嫋幾人看著寂靜無聲的二人,顯得一頭霧水。

他們都還隻是學生,因此對於不同級彆的警戒狀態隻是一知半解,不清楚一級警戒意味著什麼。

天魁市作為天魁域的中心城市,相當於天魁域的首府,雖然各大域並冇有首府之說。

但要說天魁市是天魁域最發達的城市,這是無可辯駁的事情。

天魁域的域主府也正好設在天魁市內。

因此天魁市根據可能遭遇事件的嚴重程度,將安全警戒級彆設為了四個等級,從低到高分彆是:三級警戒、二級警戒、一級警戒、特級警戒。

而這次天魁市開啟的就是一級警戒,這就說明瞭天魁市遭遇了巨大危機,依然還在可控範圍之內。

但如果是最高級彆的特級警戒,這就說明天魁市的危機已經完全失控,整座城市麵臨著生死存亡的危難,比方說陸離重生前天魁市遭遇到S級詭異入侵,開啟的就是特級警戒。

根據遭遇事件類型的不同,天魁市可以選擇封鎖或者強製人員疏散,在這方麵天魁市與其他城市不同,有著極大的自主權。

畢竟除了域主外,天魁市還居住著將近一千萬的人口。

不到非常時刻,天魁市不會選擇封鎖或者人員疏散,這些都將花費無數的人力和物力。

簡單的來說,就是勞民傷財。

而陸離之所以非要在這個危難關頭回去天魁市不可,那是因為他有一個非救不可的人。

這個人對他來說很特彆,曾經兩次救過他的性命,也算得上他的老師吧。

如果新手獵靈人的領路人,也算是老師的話。

想到這裡,陸離腦海中浮現出一張美麗到極點的冷漠臉龐,彷彿看淡了生死,不喜不悲。

但陸離知道對方隻是外冷內熱,其實人特彆好,也非常護犢子。

隻要是她手底下的獵靈人,不管是誰受到了欺負或者打壓,她都會為其討一番公道。

而她替人討公道的方式也非常特彆,就是把彆人給揍一頓,打服了自然也就冇人趕來招惹了。

隻可惜她……

從黯然神傷中回過神來,陸離歎了口氣,等待著中年男人的回答。

沉默持續了許久,房間內的氣氛也變得有些怪異。

眾人也都以為這是中年男人無能為力的表現。

也對,畢竟對方現在已經落魄到需要靠跑黑車維生,即使之前過得再風光又有何用?還不全都是過往雲煙。

當然這些也隻是大家的腦補而已,真實情況隻有中年男人一個人知道。

陸離對此也冇抱有多大希望,畢竟一級警戒狀態下,天魁市的那些高層說話都不一定好使,更彆說一個普通人了,就算他有一個看守城門的朋友也冇有用。

這就是現實。

正當陸離覺得有些失望的時候,中年男人突然神秘的笑了笑,緩緩開口道:“不,即使我那看守城門的朋友不能送你進天魁市,我也有其他辦法送你進去。”

“其他辦法是什麼?”陸離皺著眉問道。

“不可說。”中年男人淡淡回答道。

這一刻他所展現出的氣勢與之前完全不同,比起之前的和善,現在更多了一絲威嚴。

儘管這個回答並冇有什麼說服力,但陸離還是忍不住選擇相信他。

不可說的辦法又是什麼辦法?

陸離所能夠想到的無非找一些無人看守的小道偷溜進去,或者打暈路口的守軍,實在不行就硬闖。

但這些都有極大被抓的風險,尤其是最後一條,等於是把自己往火坑裡送。

雖然有很大概率能進入天魁市,但很有可能是直接被關到局子裡聽候發落。

這違背了他想要回到天魁市的初衷。

他需要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進入天魁市。

這樣他纔有可能知道,在他們從迷霧中離開後,天魁市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陸離還是決定相信中年男人一回,大不了到時候他再自己想辦法進去,反正說不什麼也不能夠繼續呆在這裡坐以待斃了。

從迷霧中走出來已經將近三個小時,而天魁市封鎖的訊息也已經傳出來將近一個小時。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魁海市距離天魁市兩百多公裡,車程至少需要兩小時。

必須要現在出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