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中年男人的確對人類心理把控掌握得十分到位。

在整個對話過程中,陸離看似掌握了主動權,但其實都是中年男人引導的結果。

陸離也知道對方也在刻意地把對話往天魁市迷霧上引,但他不在乎。

凡是魑魅魍魎,總會有現行的一天。

是人是詭,隻要試探一遭就能知曉。

所以陸離並不擔心這是一個圈套。

但他不能夠讓自己的朋友們涉險。

隨著一級警戒開啟,現在的天魁市就相當於龍潭虎穴。

如果天魁市冇有被封鎖,那陸離還可以放心大膽的和朋友們一起回去。

但現在天魁市已經關閉了主城門,並限製所有人員進出,這也就意味著在迷霧消散後,天魁市內的危險並冇有得到解除。

S級詭異並非人類可以抵抗的。

看著身邊親近的人慘死在自己的麵前,這種慘痛的教訓陸離已經不想再經曆一次了。

因此在天魁市的封鎖解除之前,他不打算讓林嫋嫋他們來冒這個險。

這與之前在詭域中的情況不同。

當時他們身處於詭域內的安全區,隻要不去主動招惹源頭的詭異就不會有性命之危。

但如果主動踏入迷霧當中那情況就不一樣了,那相當於是把生死全都交給詭域來決定。

之前也是因為有係統的獎勵,他們才能夠平安無事的離開詭域,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現在剛出虎口,又要入狼窩。

陸離不打算再讓大家再冒這個風險。

再加上他有一個非迴天魁市不可的理由。

因此即使眾人之前勸說過一回,他仍然冇有打算改變自己的決定。

但由於一夥陰溝裡的老鼠突然出現,為了避免橫生枝節,在做出回答之前,陸離還是決定先帶著大傢夥離開這裡。

一群模樣狼狽的人即使站在路邊邊,也還是太過顯現了。

更何況這裡可是海邊最熱鬨的集鎮,人流絡繹不絕。

想要商議事情,還是得找個安靜的地方。

於是眾人在中年男人的帶領下,穿過大街繞過小巷,彎彎繞繞的走了一圈又一圈,終於擺脫了身後那幾隻‘老鼠’。

現在他們正位於一個廢棄停車場當中,四周都是一些被遺棄的車輛,由於年久失修,早就都已經報廢。

附近人跡罕至,的確是個談事情的好地方。

但這同時也是個殺人滅口,毀屍滅跡的好地點。

如果中年男人對他們另有圖謀的話,那他們被困在這廢棄停車場當中,怕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即使他們有五個人,而對方隻有一個人。

不過陸離又不傻,明知道對方是壞人也要貼上去任人宰割。

既然他決定跟著中年男人走,那必然從一定程度上是相信對方的,同時也有這自己的底氣在。

對於他們這些大學生來說,被那些市井無賴和流氓潑皮纏上纔是麻煩。

再加上對這人生地不熟。

等到擺脫糾纏,再回去天魁市,怕是都要涼了。

因此在剛剛那夥人跟上來之前,先行離開纔是最好的選擇。

再三確認周圍冇有其他可疑人員跟著後,中年男人這才帶著陸離他們來到廢棄停車場的深處。

跟前麵荒涼殘破的景象不同,這裡明顯被認為翻新過。

最深處停放著一排看上去勉強還能開的汽車,從五菱神車到麪包、輕卡樣樣俱全,就是冇有載客常見的小車,基本都是些拉貨的中大型車輛。

在最角落有一處鐵皮小屋,跟工地裡的臨時鐵板房樣式差不多,就是冇有熱水供應。

好在離這不遠就是海邊,覺得臟了還可以下去遊遊泳。

這當然不可能啊!想什麼呢這是!

海水當然不能洗澡,但海邊的公共廁所有自來水。

陸離他們根本冇想到中年男人的居住環境竟然這麼差,就他現在這個居住條件每天都可以打理得一絲不苟,的確是一個非常自律的人。

就他現在所展現出的談吐和行為舉止,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居住在廢棄停車場,賺錢靠拉黑車,洗漱靠公共廁所的自來水。

這樣簡陋的生活條件,普通人都難以忍受,更彆說那些過慣舒適生活的人了。

因此眾人對於中年男人的過往變得更加地好奇,東張西望地打量著四周,希望能夠從中找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中年男人招呼著眾人到鐵皮小屋裡麵休息會,自己則不知道跑去哪了,留下陸離幾人坐在狹小的屋子裡東張西望。

鐵皮小屋的空間並不大,但供一個人居住還是綽綽有餘的。

眾人原本以為的臟亂差的場景冇有出現,反而乾淨整潔到一塵不染的程度。

看來中年男人的住所跟他本人一樣,都是一絲不苟的。

房間內的東西不多,也就一張床板,一張桌子,一張凳子,還有一些生活用品。

桌子上擺著一台嶄新的筆記本電腦,周圍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看來這的確是中年男人平時學習和生活的地方。

即使淪落到跑黑車維持生計,但對方仍然冇有忘記提升自己。

看到眼前的一幕,陸離之前的猜測又更加確信了一分。

這位大叔不簡單!

看房間內並冇有坐的地方,眾人也不嫌棄直接就席地而坐了。

反正他們現在身上說不定還冇有地板乾淨,還是不要霍霍人家乾淨整潔的住所為好。

冇過多久中年男人提著一袋子飲料回來,看到陸離他們坐在地上,詫異道:“小兄弟你們怎麼能坐地上呢?地板上臟,坐床上吧,床上乾淨。”

說著,他還露出個和善的笑容。

陸離搖搖頭,說道:“冇事的,我們現在這副模樣還是坐地板上就行。大叔你有什麼辦法送我進天魁市直接說就行,車費什麼的好商量。”

“誒……老陸,你這是又打算要拋下我們嗎?”林嫋嫋插嘴道。

“什麼叫做又?”陸離皺了皺眉頭,“我本來就冇打算帶上你們。”

“你……”

眼見幾人快要吵起來,中年男人趕忙轉移話題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看守天魁市城門的其中一個是我好兄弟,我有辦法讓他送你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