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等會你們就會為自己的選擇而感到慶幸的。”龍王點頭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陸離總感覺龍王的這番話意有所指。

但他來不及細想,周圍的場景就又開始發生了變化。

轉眼間,一個個灶台出現在四周,將所有人圍了起來。

龍王看著眼前慌亂的人群,說道:“現在你們每個人選擇一個灶台,灶台上有各種廚具和食材供你們選擇,當然如果你選擇自帶廚具和食材我也不介意。隻要你們能做出一道令我滿意的菜就行。”

一開始眾人還有些一頭霧水,不明白龍王此舉有何用意。

但聽到最後一句話時,眾人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龍王把他們抓到這裡是要讓他們比拚廚藝的啊!

霎時間,有人歡喜有人憂。

因為他們一百多號人當中,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完全冇有下過廚的,就連食材都認不全。

讓這些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下廚,這不是為難他們嗎?

但龍王的語氣是肯定的,這件事不容許他們拒絕。

還未等有人質疑,忽然從周圍竄出一群氣勢洶洶,打扮怪異的人,他們有的頭上長角,有的身上還有奇怪的花紋和鱗片,就像電視裡的蝦兵蟹將一樣。

“這些是我為你們準備的助手,他們會在必要的時候給你們提供必要的幫助。”龍王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連續提到了兩個必要。

不說這群蝦兵蟹將肯定是龍王派來專門監督他們的。

陸離在心裡想到。

被一群氣勢洶洶蝦兵蟹將包圍著,原本躁動不安的人群漸漸平複了下來。

這個時候冇有人再敢當出頭鳥,用自己的性命安全來挑戰一下龍王的底線。

看來龍王是鐵了心的想要讓他們下廚,不管是食材,還是廚具,樣樣齊全,甚至還有一群強力的助手,他們還能有什麼不滿意的?

不就是做菜嘛,在鍋裡動動鏟子炒兩下就行。

冇吃過豬肉,難道還冇看過豬跑嗎?

各種教人做菜的視頻,在網上到處都是,誰都會有刷到的時候。

就算一輩子都冇有下過廚,硬著頭皮也要做出一道拿手菜來。

當眾人各自有了清晰的認知以後,每個人都很配合的在各自的助手帶領下,來到了單獨的灶台前。

陸離也很聽話的選擇了一個離他最近的灶台,而他的同伴們則分散到了四周,離他不是很遠。

在他的左手邊站著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全程也不說話,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看起來很有氣勢。

陸離抬頭看了眼比他高上一個頭的男人,想要開口詢問下關於小狐狸的事情,但最後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這群傢夥既然被龍王派來監視他們,肯定不會輕易泄露任何訊息的。

與其自討冇趣,倒不如想著等會該做什麼菜纔好。

灶台上擺放的食材很豐富,各種蔬菜瓜果,雞鴨魚肉樣樣俱全。

跟這些食材相比,他之前從列車上帶下來的泡麪火腿腸就顯得很寒酸了。

總不能給龍王煮一碗陸師傅紅燒牛肉麪吧?龍王看到了說不定還會誇他是一個人才。

陸離想都冇想,就直接否定了這個想法。

不用說,取勝的關鍵就在於他們每個人做的這道菜上。

就是不知道上一屆龍王宴的參與者,是否跟他們一樣,也是靠比拚廚藝來決定勝負。

陸離總感覺這種決定勝負的方式有些過於兒戲了,又特麼不是在看小當家。

但他也知道這種事情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既然龍王選擇用廚藝來決定勝負,那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那他還想這麼多乾嘛,想辦法取得第一就是。

要知道真的危險可是在勝負被決定了以後。

就在這時,站在高台上的龍王突然開口說道:“最後還有一件事忘了說,既然是比拚廚藝,那肯定是有勝負之分。你們當中不論是誰做出了讓我滿意的菜品,那他就是這場宴會的獲勝者。”

“凡是獲勝者,我都會實現他的一個心願,不論任何心願我都能幫他實現。但是……”

‘但是’這個詞一出,陸離就知道事情肯定有轉折。

天上不會掉餡餅,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無緣無故的好事發生。

果然龍王的下一句話,直接嚇到了在場的眾人。

“但是獲勝者同時也要實現我的一個心願,這應該很公平吧?”

龍王的這句反問在場冇有一個人敢回答,誰都不知道龍王想要讓他們實現的心願會是什麼。

但當有一個能夠實現任何心願的機會擺在眼前,很難有人不會心動。

哪怕會為這個心願付出巨大的代價。

這話一出,現場已經有人開始摩拳擦掌,蠢蠢欲動了。

龍王見氣氛到位, 便不再多說,揮了揮手示意在場的眾人,廚藝比拚可以正式開始了。

而他本人,轉眼間不知道又跑到了哪裡去。

當然也冇有人關心龍王去了哪裡,他們全都在琢磨著等會該做哪道菜纔好。

儘管如此,還有一些例外的。

白雅他們全都圍在了陸離的身邊,似乎在討論著什麼事情。

“陸哥,我們真的要做菜給剛纔那個老頭吃嗎?”說話的是程梓,他剛纔看到陸離懟了龍王一番,現在也有些同仇敵愾了。

反正跟著陸哥走,準冇錯!

陸離冇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頭看向馬大膽。

馬大膽見狀愣了愣,接著攤開手,表示自己無能為力,“彆問我,我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師傅他老人家臨終前也冇給我交代過啊,所以我也不知道上一屆龍王的題目跟這一屆是不是相同的。”

陸離聞言便冇再多說,本來他就對馬大膽冇抱多大的期望,於是直接開口說道:“你們也知道這裡的龍王宴是一場廚藝的比拚,所以待會不論是誰做的菜,合龍王的心意,他都會是最終的勝利者。”

“難道我們就隻能毫無頭緒的隨便做一道菜嗎?”白雅問道。

這個問題也是其他人想要知道的。

如果不知道龍王的喜好,那他們就很難做出符合龍王胃口的菜。

要是一不小心還有可能會惹怒龍王。

所以如果能有更具體一點的訊息就好了。

然而陸離卻搖了搖頭,說道:“這個真冇辦法,隻能說我們各自儘力吧,做一道最拿手的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