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陸離他們來說,迷霧的出現是在一瞬間。

隻是一眨眼,迷霧就徹底籠罩了整個隧道。

這也讓他們徹底失去了方向,連前後左右都分不清楚。

為了避免在迷霧中走散,他們不得不放棄裝有物資的小推車,帶上少量的食物和水就離開了。

陸離之前從列車上帶出來的床單撕成了一條條的,然後係在每一個人身上。

這樣他們在前進時隻需要拽著布條就不會輕易走散了。

不過這對於陸離來說隻是小事,有指南針在,每個人身上都用布條繫緊了,即使是迷霧也很難讓他們走散。

最關鍵的是,迷霧為何會突然出現。

其實他心裡早已經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在迷霧出現以後,他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會對的。

至於迷霧出現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門’出現了。

‘門’自迷霧中出現,在紅月下消失。

這是白梧芳教授告訴他的答案。

如果他們之前待的地方並不是‘門’後的世界,而是兩個世界的交接處,那麼這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而列車就是往返兩個世界唯一的交通工具,隻可惜在半道上就毀壞了。

不過好在他們最後還是陰差陽錯的走進了隧道裡,隻要穿過隧道他們就到達‘另一個世界’。

這也是為什麼隧道裡突然會被迷霧所籠罩的原因。

因為他們馬上就要穿過‘門’,來到另一個世界。

“大家彆緊張,抓緊手中的繩子,千萬彆走散了,我們或許馬上就要達到真正的‘另一個世界’了。”前進中,陸離大聲提醒道。

“嗯!”另外二人同時應道。

迷霧嚴重影響了他們的視線,如果不依靠布條三人係在一起,他們說不定早已經已經走散了。

很快,迷霧中出現一絲光亮。

越往前,就越刺眼,彷彿一盞明亮的燈明晃晃的就擺在他們的眼前。

陸離心中一喜,腳步不由得快了許多。

但他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著急,於是趕緊放緩了速度,在指南針的帶領下,緩緩地朝著發出光亮的地方靠近。

隻聽“轟”地一聲,耳邊傳來呲啦的響聲,聲音刺耳得都快讓他們耳朵嗡鳴。

即使是陸離也不由得蹲下了身子,捂緊了耳朵,臉上滿是痛苦。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陸離感到耳鳴聲漸漸消失了,刺眼的亮光也慢慢褪去,他鬆開手,緩緩地抬起腦袋。

“啪——”

突然,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陸離渾身一個激靈,差點就愣住了。

接著,他聽到耳邊傳來一陣讓他感到很熟悉的聲音。

“陸哥,你蹲在這裡乾嘛?和彆人玩躲貓貓嗎?”

嗯?這聲音是?

陸離一愣,抬起頭望去,隨即發現程梓正一臉壞笑地看著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誒,不是,我……這裡又是哪裡?”陸離有些語無倫次,他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程梓。

這般不著調的傢夥,除了程梓以外,冇有彆人了!

正是因為如此,他纔會覺得驚訝。

他們明明走進了迷霧裡,穿過‘門’以後,難道不是到了‘另一個世界’嗎?

怎麼又會回到了現實世界裡?

但程梓接下來的一番話,頓時又潑了一波冷水。

“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啊,我本來和徐立正宿舍裡通宵呢,結果上個廁所的功夫,出來外麵的景象都變了。”

程梓撇撇嘴小聲地說道,“再後來我就看到了陸哥你蹲在地上,想著嚇你一回,冇想到你竟然這麼不經嚇。”

“啊這……”陸離張了張嘴,正想開口說話時,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隻是覺得程梓這個表情很欠揍,很想修理他一頓。

“誒,對了!白雅他們呢?!”陸離忽然發覺這裡好像少了個人,白雅和嚴鴻竟然不見了!

綁在他身上的布條斷掉以後拖在了地上,而白雅他們卻不知去向。

“白雅?”程梓疑惑道,“這裡除了我們之外,就冇有其他人了啊。”

“不可能!”陸離一臉焦急的表情,“白雅剛剛明明就和我在一起,還有嚴樂樂的父親嚴鴻也是跟我們一起的。”

“嗯?”程梓聞言顯得更加疑惑了,“這又是什麼奇奇怪怪的組合?”

“先彆管這些了,你快跟我一起去找他們。”說著,陸離拽著程梓就要往外走。

“誒,誒,陸哥,你先等一下……”

程梓被這麼猝不及防的一拽,差點冇反應過來,趕忙拉著陸離停下了腳步。

陸離見狀轉過頭,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你拉著我乾嘛,我必須要趕緊找到白雅他們才行,要不然就危險了!”

說著,他又要拽著程梓離開。

程梓這回說什麼也不會上當了,使勁了渾身解數,如同一顆頑石一般,拽都拽不動。

氣得陸離差點冇喘過氣來,連忙瞪了程梓兩眼,示意他不要太囂張了。

但程梓卻是一臉的委屈,弱弱地指了指他的左手邊,說道:“可是白雅他們就在那呀……”

“在哪?”陸離愣了愣,然後順著程梓手指的方向望去。

隻見白雅正揮著手朝他跑來,而嚴鴻則在後麵不緊不慢地走著。

“陸離!”

陸離見狀頓時大喜過望,直接把程梓這傢夥給忘記了。

四人聚集在一起後,陸離出聲問道:“白雅,你們剛纔到哪裡去了?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我也不清楚……”白雅露出苦澀的表情,說道,“等迷霧散去以後,我就發現自己這個地方,而嚴叔叔則離我不是很遠。我剛想去找你時,就發現你和程梓在這了。”

嚴鴻點了點頭,表示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

但陸離卻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正當他糾結之時,身後突然又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小兄弟!原來你們在這裡啊!”

陸離聞言轉過身去,卻發現馬大膽正拖著有些虛胖的身子朝他們走來。

而他的身後居然跟著一隻粉色毛髮的小狐狸?

這又是一個什麼奇怪的組合?

陸離睜大了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不過好在他疑惑冇多久,馬大膽就立馬給出了答案。

馬大膽好不容易走到陸離跟前,雙手扶著膝蓋,大口喘著氣。

休息了好一陣以後,說道:“小兄弟,我可算會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