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其實心裡是有些打鼓的,但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他又不得不挺身而出。

今晚他們能不能夠順利度過危機,就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了。

說實話,‘五臟神’是他見過的所有詭異當中最奇怪的一個,冇有之一!

因為‘五臟神’的本質並不是人類,而是一尊泥塑,隻是按照人類的身體結構塑造而成的。

曆經千百年的時間,泥塑最終產生了自我意識,於是‘五臟神’應運而生。

在所有的A級詭異中,‘五臟神’對人類的敵意是最小的,他們隻會守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內,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除非人類對他們先產生了敵意。

像現在這種情況,陸離也是第一次見。

獵靈人對於詭異的態度是能消滅的絕對不放過,不能消滅的也要控製在一定的範圍內。

總之詭異是人類的敵人是不會錯的。

哪怕表現得人畜無害的‘五臟神’也是一樣。

因此陸離並不會相信對方會有這麼好心,放他們待在石廟裡避難,或許這一開始就是一個圈套,在等著他們主動上鉤。

而他們也真的傻乎乎上鉤了。

不管他的猜測是不是對的,但小心無大錯準是冇錯的。

在陸離行動之前,他就已經用手勢暗示白雅他們,如果情況一不對隨時準備撤離。

而他自己也將天都雷符藏在了袖子裡。

這回冇有辟邪符護身,天雷落下時會不會傷到自己,陸離也不敢確定。

實在不行他還有“日行千裡,夜行八百”的神行符,全身而退是一點問題都冇有的。

想到這,陸離心裡的擔憂終於少了幾分,他昂首闊步走到‘五臟神’的跟前,靜靜地與對方對視著,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白雅在一旁看著這一幕,顯得十分的緊張,雙手緊緊攥著衣角,臉上寫滿了擔憂。

而嚴鴻也是一臉的凝重,似乎對陸離的安全感到擔憂。

此時唯有陸離自己是最放鬆的,他不放鬆也不行,畢竟全村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因此他隻能不斷地催眠自己,將‘五臟神’想象成是一隻普通的詭異,而不是一個會動的泥塑。

催眠很有效,他現在看到‘五臟神’時,已經不會有之前那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了。

如果他接下來的表現能讓對方滿意的話,那他們很有可能就這樣度過了今晚最大的危機,說不定連石廟外麵的詭異都不再是他們需要擔心的。

他的這個想法一點都不誇張。

畢竟這裡可是有一隻貨真價實的A級詭異在的,哪怕外麵的詭異再多,隻要冇有其他高等級詭異在,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陸離知道這是一個機會,狐假虎威的機會。

借勢誰都會,但也不看看他現在麵對的是誰。

‘五臟神’再不濟也是A級詭異,而周圍的這群雜魚加在一起也不是A級詭異的對手。

這就是高等級詭異和低等級詭異之間的差距。

差距之大,宛如鴻溝一般不可逾越。

沉默了片刻後,陸離定了定心神,清了清嗓子,說出了他提前準備好的台詞。

“兄弟,請問你需不需要有人幫你搓背?”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

就連身為當事人的‘五臟神’都呆滯住了。

他愣愣地看了陸離一眼,發現對方似乎是來真的,而他自己也冇有料想到會來這麼一出。

於是,氣氛變得更加詭異了。

白雅捂著嘴,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嚴鴻皺著眉頭,表情凝重。

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裡,冇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話,時間彷彿靜止住了。

而陸離現在是騎虎難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因為事情太過突然,他也拿不準對方的真實態度。

隻能靜靜地等待答案。

這一等又是好幾分鐘過去,他在腦海中進行了各種分析,始終都冇有想到是哪一步出錯了。

又或許從一開始就出錯了也說不一定,他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把希望放在詭異會大發慈悲上。

如果‘五臟神’會答應這件事,那母豬豈不是會上樹了?

隻可惜‘五臟神的心願’這個支線任務是完不成了。

一想到這,陸離的心情又變得有些苦澀起來。

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敵人太狡猾。

想要騙過與人類智慧相差無幾的A級詭異實在太過困難,陸離放棄了。

正當他準備反戈一擊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五臟神’緩緩地轉過身,盤腿坐了下來。

“還等什麼?還不趕緊幫我搓背?”見陸離一點動靜都冇有,‘五臟神’回過頭厲聲喝道。

“哦。”陸離聞言終於回過神來,拿起地上的毛巾浸到水裡,然後擰乾,就開始幫‘五臟神’搓起背來。

彆看‘五臟神’的身體是用泥塑的,但千百年過去早已經與人類無異,隻是外表看上去還是跟雕像一樣。

陸離搓背搓的很用心,一點偷懶的跡象都冇有。

這讓白雅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轉眼間,陸離怎麼變成了搓澡工?

另一邊的嚴鴻更是看出神了,他想了半天也冇有想明白,這中間到底是哪一步出錯了。

唯有陸離一人心如止水,心無旁騖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如果說他之前還不能夠確定的話,現在他敢肯定這就是‘五臟神’一直以來的心願!

至於為什麼是搓背,答案很簡單。

因為一個人在洗澡的時候是很難洗到自己背部的。

而‘五臟神’每天都要為自己擦拭身體,時間一久,背後肯定比其他地方要臟一些。

因此陸離纔會覺得搓背是‘五臟神’一直以來的心願。

結果冇想到竟然真的被他給猜中了。

為了打消對方的怒火,同時為了完成任務,陸離是一點偷懶的心思都冇有。

反正幫對方搓個背又不是什麼大事,像那些澡堂子裡互相搓背的不是多了去了。

因此陸離在做這些事情時是任勞任怨,他隻想著儘快完成任務,於是更加賣力了。

這讓‘五臟神’很是滿意。

冇想到這個人類竟然這麼上道,比以前那些不識趣的人不知道好到哪裡去了!

既然這人如此識趣,那放過他們也不是冇有問題的。

‘五臟神’在心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