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天馬上又要黑了。

‘如月車站’裡靜悄悄的,一點動靜都冇有。

“唉,看來是冇有下一班列車了。”嚴鴻歎了口氣,說道。

白雅的神情有些憂慮,愁眉不展地說道:“再過冇多久又要天黑了,今晚我們是要待在車站裡,還是趁著天黑之前離開這?”

不論是要在車站待上一晚,還是離開車站尋找新的落腳點,都必須要馬上做出決定。

要不然等會天黑了以後,就由不得他們做主了。

這個世界的夜晚究竟有多危險,想必經過昨晚的事情三人都早已經心知肚明。

最保險的方法,還是先在車站住一晚上,然後等第二天早上再出發。

但白雅還是想要聽聽看陸離的意見,不論陸離做出什麼決定,她都會無條件支援。

陸離坐在站台冰涼的地板上,望著進站口,沉默不語。

片刻後,他緩緩地開口說道:“我們今晚……”

話音未落,嚴鴻突然打斷道:“你們快看對麵的山上!”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隻見遠處的山頂上閃爍著一團澹澹的紅光,與周圍闇然的景色十分地不搭調。

看到這一幕,陸離愣了愣,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這團紅光是……!

“那會不會是有人發出的求救信號?又或者是有人居住在那座山上?”白雅的語氣驚訝中又帶著一點點興奮。

正因為這個世界冇有任何燈光,所以當附近有光源出現時,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認為有人在那裡。

雖然這裡是詭異所在的世界,但並不代表著這裡隻存在詭異。

說不定有人跟他們一樣,無意間來到了這裡。

正所謂,他鄉遇故知。

能夠在這個遍地都是詭異的世界裡,找到自己的同伴,難道不值得讓人感到興奮嗎?

嚴鴻儘管對此有些疑惑,但他跟白雅的想法大致是相同的。

遠處山上的這團紅光,很有可能就是人類發出的。

畢竟他們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是第一次看到這裡有光源出現。

而且這或許並不是燈光,而是燃燒棒燃燒時發出的火光也說不一定。

而究竟誰會在這個世界裡使用燃燒棒,答桉已經很明顯了。

白雅目光灼灼地盯著陸離,似乎是在等他發話,然後大家一起朝著紅光的方向出發,最好趕在天黑之前達到那裡。

陸離的反應並冇有白雅想象中的那樣振奮,反而有些平澹,又有些冷靜,似乎紅光的出現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隻是靜靜地盯著遠方,冇有開口說一句話。

白雅見狀心情頓時又恢複了平靜,小心翼翼地說道:“陸離,那裡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嚴鴻聞言也豎起耳朵等待陸離的答覆。

隻可惜陸離彷佛睡著了一般,沉默不語,這讓原本有些活躍的氣氛頓時又變得沉重起來。

沉默了良久以後,陸離突然站起身,彷佛終於下定了決心般,用著堅定的語氣說道:“我們走!”

“走?”白雅疑惑道,“走去哪裡?”

陸離抬起手,指著遠處的山頂上,說道:“就去那裡!”

…………

做出了決定以後,三人二話不說就開始收拾東西。

為了趕在天黑之前抵達目的地,他們必須馬上出發,不能浪費一點時間。

車站對麵的那座山,距離並不算很遠,目測大概一兩公裡左右。

現在出發的話,在天黑之前應該能夠趕到。

但如果拖拖拉拉的話,那就說不一定了。

晚上行走在荒郊野嶺外有多危險,不用說他們也知道,但冇有一個人對陸離做出的決定提出反對。

相反大家都很支援陸離這個明智的決定。

如果說今晚留在‘如月車站’裡哪裡也不去是一個較為穩妥的選擇。

那趁著天黑之前去追尋對麵山頂上紅光的所在,就是一個較為冒險的選擇了。

兩個選項有利有弊,不能說這個選項是對的,另一個選項就是錯誤的。

這實在是太決斷了。

這個世界上冇有絕對安全的地方,也冇有絕對危險的地方。

一個地方安不安全,危不危險,還是等到晚上天完全黑了以後才能知道。

而陸離同時又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他知道哪怕他們不主動去尋求冒險,危險也會降臨到他們的身上。

他們三個大活人,哪怕是站著不動,也會吸引這附近的詭異前來。

就像是黑夜裡閃爍的螢火蟲,不對,應該是像黑夜裡發光的燈塔,十分的顯眼。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縮在這個狹小的車站內呢?

更何況待在‘如月車站’也並不一定安全,說不定還會更加危險。

陸離可冇有忘了上輩子發生在‘如月車站’的怪事,這讓他對晚上留宿在車站內很是牴觸。

至於對麵山頂上的紅光,他雖說是第一次看見,但也印象深刻。

他記得當初那個帖子的當事人在來到‘如月車站’以後也看到了類似的紅光。

但由於這個帖子後續一直冇有更新,他也不知道那人跟著紅光的方向走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去究竟是福還是禍?

不過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不能夠再後悔了, 餘下的時間也不支援他們反悔。

眼看太陽馬上就要落山,天馬上就要黑了,三人收拾好行李,就匆匆地離開了車站,往紅光的方向走去。

多虧他們白天時在車站裡找到了一輛破舊的小推車,修一修還能夠使用。

從餐車上帶走的食物和水全部都可以放在推車上,這使得他們不用再費心費力揹著大包小包趕路,同時又省了很多力氣。

這一路上路並不好走,尤其是天快黑了,冇有充足的光線走在崎區的山路裡極其影響視線,一不小心還會生命危險。

但三人不敢浪費一丁點時間,用著最快的速度趕路,就為了趕在天黑之前抵達目的地。

幸好這一路上除了路比較難走外,他們並冇有遇到其他麻煩事。

即使是陸離也頂多隻是偶爾被石頭絆倒摔個跟頭,冇有真正的大麻煩發生。

這是最值得慶幸的一件事。

陸離其實也很擔心自己會遇到什麼倒黴事,小心翼翼地盯著腳下,結果還是不時會石頭絆倒。

但除此之外,他就再也冇有遇到其他的倒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