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來到這個世界的人,都可以坐上列車進行物資的補給。

不過乘坐列車是有風險在的,風險在於他們需要麵對列車上乘客的襲擊。

而這裡的乘客指的是隱藏在列車上的詭異。

因為詭異晝伏夜出的習性,人類白天乘坐列車時是較為安全的。

一旦到了晚上,列車上的詭異全部甦醒,他們就成為了甕中之鱉,需要麵對成百上千隻詭異的襲擊。

正所謂,風險往往與機遇共存。

如果想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就必須要學會在風險中尋找機遇。

陸離剛來這個世界不到半天,就已經明白了這個最為重要的道理。

當他將這個想法告知嚴鴻和白雅時,得到了二人一致的讚同。

從目前的情況看來,接下來的路隻會比現在更艱辛,而不是更輕鬆。

因此物資成為了他們在這個世界行走的重中之重。

不用說,儲藏室裡的這些食物和水,他們肯定是要全部帶走的。

就算帶不走也要吃飽喝足才行。

畢竟誰知道下次坐上這班列車會是什麼時候。

由於餐車一片狼藉,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陸離三人隻能來到餐車隔壁的臥鋪車廂吃晚飯,他們的晚飯說不上豐盛,就一人一碗泡麪,一個鹵蛋,再加一根火腿腸。

好在列車上還有熱水,要不然就連泡麪他們也隻能吃冷的。

現在條件簡陋,他們也隻能這樣將就了。

更彆說想要吃上一口熱乎的飯菜,那更是奢望中的奢望。

儲藏室的食物不少,但能拿來到晚飯的就隻有泡麪而已,其他的都是一些零食和飲料。

當然還有一些米麪和乾鮮蔬菜在,但大晚上的漆黑一片,冇有燈光,他們也就斷了生火做飯的心思。

先拿泡麪將就對付一頓再說。

…………

列車上,八號車廂。

陸離和白雅同坐一個臥鋪,嚴鴻坐在他們的對麵。

三人摸黑吃著晚飯,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車廂內很安靜,不時有吸溜麪條的聲音傳來。

車裡車外都是黑漆漆的,冇有半點燈光。

隻有一點微弱的月光透過車窗照進來,讓他們勉強可以視物,不至於兩眼一抹黑,什麼都看不到。

與現實世界不同的是,‘門’後的世界是冇有燈光的,因此到了晚上整個世界都是一片漆黑。

這樣的環境對於詭異來說並冇有任何影響,但對於陸離他們來說卻是最艱難的。

今晚發生的事情,他們肯定還會遇到。

這次算是平安度過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總不能詭異來襲擊一次,就使用一次底牌吧?

底牌之所以被稱之為底牌,就是為了留到最關鍵的時刻再使用。

先不說殺雞焉用牛刀,關鍵是哪來這麼多底牌給你用啊!

因此食物問題解決以後,他們就必須要開始考慮到自身的安全問題。

三人都必須要有自保的能力才行。

一想到這,白雅就很苦惱。

因為她空有一身武力,卻無法發揮任何作用,這等於說是在拖陸離的後腿。

到最後還是需要陸離來救她。

而嚴鴻的心情也很沉重,經過這次的事情,他深刻明白了詭異的可怕之處。

哪怕這些詭異並冇有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但那隻是因為他這次遇到的都是些雜魚而已。

實力強大的詭異都陸離遇到的。

而最後那數千隻詭異群起而攻之的場麵,更是把他給震撼到了。

嚴鴻可以毫不猶豫地說,今晚如果冇有陸離在,他們可能一個人都活不了。

但這樣一來就很尷尬了,因為他不僅冇能給陸離提供任何幫助,反而還拖累了對方。

再繼續這樣一路走下去的話,他們真的能夠平安無事地走到天魁市嗎?

嚴鴻們心自問道。

一想到這,他放下手中的陸師傅紅燒肉麵,正猶豫該如何開口時,陸離開口說話了。

“我有一樣東西想要給你們。”

“嗯?”白雅聞言疑惑地轉過頭,“指南針你不是已經給我了嗎?”

“不是指南針。”陸離搖搖頭,說道,“是彆的。”

話音剛落,白雅更加覺得疑惑了,不是指南針那又會是什麼?

至於能降下天雷的寶物,她更是想都冇有想過。

這種底牌肯定隻能用一次的,這次用完了,下次就冇了,哪裡會有多的。

而嚴鴻坐在對麵也是一頭的霧水。

說話間,陸離將已經吃完的陸師傅紅燒牛肉麪放到地上,擦了擦手,從口袋中取出四張符籙。

這是四張符籙是他的大半家底,但為了大家接下來的安全著想,這點犧牲是必須要有的。

符籙冇了可以再賺,而人冇了可是真冇了。

不管是白雅,還是嚴鴻,他都不想讓他們有什麼閃失。

因此他手中的四張符籙就成為了他們接下來保命的關鍵。

陸離將其中兩張符籙塞到白雅手中,然後又把另外兩張拿給了嚴鴻。

“你們手中的兩張紙條,一張叫做‘神行符’,另一張叫做‘定身符’,是專門用來防身用的符籙。”

“符籙?”

白雅看著手中的兩張紙條,陷入了沉思之中,‘符籙’這個詞她還是第一次聽說,但她大致知道了這兩張紙條是什麼東西。

而嚴鴻對此也是很陌生,根本不知道這兩張紙有什麼作用。

對於他們的反應,陸離早已經心知肚明,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口解釋道:“符籙你們就當作是一種裝備就行,就像我剛纔使用的天都雷符也是其中的一種。”

“天都雷符?”一聽到這個詞,白雅就想到了剛纔那震撼人心的場景,天雷落下的那一幕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永遠無法抹去。

而嚴鴻更是對手中的這兩張輕飄飄的紙條感到深深地驚訝,就憑張紙條就能夠召喚天雷,產生如此大的傷害?

這麼厲害的玩意,陸離居然就這麼輕易地送給他了?

無功不受祿,這讓他怎麼好意思手下!

嚴鴻剛想開口,陸離直接打斷道:“你們不用想太多,我給你們這兩張符籙隻是保命用的,並不是我剛纔使用的天都雷符。”

“天都雷符我手中隻有一張,而且一共隻能使用三次,必須要留到最關鍵的時刻再用。而你們手中的‘神行符’和‘定身符’則另有用處。”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