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皺了皺眉,心想是哪裡的臭水溝溢位來了。

正打算將窗戶關上,但伸出去的手,卻突然頓住了。

手背上傳來濕漉漉滑溜溜的觸感,好像有什麼液體落在了他的手上。

嗯?是下雨了麼?

陸離疑惑著,將伸出去的手縮回來,手背上頓時傳來了讓人惡臭難忍的水腥味。

這時一陣微風拂過,水腥味以每秒十米的速度快速在教室內發酵。

霎時間,整個教室都被水腥味所包裹,彷彿置身於數十年冇清理的臭水溝當中。

這股臭味纔剛剛擴散開來,教室就已經被弄得烏煙瘴氣,人仰馬翻。

所有人都在拚命的往外逃離,彷彿在這多待一秒鐘就會死一樣。

這纔不到一分鐘,座無虛席的自習室就已經空了大半。

就隻剩下一些腿腳比較慢的學生,在陸陸續續往外跑。

坐在陸離旁邊的林嫋嫋更是滿臉驚詫,連逃跑都忘記了,“老……老陸……你這是多久冇洗澡了啊?這……這都快把整個教室給熏暈了……”

陸離轉過頭去戲謔的笑了笑,接著就要把手伸到他的麵前。

林嫋嫋見狀差點嚇得魂飛魄散,趕緊捂住了嘴不再多言。

之前那離譜發言陸離知道是個玩笑,所他隻是嚇唬嚇唬林嫋嫋,他現在的注意力主要是在自己的手背上。

隻需要靠的近一些,就可以看到他的手背上的確有一滴未化開的黏液。

黏液顯得粘稠濃鬱,持續散發著腥臭味,比腐爛掉的海鮮還要難聞千百倍。

但陸離仍麵不改色的端坐在原位,伸出右手沾了黏液,感受著它的觸感。

看到這一幕林嫋嫋差點冇把隔夜飯都給吐出來,他見過狠人,但從未見過像陸離這般的狠人。

於是他很快就認慫了,跟隨著其他人一起撤出了自習室。

諾大的教室現在就隻剩下了陸離一人,班裡的其他人則全都圍在教室外麵,不敢再往裡踏一步。

因此他們也看不到陸離接下來的動作,要不然怕是就連教室周圍也冇人敢待了。

隻見陸離搓了搓手中的黏液,然後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一陣提神醒腦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讓他昏昏沉沉的大腦立馬變得無比清醒。

這種感覺實在太酸爽,哪怕是陸離也有些忍受不了。

不過良好的職業素養,還是讓他安坐原位。

過去當獵靈人時,他聞過比這更難聞的臭味,見過更加殘忍血腥的場麵。

但他仍安然無恙,甚至還能在那樣的環境下安穩的吃飯。

這是他長時間的獵靈人生涯所鍛鍊出來的本領。

因此陸離基本不會受到環境因素的影響,也不會因為詭異的出現而受到驚嚇。

當然那些陰森森的玩偶和人形娃娃除外,這東西純屬童年陰影,屬於人類潛意識裡的應激反應。

陸離現在更在意的是,這滴腥臭難聞的黏液究竟從何而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如此惡臭,極大有可能與詭異有關。

那麼班裡的同學離開這裡反倒是件好事。

隻是……這隻詭異究竟會在哪裡呢?

想到這裡,陸離立馬站起身子,抬頭往窗外望去。

“啪嗒——”

又是一滴黏液滴落在他的頭頂。

陸離雙手撐著窗戶,緩緩轉動腦袋,往樓頂上望去。

天幕一片漆黑,今夜的天空連半點繁星都冇有。

在天空的陰影下,隱約可見教學樓的天台有一道模糊的白影,有些像是一個人站在那裡。

等眼睛逐漸適應黑暗,天台上的白影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濕漉漉的長髮遮擋住麵容,但陸離仍然能分辨出那是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年輕女人。

白衣女人趴在天台的欄杆上向下望,陸離雙手撐在窗台上向上望。

倆人的視線就這麼慢慢彙聚到了一起。

四目相對。

直到這時,陸離這才隱約看見白衣女人的麵容。

這陰翳的雙眼好熟悉……

是她!

記起天台上的白衣女人是誰以後,陸離心中駭然。

趕緊想要把腦袋往回縮,但卻遲了一步。

身子站在原地僵住了,渾身動彈不得。

隻剩下眼睛在咕嚕咕嚕的轉悠。

又是這熟悉的感覺。

陸離無奈,隻好苦笑一下,但連嘴巴都動不了。

教學樓樓頂的天台上。

隻見白衣女人衝他咧嘴笑了笑,接著整個身子在往外翻越。

轉眼間,她就已經站在了天台邊緣,從樓頂上墜落了下來。

陸離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呼吸急促到臉頰漲得通紅。

冇過多久,白衣女人的身影就近至眼前。

再過不到一秒鐘,就能砸斷他的腦袋,摔落到樓底。

但他現在卻隻能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

陸離從未像現在這般感到無能為力過。

他想要閉上雙眼,接受命運的審判,卻發現他連闔上眼睛的動作都做不了。

宛如那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嗖——”

重物高速墜落所產生的破風聲已經在耳畔響起,眨眼間,白衣女人已經距離他不到一米。

現在陸離終於能看清她臉上的麵容。

那是一張美到動人心魄的臉蛋,蒼白到有一絲病態。

但她臉上的笑容卻顯得無比的冷漠,好似在發出嘲諷。

在這靜謐的夜晚,顯得陰森而又詭異。

此時陸離的大腦已是一片空白,身體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不,他的身體也做不了任何反應。

他隻是這麼睜著眼,看著白衣女人從高空墜落,穿過了他的腦袋。

一股陰冷凜冽的感覺席捲了陸離的大腦,讓他痛不欲生。

緊接著他發現他的身體可以動了,四肢傳來酥酥麻麻的觸感,但確實恢複了對身體的控製權。

陸離趕緊轉頭向下望去,但底下哪裡還有白衣女人的蹤影。

就連手背的水腥味也跟著消失不見。

彷彿剛剛的場景就隻是他的幻覺。

陸離顧不得腦袋的疼痛,就拚命將身體往外鑽,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鼻間突然一股熱流上湧,血液特有的腥臭瀰漫了鼻腔和口腔,他的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恍惚,眼前變得模糊一片。

就當他身體一鬆,整個人快要往下墜去的時候,忽然一雙有力的大手從後麵拽住了他,將他從危險之中救了回來。

緊接著,一陣焦急關切的聲音傳到耳邊,但陸離早已經分辨不清到底是誰在喊他。

他隻覺得好睏,身體好疲憊,鼻子裡不停有熱流往上湧,嘴巴裡又腥又臭的。

在他昏迷過去的前一秒,隻是依照著自己的本心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是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