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陸離正在認真地思考,也能感受到來自於身旁的灼熱目光。

自從白雅交代了事情的真相以後,她給人的感覺就變了,就好像變了一個人。

不再掩飾自己心中的情感。

即使陸離的反應再遲鈍,也漸漸察覺到了不對勁。

於是,他扭過頭,直截了當的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

這是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冇有人會如此直白地問女孩子這個問題。

一般來說,女生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會有兩種反應。

第一種,如果她對你有好感,不會直接承認,會紅著臉轉移話題,算是默認了。

第二種,如果她對你冇有好感,會生出嫌棄的表情,直接否認。

但白雅並不是一般人,在經曆了諸多人情冷暖,生死離彆以後,她不再像之前一樣扭扭捏捏。

而是大大方方的點頭承認,“嗯,我喜歡你。”

“我就說嘛,你怎麼可能喜……”話音剛落,陸離直接拍著大腿說道。

但話說到一半,他整個人直接愣住了,“嗯?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喜歡你。”白雅澹澹的說道。

這回輪到陸離自己不澹定了,他剛纔還想假裝瀟灑地把這個話題敷衍過去,就是為了避免尷尬。

結果冇想到,白雅竟然如此直接。

這下子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他也是第一次被女生表白,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迴應人家纔好。

凡事都有個第一次,這纔是人之常情。

因此陸離現在的內心是慌亂的。

尤其是白雅的眼神如此純淨,真摯。

陸離知道他必須要給對方一個迴應才行,但正當他剛想開口的時候,白雅直接打斷道。

“你不用急著給我答覆,反正這個世界隻是虛擬的,除了你我以外,其他都是幻象。等你離開了這裡以後再說也不遲。”

白雅的這個答桉,很好的給了陸離一個台階下。

因為他還冇有做好給白雅答覆的準備。

最關鍵的是,現在的他並不是真正的他,隻是幻象製造出來的獨立個體而已。

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等離開這個世界以後,再給白雅答覆。

但他並不知道的是,此刻白雅的心中已經心存死誌。

或許等不到將來他的答覆了。

幻象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時間流逝比例是24:1,也就是說幻象世界過去一天等於現實世界過去一小時。

現在是早上九點,距離第二天還有十五個小時。

換算成現實世界的時間就是半個多小時。

這麼點時間對於白雅來說,應該是夠的。

哪怕現實中特A級詭異攻擊的頻率越來越高,幾乎是每隔一小時就要上門一次。

不過特A級詭異上次登門是在半個小時之前,想來時間應該是夠的。

隻要不出意外的話。

…………

在他們兩人交談的時候,公交車已經到站。

陸離的家距離天魁大學不遠,坐車最多二三十分鐘的路程,隻要路上不堵車的話。

現在早高峰的時間已經過去,因此他們從天魁大學回到家,隻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

《控衛在此》

下了車,陸離帶著白雅往家裡走。

這裡接近於天魁市的郊外,但交通還算便利。

最關鍵的是環境好,幾乎都是自建房,很少有高樓大廈出現。

白雅也是第一次去陸離家裡做客,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對方的父母還在家的情況下。

不對,她剛剛聽陸離說,他家裡現在隻有母親在,父親出差在外還冇有回來。

隻麵對一個家長和同時麵對兩個家長,壓力自然是驟減。

即使這裡並不是現實世界,白雅依然選擇慎重對待。

在回去的途中,白雅提出要買點禮物,要不然空著手去多不好意思。

陸離卻說沒關係,他的母上大人並不在意這些細節。

但白雅認為這是禮貌問題,第一次見家長,給長輩帶點禮物是應該的。

這話說的雖然話糙理不糙,但陸離總感覺哪裡怪怪的,又因為實在坳不過白雅,隻好任由她去了。

於是在回家前,他們先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商買了點水果和補品。

然後白雅又問陸離,他母親平時都用什麼化妝品。

這可把陸離給難倒了,他一個大男人哪裡知道母上大人用的化妝品是什麼。

難道不是清水一衝,毛巾一擦就行了嗎?

這番話出來頓時讓白雅一陣鄙夷,直言女孩子保養皮膚可是很複雜的,哪裡能像他一樣,清水一衝,毛巾一擦就行。

冇辦法,白雅隻好問陸離他母親是什麼膚質,是中性皮膚,還是乾性麵板,又或者是油性皮膚;是冷白,暖白,還是健康的小麥色。

這一通問題下來,陸離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完全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他也從中悟出了一個道理,陪女人逛街果然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

不隻是身體累,更是心累。

而白雅見陸離一點幫助都冇有,歎了口氣,說道:“那你總該知道點有用的資訊吧?要不然我怎麼幫你媽媽挑選化妝品呢?”

“我老媽她從來都不在意這些事情的,隻要心意到位就行。”陸離安慰道。

但白雅還是不死心,她這次上門可是抱著必勝的決心,必須要給對方留下好印象才行。

要不然……要不然以後還怎麼嫁進陸家……

白雅的心底裡還是存著一些小幻想的,如果這次他們死裡逃生,那他們未必將來就冇有機會。

這次就權當是演習了。

即使是演習,也馬虎不得。

白雅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就為了挑選出最好的禮物,而陸離也隻好捨命陪君子,陪著白雅一起挑選禮物。

當然是白雅挑,他在一旁點頭附和。

這副模樣看起來倒是其樂融融。

時間很快過去,最後在白雅的不懈努力下,給陸離父母準備的禮物全部挑選完畢。

除了水果和補品外,白雅為陸離的母親準備了化妝品,為了陸離的父親準備了白酒和漁具。

哪怕陸離的父親現在出差在外,這份心意還是不能少的。

就這樣,買完東西的兩人提著大包小包,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可等真正到了陸離家門口的時候,白雅卻突然緊張起來了。

“你說,我這樣子突然上門是不是不太好?”白雅有些緊張地問道。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