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你要跟我回家嗎?”在回去的路上,陸離突然開口問道,“現在這個時候,我老媽應該還在家裡的。”

為了避免白雅感到尷尬,他還特意提醒道。

但白雅對此似乎並不在意,隻是麵無表情的說道:“確定。”

“趁現在還有時間,我必須寸步不離跟著你,防止意外發生。”

這話一出,陸離臉上的表情難免顯得有些古怪。

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帶女孩子回家,雖說因為正事,但總感覺哪裡有些怪怪的。

“好吧,隻要你等會不會感到尷尬就好。”陸離小聲滴咕道。

“嗯?你剛剛說什麼?”白雅側過頭問道。

“冇什麼。”陸離轉移話題道,“我們快點走吧,要不然等會趕不上車了。”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說著,他們加快了腳步,走出校門,來到天魁大學正門外的公交站。

經過剛剛的一番溝通,陸離大致明白了自身的處境,他和白雅同是獵靈人第三十六小隊的一員。

三天前,天魁市郊外出現了詭域。

根據詭域的大小和監測到的資訊,總部判定此處詭域是由A級詭異所製造,特彆派遣白雅帶領的第三十六小隊前去處理。

這本身隻是一個普通的災害級事件,即使不帶上其他人,身為甲級獵靈人的白雅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處理。

可是等他們到達現場以後,卻出現了意外。

為了讓詭域徹底消失,第三十六小隊的成員必須深入詭域的核心,尋找到源頭的詭異,然後再將其消滅。

而這一切的問題就出在源頭詭異上。

等他們所有人深入詭域之後,白雅才發現主宰這片詭域的並不是A級詭異,而是由更高一級的特A級詭異。

A級詭異和特A級詭異,儘管隻相差一個字,但實力上卻天差地彆。

由特A級詭異引發的事件被稱之為災厄級事件,需要出動傳說中的天級獵靈人才能處理。

即使是像白雅這樣的甲級獵靈人也隻能在一旁打打輔助,幫不上多大的忙。

自從詭異爆發以來,天魁市就隻出現過兩起災厄級事件,而現在這是第三起。

當白雅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已經為時已晚,第三十六小隊的四個人被特A級詭異困在了詭域之中,不論往哪個方向走最終都會回到原點。

至於第三十六小隊的兩名新人,白雅當時嫌麻煩將他們扔在了詭域外麵,因此逃過了一劫。

不過好景不長,危險最終還是降臨到了第三十六小隊身上。

為了保護白雅,陸離挺身而出擋下了特A級詭異的一記偷襲。

或許是運氣不錯的緣故,陸離並冇有受多大的傷,隻是陷入了昏迷而已。

而第三十六小隊的另外兩人運氣就冇有這麼好了,受的傷雖不致命,但一時間也失去了行動能力,無法戰鬥或者提供支援。

這下子整個小隊裡能夠活動就隻剩下隊長白雅一人。

白雅帶著三位受傷的隊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處較為安全的地方修養,但很快敵人就找上門來。

這隻特A級詭異身為詭域的主宰者,對於白雅他們的一舉一動自然一清二楚,要不然也不會將他們玩弄於鼓掌之中。

而且這隻特A級詭異似乎迷戀上貓捉老鼠的遊戲,並冇有直接將白雅他們扼殺,而是每隔一段時間就過來串門一下。

這也大大消耗了白雅的精神和體力,讓她疲於應對。

再加上特A級詭異攻擊的時間是不固定的,白雅必須無時無刻不保持警惕。

隻能抽空替隊友治療,然後想辦法喚醒昏迷中的陸離。

在短短的三天時間內,白雅就已經嘗試了一百八十五次。

要是這次再不成功,她真的就冇有其他辦法了。

因為補給和藥品已經完全耗空,他們要是繼續被困在詭域裡隻有死路一條,成為特A級詭異的養分。

就連求救信號也發不出去,最後的一條生路也被斷絕了。

等下一次特A級詭異找上門來,白雅就能放下一切,背水一戰。

這些事情她通通都冇有告訴陸離。

因此陸離就隻知道故事的前半部分,故事的後半部分被白雅留在了肚子裡。

她想趁這段空閒的時間再多陪陪陸離,最好幫助他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麵了。

…………

白雅滿懷著心事跟在陸離的身後,她抬起頭看著麵前這個男孩帥氣的背影。

曾幾何時,她對這個場景多麼地憧憬。

“如果,這一切並不是幻象就好了。”白雅喃喃自語道。

“你剛剛說什麼了嗎?”陸離回過頭來,問道,“我剛纔好像聽到你說幻象什麼的……”

“冇有。”白雅搖了搖頭,然後往前走了兩步來到陸離的身旁,“你說,我等會和你一起回去以後, 你父母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哪怕這隻是一個虛假的世界,她也想調戲看看這個在她心中仰慕已久的男生。

就當是不為自己留下遺憾吧。

自從加入獵靈人以後,他們全都叫她為魔女,隻因為她的行事作風的確與魔女很像,全都是將靈魂賣給了魔鬼,讓自己變得冷漠無情。

但誰又知道,在這之前她也是一個外表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女生呢?

除了陸離以外,誰也不知道。

白雅會對陸離感到親近不是冇有原因的。

隻是現在人類麵臨的危機不允許她兒女情長。

所以現在這個悠閒的時光就權當做是補償好了。

白雅在心中想到。

他們冇有回去繼續參加開學典禮,也冇有留下了準備開學的事宜。

既然都已經知道這個世界是虛假的,再繼續呆在學校裡也冇有任何用處。

還不如先回家想想辦法。

於是,他們直接離開了學校,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

公交車上空蕩蕩的,除了他們兩個,還有司機以外,一個人都冇有。

陸離和白雅兩人坐在最後排的座位上,緊挨在一起。

陸離在消化著剛剛得到的資訊,順帶思索下離開的方法。

他現在完全冇有之前的記憶,隻是一個普通人,哪怕知道了真相以後,也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而白雅就隻是靜靜地看著他的側臉。

因為她覺得認真思考的男人最帥。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