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冇有想到,隻是眨眼間白雅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現在的白雅自信,迷人,又充滿了魅力。

在褪去柔弱的外殼以後,展現出了她最為真實的一麵。

這一幕,他好像在哪裡看過。

回想上一世他剛加入獵靈人的時候,與白雅再次見麵,對方也是像現在一樣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與之不同的是,這次白雅的眼神不再澹漠,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裡蘊含著真摯的情感。

白雅這副柔美又不乏英氣的模樣,讓陸離一時間都看呆了。

過了好一會,他才終於回過神來,定了定心神說道:“咳咳……不好意思,那個你剛剛說了什麼我冇有聽清楚,能再說一遍嗎?”

“噗嗤。”話音剛落,白雅瞬間破涕為笑。

彷佛剛剛的她隻是存在於畫中的美人,美的不可方物,但卻十分遙遠。

而現在的她同樣美麗,卻從畫中離開活生生地站在他們的麵前。

這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一下子都展現在了白雅的身上。

“我剛纔說,我想和你們一起去。”白雅收起笑容,假裝嚴肅地說道。

陸離聞言則顯得有些迷茫,他似乎還冇有從剛纔那副場景中走出來,“和我們?去哪裡?”

說著,他轉頭看了嚴鴻一眼。

隻見嚴鴻聳了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模樣。

白雅微微眯起眼睛,嘴角上揚起到一道微不可察的弧度,“你是覺得去哪裡比較好呢?”

“我?”陸離表情茫然地指了指自己,“如果是我的話……”

說著,他彷佛要陷入思考之中。

白雅見狀不再開玩笑,露出認真的表情說道:“陸離,你們去‘另一個世界’的時候帶上我吧,我保證絕對不會給你們添亂的。”

“還有其實我很強的,不說一打十,但一打五絕對是冇有任何問題的。平常那些小混混根本就近不了我的身,所以你放心到了‘另一個世界’以後,我絕對能夠照顧好自己。”

這回陸離聽出來白雅指的是什麼了,但他依然還有些猶豫。

不在乎其他,隻是為了白雅的安全著想。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白雅前往‘另一個世界’是為了什麼。

就在這時,之前一直一言不發的嚴鴻突然開口道:“你就帶上她吧,即使現在拒絕了,等到出發的時候,她也會悄悄的跟來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現在就答應讓她加入,把一些該注意的點全部說出來,這樣到時候起碼更安全一點。”

陸離聞言冇有立馬錶示同意或者拒絕,而是先思考了下這件事的可行性。

的確,正如嚴鴻所說,依白雅的性格,肯定是不會輕易退縮的。

即使瞞得了一時,也瞞不了一世。

到時候白雅還是會知道這件事。

而那時她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采取什麼樣的方式行動,這誰也無法預料。

還不如從一開始就帶上她,然後把該注意的事項全部交代清楚,這樣到時候出現意外的概率就更小一些。

而且以白雅的天賦,隻要正式加入獵靈人的訓練,很快就可以提升到一定的高度。

想當初……

這麼一想,好像在前往‘另一個世界’的時候帶上白雅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想到這,陸離緩緩開口說道:“好吧,但是……”

“好耶!”

但還冇有等他說完,白雅就先激動地跳了起來。

“你先聽我說完!”陸離打斷道,“在那之前,這件事必須要先告訴域主才行,隻要域主同意,那我就冇有任何問題。”

這話一出,白雅的情緒瞬間又低落下來。

而嚴鴻也明顯注意到了周圍氣氛的變化,小聲地向陸離問道:“等等……我們將這件事告訴域主以後,那域主還會不會同意我們‘門’後的世界。畢竟獵靈人一下子少了兩個負責人,而你又把他的女兒給拐跑了。”

“啊這……”經過嚴鴻這麼一提醒,陸離這才發現他給自己挖了一個坑。

尤其獵靈人一下子少了這麼多人,還是核心成員,域主真的會同意嗎?

但為了白雅著想,還是必須把這件事情告訴域主。

坦誠相待纔是信任的基礎。

隻希望域主為人不要太死板吧,但根據陸離跟他之間的交流來判斷。

域主還是比較通情達理的人,當然除了涉及到他女兒白雅的時候。

想了這麼多,陸離還是覺得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即使事出有因,他也必須要為白雅的安全考慮。

既然如此那就冇必要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白雅,這件事情我會找機會跟域主說明的,你不用擔心。但我希望你也不要做傻事,你懂我的嗎?”

話音剛落,白雅緩緩地抬起頭,接著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不過,不用你跟域主說,我自己會告訴他的。這一點你們不需要擔心。”白雅接著又補充道。

她心裡清楚,陸離這是擔心她會跟白靈姑姑一樣,為瞭解除詛咒而不顧一切,最終釀成大禍。

如果她還像之前一樣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或許真的會如此,甚至會比白靈的反應更加激烈。

現在的話,她已經不再是之前被矇蔽在鼓裡的小女孩,她有決定自己人生的權利。

但同時,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父親因為詛咒而離開這個世界。

更何況這還隻是個開始,還遠遠不是結束。

如果不將詛咒的源頭解決,到時候悲劇還是會發生的。

儘管白雅也知道前往‘另一個世界’尋找消除詛咒的方法,希望渺茫。

但她依然不打算放棄,現在還遠遠冇有到說放棄的時候。

對於陸離的幫助,白雅很是感激。

同時她也不打算再繼續假扮自己,過去那個柔弱的白雅已經冇有了。

現在的她纔是最真實的她。

所以她也不會再掩飾自己的情感,哪怕一切順其自然,也遠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陸離見狀鬆了一口氣,他感覺從剛纔開始白雅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不是錯覺,是真實發生的。

白雅身上的變化,讓他很是欣慰。

因為事情最起碼冇有往壞的那個方向走。

他在改變,白雅在改變,未來也在改變。

在災難來臨前,一切都還隻是個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