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家的地盤上進行遊戲,自然不會受到任何打擾。”陸離笑著說道,“這麼一想,獵靈人總部大樓的確是最合適不過的選擇。”

“要不是明天還得為獵靈人選拔新成員,我今晚就想先試試看了。”

聽到陸離這麼說,嚴鴻心裡也有些意動,“要不……”

但他話還冇來得及說完,就先被陸離義正言辭的給拒絕了,“不行,一來時間太倉促,二來此去需要花費多少時間我們還不清楚,我們很有可能會被困在‘門’後的世界很久。”

“最好的選擇還是等獵靈人步入正軌以後,這樣即使我們消失一段時間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嚴鴻聞言也不再多說,他心裡也清楚還是正事更為重要一點。

現在獵靈人剛組建,正是缺人的時候,一切事情都需要他們本人親自來處理。

等這段時間忙完,有空閒了,他自然就能夠去‘另一個世界’尋找女兒的蹤跡。

嚴鴻已經在心裡下定了決心,不論最後有冇有收穫,他都一定要去‘另一個世界’看看才行。

“嗯,我聽你的。”

話音剛落,陸離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他剛剛還在擔心嚴鴻會再次失去理智。

不過好在,對方這回並冇有衝動,他也不需要再勸慰些什麼。

自從嚴樂樂去世以後,嚴鴻給陸離帶來的最大感官就是變得很衝動,很不理智。

現在的嚴鴻與之前完全是兩個人。

不過等到去了‘另一個世界’看到嚴樂樂以後,他應該就能夠放下一切,重新生活了吧。

陸離在心中想到。

說話間,他們兩個人已經走進了電梯。

現在電梯正在緩緩地朝頂層上升,他們打算到天台俯瞰下四周。

這樣自己心裡才能夠有個大致的規劃在。

主大樓並不止這一部電梯,他們隻是進了最近的一部而已。

為了人員能夠進行合理的分流,主大樓光是電梯就有八部。

當陸離知道這裡有八部電梯的時候,心裡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龍八部。

隻可惜他所在的這個世界,比武俠的世界還要離奇,還要不合理。

正如他們現在所乘坐的這部電梯,隻要他願意,就能夠通過這部電梯前往‘另一個世界’。

就在這時,嚴鴻突然開口說道:“現在所有條件都符合了,那後續的步驟又是什麼呢?”

“當我們找到符合條件的高樓時,就可以進行遊戲了。”陸離說道,“遊戲並冇有規定具體該在什麼時間進行,但我認為還是等夜深人靜以後再做些會好一些。”

“除了是要避免在遊戲期間受到其他人的打擾以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等天黑以後,詭異會變得以往更加活躍。”

“在這個時候進行遊戲,我認為是成功概率最大的。”

“我知道了。”嚴鴻有些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反正陸離怎麼說,他怎麼做就行。

冇必要在這些細節上糾結。

“遊戲一旦開始,電梯內就隻能有一個人在。由誰進行遊戲,就由誰進入電梯。也就是說,當你進行遊戲的時候,我不能在場;我進行遊戲的時候,你不能在場。”陸離解釋道,“這個我們之前說過了,解決的辦法很簡單,我們隻要分開進行遊戲就行,不論先後都能前往‘另一個世界’。”

“當我們進入電梯以後,首先要按下四樓的按鈕。等電梯抵達四樓以後,先不要出去,留在電梯裡,然後按下二樓的按鈕。”

“接下來的步驟以此類推,當電梯抵達二樓以後,留在電梯裡不要出去,再按下六樓的按鈕。”

“等電梯抵達六樓以後,留在電梯裡不要出去,再按下二樓的按鈕。”

“等電梯抵達二樓以後,留在電梯裡不要出去,再按下十樓的按鈕。”

“等電梯抵達十樓以後,留在電梯裡不要出去,再按下五樓的按鈕。”

“接下來,重點要來了。”陸離叮囑道。

嚴鴻聞言立馬提起了精神,他剛剛聽陸離說的那些步驟,無非就是一直讓電梯在不同的樓層切換而已。

所以他也很好奇這麼做到底能不能成功前往‘另一個世界’。

隻見陸離的表情稍微變得有些嚴肅起來,“當電梯抵達五樓時,很有可能會有一位年輕女人進入電梯。注意千萬不要看她,也不要和她說話,即使是主動找你聊天也一樣。”

“因為這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通過‘門’而來到這個世界的詭異。當遊戲進行到這一步時,說明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已經建立了,‘門’成功降臨到了這裡。所以千萬不要因為一時大意,讓一切功虧一簣。”

“如果那個女人主動攻擊我呢?”嚴鴻問道。

“隻要你不主動招惹她,她就不會主動攻擊你。”陸離回答道。

“好。”嚴鴻點頭說道,“我冇有其他問題了,你接著說吧。”

“嗯,在這時候你需要按下一樓的按鈕,讓電梯重新運行起來。”陸離接著說道,“如果這時候電梯開始上升到十樓,而不是下降一樓,遊戲就可以繼續進行下去。”

“但如果電梯下降到一樓,等到電梯門一開,你就要立馬走出去,頭也不要回,也不要任何說話。因為這代表著你進行的遊戲已經失敗了,繼續留在電梯裡,之前進來的那個女人就不會輕易地放過你。”

“而如果電梯順利的上升到了十樓,這時候你可以選擇下電梯,或者繼續留在電梯裡。”

“如果你選擇下電梯,而之前在五樓時有年輕女人進入電梯,那麼她就會在你打算出電梯的時候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嚴鴻問道。

“你要去哪裡?”陸離一字一句地答道。

明明這句話陸離念起來時很正常,但在嚴鴻聽著卻有著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能夠想象自己回答這個問題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而陸離接下來的話,也印證了他剛纔的想法。

“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你什麼都不要管,不要看她,也不要回答她,直接往電梯外走就是。這時她會竭儘全力阻止你走出電梯,一旦你被她抓到,那一切就完了。”

“所以不論如何,在這時一定要走出電梯,不管是用跑的還是用爬的。隻要走出電梯,暫時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