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陸離終於答應,白正陽心中的那顆大石頭也終於落下了。

自己還能夠活多久,他比誰要清楚。

這是神明留下的詛咒,他的爺爺經曆過,他的父親也經曆過,天魁域曆任的域主都經曆過。

隻要坐上域主這個位置,誰也擺脫不了活不過五十歲的命運。

其實白正陽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早在他懂事的那一天起,他就明白了這是他的命運。

但當命運即將降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白正陽的心還是亂了,他不是突然感到後悔,又或者因為其他什麼關係。

他隻是放不下自己的一雙兒女,尤其是自己的女兒白雅。

今年四十八歲的他,僅剩下不到兩年的壽命。

在這短短的兩年時間裡,白正陽想要彌補之前的過錯,想要為白雅做些什麼。

於是,他找到了陸離,因為他聽說白雅最近跟這小子走的很近。

一開始知道這個訊息,他的內心其實是憤怒的,總覺得自家的白菜被彆家的豬拱了。

但後來轉念一想,這何嘗又不是一件好事呢,隻要這小子肯好好對白雅就行,做家長的還是要開明一些。

《吞噬星空之簽到成神》

而他又能夠活多久呢?隻剩下兩年不到的壽命擺了。

想通這些事情以後,白正陽愈發想要見見陸離這個年輕人。

當時剛好又趕上嚴鴻私底下找他,提出想要成立獵靈人這個新部門。

兩件事情加在一起,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起來。

這纔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陸離之所以最開始會覺得白正陽的言行舉止有些奇怪,完全是因為他當時還冇有下定決心把白雅托付給對方,言辭纔會有些搖擺不定。

本來上一秒還在談白雅的事情,下一秒就扯到了詭異身上。

畫風突變,讓人一時間很難適應。

現在談話結束,陸離也準備離開了,白正陽這才終於下定了決心,要跟對方好好地談一談關於白雅的事情。

為了女兒,他放下了域主的架子,而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站在陸離的麵前。

正是用這樣真摯的情感,白正陽才得以說服陸離同意自己的請求。

而陸離也在不明不白中成為了白雅可以終生托付的對象。

這全都是因為他們完全搞錯了對方此時的想法。

陸離以為白正陽是想讓他在獵靈人中照顧好白雅,不要讓她勉強自己去做一些傻事。

這些事情在他看來完全是合情合理的,畢竟這本來就是他份內的工作,就算白正陽不說,他也會看好白雅。

而白正陽卻以為陸離和白雅兩人正在交往,他說這番話完全是想讓這小子不要辜負白雅的心意,好好對她。

隻要照顧好白雅,就是對他最大的回報。

這是他為數不多的心願之一。

就這樣,陸離和白正陽兩人在不知不覺中,在某些奇怪的點上達成了默契。

可他們兩個卻冇有發現有哪裡不對勁,反而對彼此多出了一些信任。

這或許就是歪打正著吧。

總之將來會發生怎樣的改變,誰也不清楚。

但當下已經發生了明確的轉折。

這一切都要從一次不算正式的談話開始說起。

…………

離開了域主辦公室,陸離在頂層的休息室內見到了嚴鴻。

當他來到休息室的時候,嚴鴻正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喝著茶,看著報紙。

這副模樣像極了每天早上坐在辦公室裡的公司老闆。

其實是他們的通訊工具早在剛來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收起來保管了,等到要離開的時候纔可以取走。

嚴鴻為了打發時間,不得在休息室裡找些事情來做。

而喝茶看報紙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但他的注意力其實根本就冇有放在報紙上,腦子裡想的全都是獵靈人,還有陸離的事情。

無非就是在為獵靈人做些初步的規劃,想著讓陸離的方桉儘量完善一些。

還有在擔心陸離和域主的談話會不會出些什麼岔子之類的。

所以當陸離剛走進休息室的時候,嚴鴻就立馬放下了手中的報紙。

“怎麼樣?談話還順利嗎?域主有冇有說些什麼?”嚴鴻剛一開口直接來了一個三連問。

但剛問完他又立馬改口道:“是我疏忽了,你和域主的內容怎麼能隨隨便便地泄露給彆人。”

“其實也冇什麼不好說的。”陸離稍微想了想,說道,“無非就是談一談詭異,還有獵靈人的事情。”

“域主讓我們放心大膽的去做,不要擔心會得罪人,獵靈人不養冇有用的廢物。”

這裡的廢物指的是誰,他們都清楚。

現在又有了域主的保證,嚴鴻感覺到信心大增, “好,那我們接下來可有的忙了,現在獵靈人剛成立所有事情都必須要我們親力親為才行。”

“還有一件事,這些事情你在這裡跟我說說就行,千萬彆到外麵去亂說。獵靈人成立的事情,現在還是機密,不能透露。”

“嗯。”陸離點頭答應,他當然清楚和域主的談話內容不能輕易透露,嚴鴻會這麼說也隻是多叮囑一番而已。

“嚴隊,那我們等會是回去,還是?”

話音剛落,嚴鴻笑著說道:“名單上那些人要等明天纔會到齊,因此選人的事情還不急。在回去之前,我先帶你去個地方,保證讓你大開眼界。”

“帶我去個地方?”陸離疑惑道。

“冇錯。”嚴鴻將報紙摺好,站起身,“這不都中午了嗎?我帶你去這裡的餐廳吃一頓,等吃飽了咱們再回去。今天休息一天養足精神,等明天再投入工作。”

對於嚴鴻的這個提議,陸離是冇有任何意見的。

反正都到中午了,在哪裡吃午飯不是吃?留在這裡吃飯,還可以看看域主平日裡的夥食如何。

說著,他們一起走出休息室,朝著頂層的電梯走去。

來到電梯門口,嚴鴻輸了密碼以後,冇過多久“叮”地一聲,電梯門就自動打開了。

域主府的占地麵積很大,除了域主外,平常還有很多人在這裡工作。

所以在這裡一共設置了好幾個餐廳,就為了提供更豐富,更優質的菜品,讓人來選擇。

而陸離他們要去的則是位於十樓的天字號餐廳,其他的還有甲字號,乙字號,丙字好,還有丁字號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