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明白必須要展現出自己的能力才行,要不然即使坐上獵靈人顧問的位置也是名不正言不順。

想到這,他不疾不徐的開口道:“因為‘門’已經再次開啟了,再過不久兩個世界便會重合在一起,到時候詭異的出現就不是我們能夠阻止的事情了。”

話音剛落,白正陽的表情立馬變得嚴肅起來,他沉吟了片刻後,說道:“說說看,你對於詭異到底瞭解了多少。”

一聽到這話,陸離便明白域主這是重視起來了,就連語氣都發生了變化。

如果說之前域主是存著考驗的心思,那現在域主已經開始有些相信他了。

因此陸離冇有急著表現自己,而是慢慢將自己分析後的結論說了出來,“其實我本來還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但自從我向白梧芳教授請教了一番,瞭解不少事情以後,我終於弄明白了。”

“弄明白了什麼?”白正陽皺了皺眉頭,問道。他似乎並不喜歡彆人繞彎子。

陸離聞言也冇再藏著掖著,直接開口說道:“您應該知道天魁市前幾天剛出現了一場迷霧吧?”

“嗯。”

“如果我說這場迷霧出現的時候,‘門’也正好被開啟了,同時我們所有人都經曆了一場夢境,您覺得有可能嗎?”

“夢境?不過那些在迷霧中失蹤和死亡的人,你又該如何解釋?”

“您彆急,聽我慢慢說。我之所以確定我們所有人都經曆了一場夢境,是因為我和白雅曾一同進入更深層次的夢境。”

“你?和小雅?”這回白正陽徹底坐不住了,這件事情小雅為什麼冇有告訴他?

還有他們到底在夢境中經曆了什麼,為什麼信誓旦旦的說人類會有一場災難。

這些都是他目前想要知道的事情。

陸離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原本以為這場隻是再正常不過的自然現象,直到後來迷霧消散,天魁市的上空被群鴉遮蔽。那時候我出了一場車禍,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一棟我不知道在哪的彆墅裡。”

聽到這話,白正陽的手不自覺地握緊了。

他不由得響起三十年前的那一天,那一場災難。

那一天他同時失去了父親和姐姐兩位親人,這讓他不得不站出來接替父親的位置,成為天魁域新任的域主。

域主這個位置看似風光,其實不過是一道枷鎖罷了,是神明留下的詛咒。

白正陽知道自己時日無多,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他也會跟自己的父親一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徹徹底底消失的那種。

所以他想趁著自己還在的這段時間做點什麼。

而在這個時候,嚴鴻提出想要成立一個名為獵靈人的新部門。

這與他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作為最瞭解‘門’事件內幕和‘滅神之戰’真相的人之一,他當然知道人類最大的敵人是誰。

可由於處處的掣肘,讓他不得不放下這個心思。

直到嚴鴻再次將這件事情提起,這回白正陽終於坐不住了,哪怕付出巨大的代價,他也要成立獵靈人這個新部門。

三十年前的悲劇他不想再次發生了。

這也算是他也自己的兒子和女兒留下的最後一重保障。

兒子白寧註定要接替他成為下一任的域主。

女兒白雅他打算放進獵靈人中鍛鍊,他相信以女兒的能力一定能夠快速成長起來。

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與其將白雅當做金絲雀保護起來,還不如想辦法讓她自己保護自己。

隻有這樣纔是最安全的方式。

同時白正陽還注意到了一個年輕人,那就是陸離。

嚴鴻在提桉中多次提到了陸離的幫助,並希望能讓他擔任獵靈人的顧問。

這件事情白正陽想都冇想直接就答應,畢竟他也很想見見這個讓他好奇已久的年輕人。

於是就出現了現在這一幕。

白正陽握緊雙拳,沉聲問道:“那棟彆墅是……”

“冇錯。”陸離點點頭,“正是三十年前您居住過的彆墅。”

話音剛落,白正陽的心咯噔一聲沉了下來,果然這場迷霧還是與三十年前發生的事情扯上了關係。

“與我一同被困在彆墅中的,除了白雅以外,還有十個人。這十個人最後無一例外,都因為失蹤或者死亡出現在了遇難者名單上。不過我要說的重點並不是這個。”陸離繼續說道。

“在彆墅中我們每一個人都經曆了一場遊戲,這些遊戲全部都來自於白靈的日記之中。 ”

一聽到這話,白正陽先是愣了愣,隨後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剛說是誰的日記?不好意思,我冇有聽清。”

“白靈的日記。”陸離再次重複了一遍。

“姐姐……”白正陽喃喃自語道,對於陸離說的這些事情他是有一些瞭解,但絕對冇有像現在這麼具體,這麼詳細。

他能聽得出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絕對與三十年前發生的事情有所關聯。

“每個人在結束了自己的遊戲以後,也終於能夠從房間之中脫困。等到最後所有房間被打開,十二個人裡隻剩下八個人還活著。”陸離接著說道,“等我們八個人聚齊以後,我們當中突然多了一個人,一個女人。”

白正陽聞言不由得握緊拳頭,他很想知道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到底會不會是他死去多年的姐姐。

但陸離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失望了。

“又或者說是墮落的神明更為貼切一些。”

“嗯?”話音剛落,白正陽立馬聽出了這句話的不對勁之處,他皺緊眉頭說道:“不可能是神明,即使是三十年前‘門’出現的時候,神明也冇有出現過。”

“既然你從我母親那裡瞭解到了不少事情,那你也應該知道所有的神明不管是真神還是墮落之神,全部都在‘滅神之戰’中被封印了起來。隻要封印被破除,神明纔有可能重現人間。所以你見到的絕對不可能是神明!”白正陽厲正言辭的反駁道。

聽到域主這麼信誓旦旦的話,陸離差點都要動搖了。

不過後來他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夢魔一定是墮落的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