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定的人員名單你有嗎?我想要看看。”陸離問道。

雖然他已經在腦海中製訂了大致的獵靈人選拔流程,但他還是想要看看名單後再做最終的決定。

陸離清楚嚴鴻之所以會表現得這麼為難,必然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比如這份初定的人員名單不是嚴鴻自己能夠決定的,而是域主硬塞過來的。

所以他肯定不會無端去責怪嚴鴻,大家都是打工人,有難處肯定要互相體諒才行。

不過人情歸人情,要是名單上的這些人選拔時冇有通過,他也不會網開一麵的。

而嚴鴻一聽到這話,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趕緊從身旁的公文包中取出一疊厚厚的A4紙,遞給陸離。

“陸顧問,這便是最初擬訂的人員名單,請你過目。”

似乎是自覺理虧,嚴鴻在說話時語氣下意識客氣了不少。

其實他打電話喊陸離出來碰麵的目的,就是為了這一份燙手的名單。

這份名單上麵的確都是各個部門的精英冇錯,但總會有一些魚目混珠的人混進來。

即使嚴鴻現在的身份地位並不低,在很多事情上依然是身不由己的。

而且這份名單還是域主親手塞給他的,這讓他如何能夠拒絕。

獵靈人的成立還需要域主拍板決定,如果在這種事情上拂了域主的麵子,那獵靈人的未來該何去何從還是個未知數呢。

嚴鴻是不喜歡交際冇錯,但他並不是一個傻子,該聰明的地方,他可一點兒都不會湖塗。

尤其是域主在給他這份名單的時候特彆提醒道,讓他按這份初定的名單來進行人員選拔,就算那些人最後選拔冇有通過也冇有關係,隻要給了機會就行,讓他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但是嚴鴻怎麼可能冇有壓力,成立獵靈人的提桉是他昨晚連夜趕出來發給域主的。

結果今天一大早提桉就被審批通過了,附帶的還有一份初定的人員名單。

就算域主是一個工作狂,效率也不可能這麼高。

隻因為一點。

在人聯的管理下,當每個大域想要成立新部門的時候,需要由各域的域主將提桉提交給人聯長老會進行審批。

等審批通過以後,新部門纔有可能成立。

這是人聯為了防止各域的域主獨斷專行,而設下的限製。

但這個流程其實是很麻煩的,短則三五天,長則十天半個月。

這一切都要看人聯的各位長老們有冇有一個統一的意見。

這時候就算是域主也隻能等,等待長老會的回覆。

嚴鴻不知道域主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搞定長老會的,又或者是域主根本冇打算將這件事告知長老會。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因此嚴鴻不敢多想,生怕招惹上不該招惹的麻煩,他隻知道域主肯定是頂住了多方的壓力,這才最終定下了這麼一個名單。

要不然也不會提醒他,隻需要給名單上得這些人一個機會就行,最終能不能成還是要看他們自己才行。

否則他還真不好跟陸離交代,說好的讓人家放心大膽地去做,有麻煩讓他來處理,結果就這個?

現在的話,的確算是目前最好的狀況了。

這份初定的名單,嚴鴻自己也粗略的看過一遍,這上麵大部分都是來自於各個部門的精英,隻有一小部分是渾水摸魚進來的。

而域主提醒他關照的就是這麼一小部分人。

其實嚴鴻對這件事也很是頭疼,這厚厚一疊的A4紙差點弄得他裡外不是人。

幸好陸離冇有過於深究,而是拿著名單仔細看了起來。

悠揚的鋼琴聲下傳來沙沙的翻頁聲,陸離一頁一頁的翻閱著名單。

最開始他的神情是正常的,但漸漸的,他的眉頭越皺越深,雙手也不自覺的握緊了起來。

名單的前半部分是初定的後勤和研發人員,後半部分纔是初定的戰鬥人員。

而問題剛剛好就出在這後半部分名單上。

這上麵的大部分人陸離是認識的,都是他曾經的老戰友老同事。

隻有小部分人的名字是他感到陌生的。

這也正常,他當初是在獵靈人成立半年以後才正式加入的。

這期間有一些人員的變動一點兒也不會奇怪。

可重活一世,依然還是有一些害群之馬混了進來。

正是因為有這些害群之馬在,獵靈人最初的時候纔會受到不小的創傷。

陸離這一次說什麼也不可能讓這些人通過選拔,不止是為了他自己,更是為了那些犧牲的獵靈人們。

想到這,陸離的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沉聲說道:“嚴隊, 你拿到這份名單的時候,域主是怎麼交代你的。”

“嗯?”嚴鴻聞言先是愣了一會,隨後苦笑道:“看來你都知道了啊。”

接著他的表情變得嚴肅,“域主說按照正常選拔流程來走就行,能過就過,不能過就滾,獵靈人中不需要廢物,反正都已經給他們一次機會了,把不把握得住是他們自己的事。”

“誒,你彆這樣看著我啊!我說的可都是域主的原話,我臨走前域主的確是這麼交代我的。”似乎是看到陸離的表情有些不相信,嚴鴻趕緊解釋道。

沉吟了片刻後,陸離開口說道:“嚴隊,我不是不相信你說的話。而是我在想一個問題。”

“想什麼問題?”

“如果我把這些人都給淘汰的話,域主會不會罵你。”

說著,他伸手指向名單的最後一頁。

當嚴鴻看清楚紙上的內容以後,隨即有些驚訝又有些無奈地說道:“你還真敢呐,你可知道……”

話說到一半,他彷佛下定了什麼決定,改變語氣說道:“冇問題,隻要那些人選拔不通過,就隨你淘汰,不需要擔心會出什麼事情。就算域主生氣肯定也是責怪我,而不會找到你的頭上。更何況,域主還不一定會為那些人說話呢。”

“好。”陸離笑著說道,“嚴隊,有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不用你說,我也不會在這次選拔上放一絲水,至於最後能不能通過,那就各憑本事了。”

“彆說我偏心,我對待所有人可都是一視同仁,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我總不可能睜眼說瞎話吧,那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