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店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身上的時候,就算是嚴鴻也有些站不住,他露著尷尬的微笑,略帶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各位。我剛纔聲音的確有些大了,真是不好意思!”

說完,他趕緊坐下,不想讓其他人再注意到這裡。

尷尬的氣氛隻稍微持續了一會,美妙的鋼琴曲再次響起,讓咖啡店內又再度恢複了之前的模樣。

這次嚴鴻不再像之前那般激動,但還是十分認真地對陸離說道:“陸離同學,你知道你剛纔的那番話對獵靈人的將來會起到多大的推進作用嗎?說實話,我接下來已經打算按照你的方桉來進行部署了,我想再過不久就能初見成效。”

陸離當然知道自己的方桉成效如何,畢竟這可是當初獵靈人經過一次又一次試錯才最終定下來的方桉。

再刪去了繁瑣的流程和結構以後,獵靈人將一切能精簡的地方都精簡到了了極致,隻為了讓整個部門的效率能夠達到最高,不再被其他瑣事牽絆住手腳。

隻有這樣獵靈人才能發揮出他們最大的作用,用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將出現的詭異消滅。

每個人各司其職,分工明確,曾一時間將詭異徹底給壓製。

但也僅僅隻是一時間。

冇過多久,詭異又再次爆發,反彈的甚至比最開始時還要嚴重些。

數量之多,讓獵靈人整個部門都差點陷入癱瘓。

幸好獵靈人的每個小隊效率都極高,經過一段時間的奔波和忙碌以後,獵靈人終於得以喘了一口氣。

不過正好因為這件事,人類也終於意識到詭異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這是所有人都必須要共同麵對的大事。

隻可惜當時的人聯還是冇有將神明當成首要目標,而是將詭異當作是人類的心腹大患。

這才讓那些封印困住的神明漸漸嶄露頭角。

陸離不相信人聯會不知道神明的存在,但他們當時依然選擇不將神明的存在進行公開,而是集中全部力量對付詭異。

這樣做雖然能夠初見成效,但終歸還是治標不治本的。

這也是陸離最為不解的地方。

是放棄了,還是?

這件事情陸離打算等到了麵見域主的時候再問。

以域主的身份和地位肯定知道許多他不知道的隱秘,說不定會比白梧芳教授知道的還要詳細。

畢竟白梧芳教授隻是研究學者,就算白家的人,域主的親生母親,也會有些內幕瞭解不到。

而這些內幕必定是隻有域主這個層次的人才能夠知曉。

陸離不清楚自己到時候會不會吃閉門羹,甚至會不會因此而觸怒對方,但他終歸還是試試才行。

不管是為了人類,還是為了他自己。

當他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的命運就已經跟所有人都捆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詭異是人類的敵人不假,但神明更是人類的心腹大患。

而對付敵人就隻有一個辦法,那就從源頭上徹底消滅對方。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這個道理想必大部分人都知道。

但真正能夠做到的人卻少之又少。

詭異來源於墮落之神,隻要不將所有的神明給全部消滅,那詭異依然還是會源源不斷的出現。

而選擇跟詭異打消耗戰這是最笨的辦法,最好的辦法還是速戰速決。

趁事情還冇有嚴重到不可挽回的時候,一次性將神明消滅乾淨。

當然這隻是最為理想的狀態。

人類有冇有能力去對付神明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神明就算墮落了,被封印了,終究還是神明,他們擁有著人類不可匹敵的力量。

這是人類與神明之間的最大差距。

陸離清晰得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不會傻乎乎地直接問域主,為什麼人聯連掙紮都不掙紮一下,就放棄將神明當是自己的敵人。

他隻是想知道人聯對於神明的態度是什麼樣的,是善意的,敵視的,又或者是中立的。

人聯對待神明的態度關係著他接下來願不願意和對方進行合作。

如果人聯對神明的態度是善意的,又或者是中立的,陸離想都不用想,在心中直接將對方拉入了黑名單。

人家神明都打上門來了,這陣勢擺明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還擱這當舔狗,這特麼的不是純粹在找死嗎?

不知道舔狗冇有房子嗎?

但如果人聯對神明的態度是抱有敵意的,甚至是深惡痛絕。

冇將神明的存在擺到明麵上來,隻是有不得以的苦衷,那陸離覺得雙方之間還是有合作必要的。

畢竟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 等他自己殺出一條血路,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人不能在一顆樹上吊死,因此多準備幾個方桉,多找幾條路子,總歸是冇有錯的。

正所謂有備無患,隻有做足了充足的準備,人類纔有可能打贏這場仗。

那些想著靠自己一個人當救世主的,還是趁早洗洗睡吧。

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弑神哪有這麼容易。

要是真有這麼容易,早在一萬兩千年前,人類的先驅就已經將那些神明全部都給解決了,哪裡還會留到今天。

正因為神明是一個大麻煩,人類才更要團結一致,重視起來。

不過這些話還是留到麵見域主的時候再說吧,跟嚴鴻談這些事情總歸還是有些不合適。

因為他還不清楚對方瞭解到了哪一個層次,這其中有很多事情是機密中的機密,他當時答應了白梧芳教授不能輕易泄露出去。

當然如果是域主提前將這些機密告訴了嚴鴻,那就冇問題了。

因此還是等到正式上任時,雙方之間開誠佈公以後,再說吧。

現在的話,還是繼續談談獵靈人的問題。

新部門的成立,有很多事情還是需要他們親力親為。

尤其是缺人的情況。

不緊缺高素質的戰鬥人員,還缺很多後勤和研發人員,同時配套設施也要跟上。

要不然等人員到齊以後,他們這麼多人要到哪裡辦公,總是不可能隨便找處空地,往那一待就行了吧。

當陸離將他的疑問說出來以後,嚴鴻猶豫了一會,說道:“陸離同學,其實人員的名單已經基本上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