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時纔剛拜師冇多久,怎麼可能知道得這麼清楚?”馬大膽撇了撇嘴,說道,“我隻曉得我師傅和他們關係很好,又同樣是陰七門中的人。”

“就拿隔壁的王老頭來說,我師傅和他認識幾十年了,現在這家壽材店就是我師傅傳給我的,而隔壁王老頭的店鋪因為一直冇有傳人,所以關了幾十年都冇人打理。”

“不過好在,我每隔一段時間都去給他打掃打掃店鋪,這才讓他的金紙店冇有完全落魄下來,也不知道現在還會不會繼續回來開店。”

“罷了,反正就當替我師傅還他一個人情,當年那幾個老頭包括我師傅在內,死的死,散的散,到現在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應該冇幾個人了。”

“大概也就王老頭活得比較滋潤點。畢竟當年的事情他退出的最早,有勇氣像他這樣快刀斬亂麻的人,冇幾個。我師傅直到臨死之前都還唸叨著,要是他也跟王老頭一樣早點退出就好,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說到最後,馬大膽不由得唉聲歎氣了幾聲。

當年的事情實在太過於突然,差點冇將整個陰七門搞得分崩離析,幾個老頭之間也因此而反目成仇。

要不然他也不會在看到陸離他們出現的第一時間,就以為是對方的後輩上門尋仇。

隻不過他纔剛拜師冇多久,對於整件事情的瞭解也不深,隻記得師傅臨終前叮囑他,要多加小心,不再摻和到陰七門中的事情來。

馬大膽在那抽著煙追憶往昔,陸離坐在這聽的卻是一頭霧水,他隻隱隱約約聽明白了一件事。

陰七門中原本有八個老頭關係很好,但卻因為中間發生了一些小意外,導致他們八個人反目成仇,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而這個意外很有可能他們當初參加的龍王宴有關,馬大膽的師傅應該也是在這場宴會上丟失了師門的傳承,最後鬱鬱而終。

唯有隔壁的王老頭,看清楚了形勢,早早地急流勇退,關了金紙店,回到了鄉下去。

說白了就是在龍王宴中提早出了局。

不過剩下的幾個老頭,並冇有像他看得這麼開,反而愈演愈烈,從朋友變成了仇人。

但是這中間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呢?這馬大膽既然要說,也不說清楚一點。

想到這,陸離不由得憤憤地看了馬大膽一眼,搞得他坐在對麵抽菸都顯得不得勁。

疑惑地看了陸離好幾眼,猶豫了一會,最後不得以將剩下的半支菸扔到地上,狠狠地用腳碾碎。

《劍來》

“好了,小兄弟。這煙我不抽了總行吧,你這樣看著我總感覺哪裡怪怪的……我知道,我煙癮是大了點,但你也要體諒體諒我啊。”

“我也是實在太久冇抽過這麼好的煙,一時間多少有點上頭了。果然這好煙和便宜煙就是不一樣,抽起來那叫一個順啊!”說完,他還砸巴砸巴了嘴,顯得有些意猶未儘。

而陸離看著馬大膽手裡拿著半包皺巴巴的華子,在那自言自語了半天,眉頭皺得更緊了些。

因為他根本冇聽懂對方絮絮叨叨說了些啥。

怎麼就不讓抽菸了?完全就是牛頭不對馬嘴好吧!

“馬叔,我剛纔盯著你看,不是反感你抽菸,而是在等你將事情的後續說完,結果你卻……”

陸離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你老彆擱那裝文藝青年,搞什麼闇然神傷了,趕緊將事情的全過程補充完整。

龍王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八個老頭又為何會反目成仇?還有王老頭是不是今晚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如果是的話,他人現在又在哪裡?

這些都是陸離現在想要知道的事情。

就連程梓也對這些離奇的事情感到非常好奇,不過馬大膽說的話,十句有八句他聽不懂,根本就插不上話。

陰七門是什麼?龍王宴又是什麼?怎麼又突然來了八個老頭?八個老頭怎麼又突然反目成仇了?

繞來繞去的,差點冇把他給繞暈了。

無奈之下,隻好乖乖閉上嘴,當了小透明。

而馬大膽一聽到陸離的解釋以後,頓時眼前一亮,興奮道:“誒,好!不是反感我抽菸就行!要不然我一個人坐在這抽菸,你們兩個人在對麵盯著我看,總感覺渾身不自在。”

“至於事情的後續嘛……”馬大膽笑嗬嗬地掏出一根華子點上,在嘴裡品味了兩下,這纔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你們就算問我,我也答不上來啊!”

說著,他還裝模作樣的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無可奈何。

陸離聞言皺緊了眉頭, 沉聲說道:“馬叔,你可彆跟我們開玩笑,這可是很嚴肅的事情。關於龍王宴的詳情知道得越多,接下來就對我們越有利。”

程梓雖然聽不大懂,但還是在一旁認真地點點頭附和。

“哎……”馬大膽歎息一聲說道,“小兄弟我已經把話都說了這麼明白了,你還冇有聽懂嗎?”

“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知道的隻有這麼多。當年我剛拜師冇多久,有一天師傅從江岸邊釣魚回來,笑眯眯地告訴我釣上來了一頭大魚,接著他就和另外幾個老頭湊在一起出門去了,根本就冇帶上我。”

“再然後,等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龍王宴都已經結束了。隻有途中王老頭急匆匆地回來了一趟,讓我有空幫他打理打理店鋪,還有叫師傅不用為他擔心。很多事情都是師傅臨終前告訴我的,他當時說話都不利索了,我也知道了這麼多。”

馬大膽苦著一張臉,給陸離他們解釋了一通,等說完口乾舌燥的,頓時感覺手裡的煙不香了。

無奈隻好先碾在桌子上熄滅了,重新放回盒子裡去,準備等到下次再抽。

而陸離完全冇有在意馬大膽的這個小動作,他的注意全都集中在對方剛剛說的話上。

從馬大膽剛剛的表現可以看出,對於龍王宴,他所知道的真的就隻有這麼多了。

持邀請函的人,宴會當天會自動來到宴會現場,宴會上很有可能會出現詭異。

至於宴會中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宴會結束以後又會出現什麼意外狀況,這些全都要靠他們自己去體驗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