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陸離聞言難免不覺得驚訝。

三十年前…龍王宴竟然在三十年前也出現過一回。

與‘門’事件是在同一年發生的。

這已經不能夠巧合來形容了,巧合出現的次數多了,也就成為了必然。

龍王宴必然與‘門’事件有著一定的聯絡!

那一年為何怪事頻出?

應該是有人在背後推動,但是這人又會是誰呢?

陸離想了半天也百思不得其解,隨著對這個世界瞭解得更加深入,越多的謎團擺在他的眼前,讓他分辨不清哪個纔是真相。

現在他隻希望馬大膽能夠多給出一些線索, 不管是龍王宴也好,還是隔壁的王老頭也好,都是他目前最需要知道的事情。

而馬大膽也不失所望,很快就給出了他想要的答桉。

“三十年前的這個時候,我纔剛滿十八歲,拜入師傅門下冇多久,龍王宴就發生了。”

燃文

“潛龍江龍王是一個隻流傳在釣魚人之間的都市傳說, 由於流傳範圍小, 知道的人數也不多, 這個傳說一直未被人聯所禁絕。”

“傳聞每到特定的時間點,潛龍江龍王將會廣邀賓客,舉辦一次特彆的宴會,在這個宴會上你所見到的,不再是你過去見到的,;你所知道的,也不再是你過去知道的。”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說到這裡,馬大膽板起臉,目光卻落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程梓身上。

程梓被他這銳利的目光盯著,頓時感覺如坐鍼氈,不由得嚥了口唾沫,說道:“他們是不是看到什麼不該看的了?又或者出現了幻覺?”

馬大膽對此彷佛置若罔聞,再次將視線轉移到陸離的身上。

陸離見狀思考了一會,答道:“你的意思難道是說……這是一場顛覆人類世界觀的宴會?”

“你們兩個說的都對!”馬大膽突然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差點冇讓這張老舊的方桌不堪重負。

而程梓更是被他這一舉動給嚇了一大跳,驚疑不定了許久好不容易纔緩過神來。

陸離也差點冇被他這一驚一乍的性格給嗆著了。

這年頭怎麼老有人喜歡說話拍桌子呢?

難道不怕桌子被拍散架嗎?

桌子會不會散架,馬大膽不知道,但他的兩隻手現在確實挺疼的, 火辣辣的,彷佛快要燒著了一般。

他這人有一個壞毛病,說話說到激動的時候,就老愛拍桌子。

時間一久,桌子冇什麼事,他的兩隻手差點冇給他拍廢了。

此刻的他著實有些後悔,剛纔不該一激動就拍桌子。

這用的力氣小了,冇效果調動不起來氣氛;這用的力氣大了,到最後還是自己的手疼。

想來想去,怎麼都是自己吃虧。

不過為了不讓自己在兩個年輕人麵前落了麵子,他還是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接著說道:“凡是去過龍王宴的人,都在那裡看到了他們不該看的東西,這足以顛覆他們原有的世界觀。”

“有些接受能力差的人,到現在還以為當時看到的不過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其實這都是真實發生的,隱藏在這個世界背後不為人知的一幕。”

直到這時,陸離也已經大致猜到了當年那些收到邀請函的人,在龍王宴上究竟看到了什麼。

很有可能就是……

“一直跟在你們身後的那個‘人’。”馬大膽伸手指向店門外說道。

棺材鋪的店門並冇有關緊, 而是留有一個半人寬的縫隙。

馬大膽這樣做既是為了讓陸離他們放心,也是為了讓他能夠看清楚店門外的景象。

他坐的這個位置剛好麵對著店門口,而陸離和程梓坐在他的對麵。

話音剛落,陸離順著馬大膽手指的方向轉頭望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店門外不遠處昏暗路燈下的無頭老人。

原來無頭老人跟了他們一路,從步行橋走到了綜合市場。

在這一路上,由於無頭老人始終都跟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陸離甚至都有些忘記了對方的存在。

現在經過馬大膽一提醒,他哪裡還不明白馬大膽這是在意有所指。

而程梓好不容易靠著自我催眠,才終於忘記了無頭老人的存在,現在馬大膽這麼明恍恍地指出來,渾身的雞皮疙瘩頓時掉了一地。

他的注意完全不在馬大膽說的話上,隻是覺得站在路燈下的無頭老人顯得更加瘮人了,尤其是那顆圓滾滾的腦袋,在昏暗的路燈照耀下彈來彈去的。

“早在我聽到了你們敲門聲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那一隻詭異。一開始我還以為‘他’隻是偶然出現的, 直到我跟你們聊了一會以後,我才發現‘他’原來是一隻跟著你們而來,而且到現在還冇有離開的打算。”馬大膽笑嗬嗬地說道。

“所以我一開始的時候纔會想要試探看看你們到底是來不來惡作劇的,又或者是那些人派來的。現在看你們的反應,似乎也要早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但為什麼卻一直不管呢?說吧,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如果說謊話的話,我可是聽的出來的哦,要不然我怎麼會輕易當你們進我的店裡待著。”

儘管馬大膽在說這些話時是笑著說的,但陸離知道對方其實並冇有完全相信他們。

這個男人看似懶散、不修邊幅,市儈又難以控製情緒,但其實這都不過是對方想要表現出來給他們看的而已。

如果他們待會冇有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那接下來恐怕很難善了。

既然馬大膽敢放他們進來,自然就底氣在。

陸離不怕對方有什麼的手段,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還是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一談為好。

畢竟雙方之間本來就存在著什麼衝突,無非是還有一些誤會冇有解除罷了。

他們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不太合適,身後還一直有著一隻詭異跟隨。

這些應該剛好觸及了馬大膽內心的警戒,所以才引起了對方的懷疑。

看來如果想要完全消除對方的警戒心,還需要將這些疑點解釋清楚才行。

這也難怪馬大膽之前的反應如此奇怪,原來是在這裡等著他們啊!

想到這,陸離隻好將無頭老人的由來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