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瓷盤摔落在地頓時碎得四分五裂,碎片四處飛濺。

緊接著“哐當”一聲,桌子又被陸離給掀翻。

整潔乾淨的房間內,頓時變得狼藉一片。

儘管很對不起林家兄妹二人,但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陸離還是豁出去了。

房間搞亂了可以整,但命冇了可就真的冇了。

詭異可一點兒都不良善。

相反,詭異的凶狠殘暴和反覆無常是深入人心的。

陸離非常清楚這一點。

因此不管有冇有觸發係統任務,他也會想辦法將碟仙給解決。

瓷盤剛被摔碎,房間內的溫度頓時驟降。

玻璃窗上更是覆蓋上了一層寒霜。

陸離口中撥出絲絲白氣,身體因為寒冷在不由自主的顫抖。

他知道這是碟仙現身了。

隻是那傢夥現在究竟在哪裡?

陸離環視四周,除了狼藉的地麵外,並冇有其他不一樣的地方。

碟仙難道是消失了不成?

不,絕無這種可能。

碟仙睚眥必報的性格人人皆知。

要不然也不可能常常害得彆人家破人亡。

因此碟仙必然躲在房間內的某個角落裡,隻是他還冇有發現而已。

突然。

一陣陰風拂過。

陸離被刺激得全身雞皮疙瘩蹦蹦冒起。

再接著,脖頸處一涼。

一股滑溜溜的觸感自脊背傳來。

空氣逐漸變得沉悶且壓抑,彷彿要讓人喘不過氣來。

死寂的氣息瀰漫四周。

陸離知道,他已經被碟仙纏上了。

不管他將來躲到哪,碟仙都能夠通過他的氣息,尋找到他的方位。

這也是碟仙所擁有的能力之一。

在目標身上留下印記,再把對方玩弄到瘋。

詭異爆發時,碟仙用這種手段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屢試不爽。

現如今報應來到了陸離的身上。

此刻斷然冇有了委曲求全的可能。

就算有,陸離也不可能去做。

陸離握緊手中的玩具熊,神情顯得無比嚴肅。

房間內呈現出一副不怎麼搭調的畫麵。

就好像一個浴血奮戰的戰士穿上了萌係服裝,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不和諧。

不止是陸離一人這樣認為,躲在房間外偷窺的林嫋嫋幾人也是這樣認為。

他們趴在門縫處偷窺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從陸離最開始掀桌的時候,他們就一直躲在房門外冇有離去。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著他們留了下來,這纔看到了現在這副奇特的場景。

他們四人麵麵相覷著,彼此相顧無言。

心中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老陸(陸哥)竟然還有這種興趣愛好?!

難怪他剛纔要趕我們走,原來是想要跟自己的玩具熊有獨處的時間啊。

儘管大家都冇有出聲,但沉默已經代表了一切。

果然還是平時的壓力太大,已經讓老陸(陸哥)無從宣泄了嗎?

這才突然會想要掀桌,用萌萌噠的玩偶來慰籍自己。

隻是……他怎麼會流這麼多汗呢?

多到剛從水裡出來一般。

陸離也不想像個呆子一樣,傻乎乎的站在這裡一動不動。

但他也冇辦法啊,誰讓他被碟仙定住了身子。

連抵抗的能力都失去了。

陸離發誓真不是自己粗心大意,而是碟仙的能力的確遠超他許多。

怪不得係統給出的任務選項,會提示有50%的可能被碟仙給暴揍一頓。

原來原因出在這裡。

稍微會點拳腳功夫的普通人,再加上D級詭異變成的武器。

想要對付碟仙這種實力不俗的C級詭異,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陸離在心裡分析著自己失敗的原因,但臉上卻絲毫冇有懊悔之色。

彷彿這種程度的失敗對於他來說隻是無足輕重的小事而已。

緊接著,一道朦朧的灰影出現在陸離的身後。

一團流動的灰色液體禁錮住了他的脖子,讓他差點兒喘不上氣來。

這就是碟仙的真身。

看似平平無奇,但其實無比危險。

普通人要是遇上的話,那幾乎就是十死無生。

大部分詭異都是呈人類形態出現的,但也有少部分詭異的形態比較特殊。

陸離現在遇到的碟仙就是形態特殊的那類。

不過不管形態特不特殊,碟仙就是碟仙。

隻要違反了遊戲規則,必然要受到碟仙的懲罰。

於是,眾人就看到陸離一個人站在原地,額頭上青筋暴起、臉紅脖子粗的一幕。

隱約還可以看見一團淡淡的灰影纏繞在他的身後。

眾人心中疑惑,但很快便明白了這很有可能是碟仙在作祟。

原來陸離真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打算自己一人麵對碟仙!

這樣駭然的場景,可把眾人給嚇壞了。

推開房門就打算要衝進去。

然後他們又看到了更為驚奇的一幕。

陸離手中的玩具熊竟然自己動了起來,繞到他的身後一把抱住了灰影,兩個小傢夥就這麼纏鬥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玩具熊怎麼可能自己會動?

眾人震撼間,陸離已經恢複了自由。

他捂著脖子拚命地咳嗽著,大口喘著氣。

彷彿要把剩下幾十年的空氣都給呼吸完一般。

他轉身看著與碟仙纏鬥在一起的玩具熊,嘴角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原來這一切都隻不過是他所設下的障眼法,目的就是吸引碟仙現身。

瓷盤被摔碎,雖然讓碟仙現了形。

但隻要碟仙願意,它還是有辦法在房間內隱匿一段時間的。

而這段時間恰好是陸離最危險的時候。

持續的低溫再加上來自於黑暗中未知的攻擊,陸離必須要想辦法在短時間內讓碟仙現出真身。

要不然碟仙還冇有解決,房間內的溫度凍都可以凍死他了。

為了引出碟仙,陸離用自己的性命當做賭注。

稍有不慎,就可能一命嗚呼。

這個想法是多麼大膽且瘋狂,怕是隻有陸離纔有可能做到。

此時,陸離身上流出的冷汗都被凍成了冰碴子,每動一下都會從身上撲簌簌地抖落。

現在是時候輪到他反擊了。

玩具熊在與碟仙的纏鬥也逐漸處於下風,光憑它一熊怕是難有作為。

隻有一人一熊合二為一,玩具熊作為武器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力量。

人們也可以將其稱之為‘超級變換形態’。

當然這個名字是陸離瞎取的,但大體上還是那麼個意思。

1 1>2

這也是詭異圖鑒出現的意義。

“盼子!”

陸離大喝一聲。

玩具熊扭頭看了一眼,立馬脫離了戰場,躍起到他的手中。

一人一熊配合無間。

局勢瞬間就扭轉了過來。

現在是二對一。

陸離一人一熊揍碟仙一個。

看著眼前氣勢洶洶的陸離,那灘類似於汙水的灰影身上蕩起了陣陣波紋。

好似在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