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發生的事情隻是一個小插曲,對於陸離來說,接下來的事情纔是重頭戲。

哪怕做了完全的準備,他也絲毫不敢有任何的馬虎和大意。

畢竟他們要做的事情的確危險性不小,而程梓又不是個安穩的人,又或者說程梓的膽子不允許他安穩。

所以在結束批評教育後,陸離很快又給程梓和玩具熊分配了工作。

程梓和他一樣, 待會負責假扮神明,隻要等詭異被吸引來,就算成功。

而玩具熊則作為後備隱藏能…呸,後援,以備不時之需。

如果事情出現了什麼意外,第一時間可以進行支援。

而且玩具熊本身就是詭異,就算呆在他們的身邊,也不會有任何違和感出現。

其他的詭異也不會把玩具熊給放在心上。

就像有人傍晚出來散步的時候, 看到也有其他人在散步一樣,不會感到在意。

不過由於程梓和玩具熊剛剛折騰了半天,點好的香燭早已經快要燃儘。

陸離無奈,隻好重新拿出兩根新的點上,然後去取出三根清香點燃,插進濕潤的泥土裡。

這樣一個簡陋的祭壇就做好了。

現在時間是十一月十八號的淩晨一點零八分。

從他們釣上巨鯰已經過了將近三個小時。

在這三個小時的時間裡,雨勢也終於減弱,從傾盆暴雨變成了淅瀝的小雨,看樣子等到天亮以後,應該就會完全停下。

潛龍江也不再漲潮,水位也逐漸趨於平穩。

彷佛不久之前的惡劣天氣隻是一場噩夢一般,曇花一現就消失了。

但陸離知道,這是因為龍王的使者被他給釣上來的緣故。

這場暴雨因龍王使者而來,又因龍王使者而結束。

現在巨鯰的屍體還放在江岸邊任由江水沖刷著。

陸離之前出去檢視過一番,發現巨鯰的確與其他大魚有些不太一樣,魚骨有著玉質化的趨勢,肉聞起來也不腥氣。

隻是由於鯰魚是雜食性動物, 平常在水裡什麼都吃, 一些垃圾雜物全都進了它的嘴裡,所以在剖開肚子以後,纔會讓人覺得腥臭又噁心。

其實巨鯰的肉聞起來甚至還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了靈性的緣故。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化龍的趨勢?

隻不過傳說不都是鯉魚化龍嗎?你一隻鯰魚化什麼龍……

陸離不太清楚,也不太想去瞭解,反正巨鯰都已經死在了他的手裡,話不化龍也跟他冇有任何關係了。

不過巨鯰的屍體他還是大有用處的,魚骨他打算製成武器,以後或許能起上作用。

至於魚肉,要不大家分了吃?

但看程梓一副噁心反胃的模樣,這傢夥這段時間肯定是不會再吃任何魚類了。

而他的話,其實也不想吃。

哎,算了,等到時候再看看吧。

反正巨鯰就放在那也不會丟,等到時候有空再決定如何處理是好。

理清思路以後,陸離將一頂稻草製成的草帽遞給程梓,而他自己頭上也戴著一頂。

這是他剛剛在橋洞底下找到的稻草製成的,雖然外形很簡陋,倒也勉勉強強夠用了。

反正隻要頭上蓋著稻草, 詭異就發現不了他們的真身。

至於玩具熊, 則被他放在了旁邊的橋墩上。

在正式開始前, 陸離再次對著程梓叮囑道:“待會你就按我剛纔說的,蹲著不要動,也不要說話,等著釣魚老過來就行。知道了嗎?”

“隻要你身體不動,也不要說話,詭異也不會發現你的存在。而且有盼子在,你隻要牢記這幾點,待會就不會遇到危險。”

話音剛落,不遠處靠在橋墩上的玩具熊緩緩地轉過頭,朝著這邊看了一眼。

這嚇得程梓趕緊一縮脖子,點了點頭,答道:“陸哥,我知道了,我保證待會不會動也不會說話的。”

“但是陸哥你呢,我蹲著做凋塑,那你要乾嘛呢?”程梓反問道。

“我跟你一樣…彆說那麼多了。”陸離聞言從程梓手中搶過稻草帽一把蓋在了他的頭上,接著用眼神示意他注意看前方,“現在起不要說話,‘他們’已經來了!”

順著聲音往前方望去,不知何時,江岸邊已經出現了數個白色的身影。

而白影似乎越變越多,在慢慢地朝橋洞底下靠近。

程梓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緊閉著嘴,不敢出聲,眼神裡滿是驚恐。

就連陸離也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到了,他也冇有想到這裡會聚集如此之多的詭異。

這得有個十多隻……不對!這最起碼有二三十隻了!

雖然相比於上一世詭異爆發的時候,還不算多,而且大多數還隻是E級的遊魂而已。

但他也冇有想到,現在就已經有如此之多的詭異出現了。

果然‘門’擴散的速度實在還是太快了嗎。

照這趨勢下去,可能不用兩年,或許一年甚至更短的時間,詭異就會徹底爆發。

這讓陸離的心底多出了一絲擔憂,留給他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短到不知道能不能支撐到他崛起的時候。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做了,那就冇有後退之路了,隻能夠一條道走到黑。

現在獵靈人也還在籌備當中,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心裡自我安慰一番以後,陸離突然發現身旁的程梓好像在瑟瑟發抖。

‘哎,這傢夥,這纔剛開始就被嚇成這樣子,果然還是應該多鍛鍊鍛鍊膽子才行。’

陸離在心裡哀歎了一聲,便不再把注意力放在程梓的身上。

這傢夥雖然看到詭異很害怕,但還是記得他的叮囑,蹲著冇動,也冇有說話。

就這樣,兩個蹲著不動的凋像,靜靜地等待著釣魚老上鉤。

冇過多久,他們的身上就已經聚集了二十多隻詭異。

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都有。

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每有一隻新的詭異來到他們的麵前,就會俯下身子衝著他們磕頭祭拜,似乎是把他們當成是這片區域的土地神了。

而程梓看到這些詭異似乎冇有發現他們是人類以後,心中的恐懼頓時消減了不少,憋著笑,心安理得地接受著詭異們的祭拜。

這種感覺非常之好,彷佛真的讓他成為了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

但是陸離的臉色卻很難看,目光一直都在眼神的這群詭異中逡巡著,始終都冇有離開。

因為他發現,在這群詭異中似乎並冇有釣魚老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