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進還有些冰涼的被窩裡,拉緊棉被,關掉床頭燈,陸離這纔拿起枕頭旁邊的手機檢視起訊息。

現在纔剛過晚上十點,時間還不算晚。

但關了燈以後,整個房間裡黑漆漆的。

窗外傳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柔和的螢幕光線打在陸離俊朗的臉龐上, 映襯出他帥氣的容顏。

《劍來》

輕點螢幕輸入密碼解鎖以後,進入了手機待機桌麵。

在聊天軟件的圖標上出現了一個帶著數字“1”的小紅點,也不知道大晚上的是誰發訊息找他。

陸離正覺得疑惑呢,手機突然又“曾曾”地振動了兩聲,圖標上的小紅點從數字“1”又變成了數字“3”。

打開聊天軟件一看,竟然是程梓發來的。

大晚上的, 這傢夥難道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不成?

陸離皺了皺眉, 點開了程梓發來的訊息。

其實也不怪陸離大驚小怪,他認識的所有人裡, 也就程梓最不讓他省心了。

不是網戀被騙錢,就是網購被忽悠。

在陸離看來,這傢夥根本太適合上網,畢竟實在有些單純的可愛。

但這回程梓發訊息找他,似乎並不是因為網戀被騙,又或者網購被忽悠。

而是……

「金橙武:是兄弟就來砍我,我在步行橋等你!」

「金橙武:陸哥,快來吧,我不整狠活了。今晚漲水,不來釣魚實在可惜了。」

「金橙武:在?」

程梓的第一條訊息和最後一條訊息,間隔纔不過五分鐘。

看來這傢夥似乎冇有在整狠活,而是真的想叫他去釣魚。

“釣魚是嗎?我好像很久去釣魚過了……”陸離喃喃自語道,然後轉頭看了窗外一眼。

外麵烏雲遮月,狂風大作,這天氣怎麼看都是快要下雨的樣子。

這傢夥確定這種天氣適合釣魚?

陸離也冇有多想,直接回了兩個字“不去”。

結果訊息剛發出去冇多久,程梓就立馬給他回覆了。

「金橙武:彆啊, 陸哥。今晚我舅舅在,保證不會空軍,他可是十年釣齡的資深釣魚老了。」

嗯?原來這小子不是自己一個人,而是他舅舅帶他去的。

十年釣齡的資深釣魚老啊……聽起來似乎挺厲害的。

陸離在心中想到,然後他立馬啪啪啪地打了幾個字發送了出去。

「哂納·沃維腎陌·拉陌帥:下雨,不去。」

嗬嗬,馬上都要下暴雨了,還想騙我出去?冇門!

陸離冷笑著看著訊息發送出去,正準備關掉手機,美美地睡上一覺的時候,程梓又發來了新的回覆。

他停下手中的動作,看了眼手機螢幕,頓時提起了興趣。

「金橙武:正是因為快要下大雨,纔是釣魚最好的時機啊!我舅舅剛纔說了,今晚要漲水,保準會釣到大魚!」

「金橙武:陸哥,快來吧!難道你甘心次次釣魚都空軍嗎?老鳥和老徐拿這事嘲笑咱們已經不是一兩回了,你這不得釣個大魚回擊一下他們?」

程梓的話瞬間勾起了陸離心裡最原始的勝負欲。

不得不說他這一招激將法用得好, 咱老陸家還真特麼吃這一套!

一想到自己次次釣魚, 次次空軍的經曆, 陸離就恨不得化悲憤為力量。

說實話, 這世上真的冇有人比他還衰的了。

就連程梓偶爾都能釣上那麼一兩回,雖然隻是些還冇巴掌大的羅非和鯽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可反觀他,除了魚,什麼都可以釣的上來。

最離譜的是,有一次他還釣上了一具人體模型。

當時人體模型剛水裡冒頭的時候,差點冇有把程梓這傢夥給嚇死。

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玩意,居然把這東西都給扔江裡了。

難怪潛龍江近幾年的水質越來越差。

想到這,陸離的內心頓時變得有些蠢蠢欲動的。

躺床上睡覺,哪有釣大魚來得香啊!

冇有釣過魚,是不會懂那種次次空軍的悲痛的。

所以陸離二話不說,直接給程梓回覆了個“ok”的表情。

「哂納·沃維腎陌·拉陌帥:你們在哪裡?我馬上過來。」

「金橙武:學校附近的步行橋底下,你到了以後走小路過來就行。」

「金橙武:陸哥,記得順便再帶上釣具和雨具,還有幾瓶‘勇敢牛牛’功能飲料和一些吃的過來,到時候我把錢轉你。」

「金橙武:我舅舅說了,今晚肯定會有大魚,要做好長期奮戰的準備。」

「哂納·沃維腎陌·拉陌帥:錢是小事,你們隻要彆跑路就成,彆等我趕到那裡,你們都人去樓空了。」

「金橙武:這不會的,陸哥。你不相信彆人,難道還不相信我的人品嗎?我程梓可是出了名的講義氣,既然說了等你,那就肯定會守在江邊等你!」

陸離雖然很想說“我不信你”, 但仔細想想,這傢夥說的的確是實話。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呢?再晚大魚可就要跑了!

「哂納·沃維腎陌·拉陌帥:我現在收拾東西出門,有什麼事情你記得第一時間發我訊息。」

「金橙武:ok,冇問題。」

確認程梓冇有其他要說的以後,陸離收起手機,起床趕緊套上衣服。

至於睡覺休息……嗬,隻有弱者才需要睡覺休息,像吾輩強者註定要熬夜通宵!

今晚說什麼他也要釣上一頭大魚!

隻不過在出發之前,他需要先把他那套快要生灰塵的漁具拿出來擦擦,然後再準備好雨衣,雨靴之類的雨具。

再晚點很有可能會下大雨,河水肯定也會因此漲潮,不提前準備好雨具,那就準備當落湯雞。

還有得備上一些‘勇敢牛牛’功能飲料提提神,和一些零食乾糧之類的裹腹。

好在平時都是他一個人住,家裡的物資也提前準備了不少。

各種蔬菜水果、零食飲料加起來足夠他一個人吃上一個月。

收拾完畢,將要帶的物資裝得滿滿一個揹包,陸離這才關了燈,鎖好門,離開了家。

陸離走著走著,都要走到離家最近的路口時,他才發現這大晚上的好像冇有車載客啊!

不能坐車,難不成要他走著過去嗎?

等他提著一堆東西趕到的時候,黃花菜都要涼了,更彆提釣魚了。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

正當陸離感到犯難之時,一輛熟悉的五菱神車映入他的眼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