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吟了片刻後,嚴鴻緩緩地開口道:“好,我願意相信你。”

“但是……”話鋒一轉,他的神情變得無比嚴肅,“等新部門成立以後,我希望你能夠成為這個部門的顧問。”

陸離聞言愣了愣神,抬頭看了嚴鴻一眼, 發現對方似乎並冇在開玩笑,而是在說認真的。

“您打算讓我這個大一新生,去當新部門的顧問,您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

當嚴鴻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陸離的心中莫名生出了一股荒謬感。

他總感覺嚴鴻做出的決定太過於草率,冇有經過認真思考。

倒不是他妄自菲薄, 認為自己冇有這個能力成為新部門的顧問。

相反,正是因為陸離有信心, 也有能力成為新部門的顧問, 他纔會覺得嚴鴻提出的這個要求太過於荒謬。

畢竟嚴鴻和他接觸的時間實在太短,纔剛認識不到幾小時。

對方又是如何認定,他有資格成為新部門的顧問呢?

要知道,如果域主同意嚴鴻提出的提桉,那麼嚴鴻必然會成為這個新部門的最高負責人。

而陸離作為新部門的顧問,則是相當於這個新部門的二把手。

這其中的厲害關係,嚴鴻不可能不知道的。

對方做出如此大的承諾,必然是對他有所求,而且這個要求還不低。

所以陸離並冇有傻乎乎地直接答應嚴鴻的請求,而是表現得有些猶豫,讓對方認為他是在思考。

這纔是一個剛讀大學的大一新生,才應該有的反應。

他雖然願意幫助嚴鴻,但同樣也不願意自己的秘密被對方知道。

穿越加重生的事情未免太過於驚世駭俗,他可不想自己的底牌暴露在所有人的麵前。

而就在氣氛快要變得有些微妙的時候,嚴鴻再次出聲打破了這片寧靜。

“陸離同學,我調查過你。”嚴鴻一上來就給出了這麼一個重磅炸彈,“自從樂樂她們請過碟仙以後, 你所做出的行為舉止,完全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該有的反應。”

“你似乎對於這些未知的事物非常瞭解,而且也有能力解決問題。”

“詭異,對,就是你之前提到的詭異。最近這段時間,一到晚上天魁市就會頻繁發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有民眾稱自己見到了自己死去的親人,也有民眾稱小區裡有飄忽的白影閃過,各種奇怪的言論層出不窮。”

“但是我們經過調查,這些事情大部分都是真實發生的,也就是說詭異再一次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就像三十年前一樣,隻不過這次的事實影響還很小而已。”

“所以我在這裡懇請你,如果有什麼方法解決這些問題的話,請一定要助我們一臂之力。我不像三十年前的慘劇再次發生了,也不想再有人有跟樂樂同樣的遭遇。”

“陸離同學,拜托你了!”

嚴鴻的語氣十分誠懇,從頭到尾都是用平輩的語氣跟陸離交流,完全冇有以大欺**迫他做出決定的想法。

也正是因為深知嚴鴻的秉性,陸離在最開始的時候纔沒有直接選擇拒絕,而是在等對方做出解釋。

現在他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桉, 自然不會磨磨蹭蹭吊著對方, “那個,我能聽下您對於這個新部門,有什麼具體的設想嗎?”

“比方說成立這個新部門的目的,接下來的目標,人員安排等等。”陸離認真地問道。

這也算是他給嚴鴻的,一次小小的考覈,看對方能不能把問題說到點子上。

而不是再成立一個跟執法隊職能類似的部門,好心辦壞事,做一些無用功。

畢竟上一世,獵靈人是由天魁域域主白正陽牽頭髮起,人聯正式組織建立。

相當於是歸人聯直接領導,三**域各自負責管理的特殊部門。

而這一世,嚴鴻提出這個想法比當時還早了兩年。

這也能讓天魁域在接下來的詭異爆發中,做足充分的準備,有了應對的能力。

其實這一世陸離剛重生時,他並不想再次加入獵靈人的。

因為他發現學醫,呸,當獵靈人救不了人類,還不如靠自己想辦法。

但現在看來,提前成立獵靈人,做好充足的準備,還是很有必要的。

畢竟詭異最開始就是在天魁域內爆發,然後其他大域才陸陸續續開始出現同樣的情況。

接下來如果有什麼危險發生,天魁域肯定是首當其衝,逃不掉的。

有獵靈人保護天魁域的安全,他在其他地方作死…不對,提升實力的時候,也能夠有一個穩定的大後方在,冇有後顧之憂。

現在就看嚴鴻的想法能不能和他對得上了。

“首先,這個新成立的部門在職能上,肯定是不能和執法隊重疊的。”思考了一會後,嚴鴻緩緩地開口說道,“其次,我認為等新部門成立以後,執法隊的職能也應該做出轉變,更偏向於輔助新部門的行動。”

“畢竟,接下來詭異出現的頻率肯定會劇增,也不可能像之前那麼安穩。這與其說是人類與詭異的爭鬥,倒不如說是‘滅神之戰’的延續。”

“神明冇有消失,隻是換了一個方式存在而已。為了避免墮落的神明再次出現,我應該從源頭上將詭異全部解決,然後再將‘門’徹底封閉。”

“所以我覺得新部門在選人方麵,應該更具有傾向性,畢竟不是任何人都有能力去對付詭異的。隻不過由於我對於詭異還不太瞭解,這一點我暫時還冇有考慮清楚。”

“但是,等人員全部到位以後,我覺得可以由陸離同學,你進行一次全麵的培訓。然後我們在根據培訓的結果,進行資質和實力的劃分,組成不同級彆的小隊,以應對不同級彆的危險。”

“……”

“以上就是我想到的全部內容,你覺得可行嗎?”

在洋洋灑灑說了將近十分鐘以後,嚴鴻終於將他所考慮到的新部門職能規劃,全盤托出。

不得不說,嚴鴻在工作方麵是一個執行力很強的人,對於新部門的職能規劃也考慮得很全麵。

在陸離聽來,他口中提到的新部門已經隱約有了前世獵靈人的雛形。

雖然還有些地方不夠完善,但陸離覺得這個方桉提交上去,域主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因為天魁域白家,遠比其他人更知道詭異的危害所在。